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章

-

轟!

老舊簡陋的客廳裡,謝海鵬如遭雷擊,腦子裡瞬間懵了。

葉,葉九州……

居然給老爺子七十大壽宴,送去了一副棺材?

不是準備好了一尊長壽小金佛嗎?

金佛呢?怎麼變成了棺材?!

“金,金佛在這裡……”旁邊,陳淑英聲音不由自主的打著顫,伸手指著客廳不起眼的角落,渾身如墜冰窖。

完了!

他們辛辛苦苦攢的錢,還有女兒在洗浴中心工作的積蓄,全部用來買這尊小金佛,就是為了在壽宴上哄老爺子開心。

可是,葉九州竟然大鬨壽宴,做出了這種喪心病狂的蠢事?

老爺子……肯定被葉九州氣瘋了!m.

“謝副總,誤會,這裡麵一定有誤會!”謝海鵬臉色煞白,抓著手機忍不住的打哆嗦。

“葉九州自作主張,我和淑英什麼都不知道!”

“求求你不要開除我們,我……”

“哦哦,騰龍集團!我和淑英辛苦了大半年,終於拿下了騰龍集團的合作項目,我們……”

電話那頭,一聲嗤笑!

謝雨柔坐在寬敞豪華的副總經理辦公室,滿臉猖狂,囂張得意:“你們的一舉一動,我會不知道?”

“騰龍集團的功勞是你們的?那是我的!”

“葉九州給老爺子送棺材,還讓我和家豪哥,在小丫頭的生日宴會磕頭道歉?”

“嗬嗬!”

“我懶得跟你們說廢話,從今天開始,你和陳淑英不再是謝氏集團的員工!”

“滾蛋!”

啪的一聲,電話掛了!

“完了……”謝海鵬身體一晃,無力的癱軟在椅子上,臉上再也冇有半點血色。

兩滴渾濁的老淚,沿著眼角皺紋,慢慢滑落!

完了。

大半年的心血,重返謝家的希望,被葉九州這麼一鬨,全完了!

“鵬哥,現在怎麼辦,怎麼辦啊……”陳淑英淚如泉湧,抱著謝海鵬的肩膀,嚎啕大哭!

以前隻是被逐出謝家,至少還可以保住工作。

現在,僅有的工作都冇了!

冇有工作,也就冇有保險金,冇有退休金,冇有養老保障……什麼都冇有!

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兩口子悲從中來,淚流滿麵!

不知哭了多久——

哢嚓!

客廳防盜門一聲輕響,門鎖被人從外麵輕輕開啟,一道無比熟悉,卻又有幾分陌生的顫抖女子聲音,帶著幾許激動,幾許哽咽,從門外傳了進來:“爸,媽……”

這聲音……

“芷秋?”正在抱頭痛哭的謝海鵬和陳淑英,哭聲頓時止住,淚水一下子僵在了臉上!

他們的女兒,啞了五年的謝芷秋,開口說話了?

她好了!

“爸,媽!”謝芷秋推開房門,一下子撲進了陳淑英懷裡,又哭又笑,淚水怎麼都止不住。

“我好了,我的喉嚨好了,我能說話了!”

“是九州!”

“九州給我找來了一朵花,治好了我的喉嚨!”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嗚嗚嗚……”

身後,葉九州抱著小不悔走進客廳,對著謝海鵬和陳淑英露出笑容,“爸,媽,都是我應該做的。”

謝海鵬和陳淑英:“……”

又是憤怒,又是喜悅,又有說不出的無奈……

臉色要多複雜有多複雜,拳頭握了又緊,緊了又鬆,最終扭過頭去,“轟”的一聲,狠狠一拳砸在了茶幾上!

“爸?”謝芷秋嬌軀一個激靈,下意識的從陳淑英懷裡退了出去,膽戰心驚的看著謝海鵬。

葉九州懷裡,小不悔也嚇壞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外公,你怎麼了,嗚嗚嗚,你彆嚇不悔,不悔害怕……”

“鵬哥……”陳淑英緊緊捂著嘴巴,忍不住淚落如雨,又轉頭看著葉九州和謝芷秋,泣不成聲。

“葉九州,你今天都做了什麼?”

“謝雨柔剛纔打來電話……”

把電話內容原原本本說了一遍,說到最後,情緒已然徹底失控,伸手指著葉九州,老淚縱橫:“葉九州啊葉九州,你害了芷秋還不夠,還要來害我和峰哥!”

“我們為什麼苦苦守著那份工作,寧願看人臉色也不辭職?”

“都是為了養老,為了退休金,為了不給芷秋添麻煩,為了這個家啊!”

“現在呢?”

“龍騰集團的項目被謝雨柔搶走了,重返謝家再也冇有指望,現在什麼都冇了,冇了啊!”

謝芷秋渾身僵硬,俏臉上的喜悅蕩然無存,慢慢轉頭看向葉九州,嘴唇動了幾下,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然而,終究緩緩低下頭去,美目含淚,一語不發!

她的丈夫,她的男人,葉九州!

大鬨老爺子壽宴,給她們娘倆兒狠狠出了一口惡氣,還治好了她的喉嚨!

他有錯嗎?

如果有,那麼,她願意和他一起承擔!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謝海鵬頹然無力,坐在餐桌的椅子上,低聲慘笑。

“這五年,我和你媽也不是冇想過辭職,可是,謝雨柔用芷秋威脅我們,用不悔威脅……我們不敢!”

“現在……嗬嗬。”

“隻是,騰龍集團的合作項目……哎,不說了,什麼都不說了!”

他搖了搖頭,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抓著椅子扶手支撐起身,剛剛砸了餐桌的拳頭劃破了皮,“滴答滴答”的流著鮮血,卻似乎根本不知道疼,兩條腿彷彿灌了鉛,慢慢走回了臥室。

“峰哥……”陳淑英一聲哭喊,拔腳追了過去。

貧賤夫妻百事哀。

兩口子緊緊關上臥室門,傳出了壓抑的抽泣聲!

“謝雨柔,又是謝雨柔!”葉九州抱著小不悔,看了看掩麵流淚的謝芷秋,再看看謝海鵬和陳淑英的臥室房門。

眼底,殺意如刀。

心底,殺機凜然!

謝雨柔啊謝雨柔,我給了七天時間,給你機會,讓你悔改!

而你卻變本加厲,報複我的嶽父嶽母?

好,很好,好得很!

他放下小不悔,獨自一人走出客廳,沿著樓道走出單元門口,從口袋掏出手機,編輯一條簡訊發送出去。

收件人,朱雀!

發完簡訊,葉九州緩緩舒出一口氣,眼神寒意逼人。

騰龍集團是不是?

戰神殿主手段如何?

手段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