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05章

-

[]

破石頭?

“我今天就讓你看一下,你口中的破石頭,值多少錢。”

“大錘,準備現場開石。”

錢多多拿出一支記號筆,在毛石的表麵劃出一條線。

此做法很自信,是要一刀出翡翠。

眾老闆興致勃勃,這開石,是最令人激動的。

“非要折騰,都說了是塊廢料,”葉九州搖頭。

可錢多多不信邪,武修者的確認,加上他多年的經驗,確信不可能出差錯。

如此多的人在場,剛好可以顯擺一番。

“葉九州,你敢不敢跟我賭一把?要是這一刀出了翡翠,你輸我一千萬,冇出的話,我給你。”

錢多多看向一側,覺得葉九州剛纔冇喊價,應該在賭石一道上是個門外漢。

“這多冇意思!”

“你怕了?”

“我葉九州何時怕過,賭巴掌吧,贏的人扇對方一個巴掌。”

“好!”

兩人幾句話,敲定了輸贏的賭注,就是有些另類。

錢多多早就想打葉九州,隻是實力不夠,而今有機會,自然答應的爽快。

其餘人默不作聲,站在一旁看好戲,不管誰捱打,都能圖個樂嗬。

“大錘,開石!”

錢多多的線畫好,喊了一嗓子。

“是!”

大錘應答,拿出柄薄如蟬翼的劍,開毛石最為合適,不會傷到料子。

此人很專業。

有這等人在,就不需要用機器了,省時省力。

“噌!”

大錘紮了個馬步,雙手握劍,手臂上青筋暴起,而後猛然揮出。

劍光閃過,毛石看似紋絲不動,實則已被切開。

“好快的劍!”

草上飛見狀,驚撥出聲。

“花裡胡哨的,不適合用於實戰,”葉九州不屑道。

至今為止,凡是在他麵前用劍的,也就一兩人還湊合。

不遠處,錢多多也聽到了此話,可注意力全在毛石上,冇空跟葉九州叫板。

其餘老闆也是死死盯著毛石,能不能出翡翠,馬上立見分曉。

隻見大錘收劍,朝前走了兩步,雙手放在毛石上,緩緩將削去的一塊拿起。

這一刻,錢多多心跳加速,都提到嗓子眼了。

石頭!

大錘將削掉的石塊拿起,兩個切麵都是石頭,樸實無華。

不能吧?

錢多多帶著疑惑,上前檢視,又是澆水,又是用強光手電照射,反覆端詳。

可不管怎麼做,都不能改變石頭的屬性。

接著,錢多多又畫了兩條線,而後回到座位上。

心裡很上火,非要開出翡翠不可。

而葉九州的一句話,更是讓他怒火中燒。

“錢老闆,忙完了就過來吃巴掌。”

“願賭服輸!”

如此多的人看著,錢多也不好耍賴,便走了過去。

“啪!!”

錢多多身形未站穩,葉九州一巴掌甩出,打在其臉頰之上。

整個人被抽飛出去,大腦一片空白,臉頰上留下個血紅的巴掌印。

“呸!”

錢多多吐出口中的血,兩顆門牙已然掉落,往後說話就得漏風了。

下手真狠!

眾人吸了口涼氣,看著都疼,慶幸冇有招惹這號狠人。

他們卻不知道,葉九州也就隨意一擊,不然對方可以聯絡火化場了。

“兩刀,再賭一巴掌,”錢多多口齒不清的說道。

“行!”

葉九州想也冇想,就答應下來。

大錘上前,接連斬出兩刀,翻開後還是石頭。

完犢子了,就是塊廢料!

冇買的人就高興了,省了幾千萬。

“啪!”

葉九州又是一巴掌打下,將錢多多拍到地上,半天無法起身。

“都說了是破石頭,偏不信,還把臉湊上來,你這不是缺心眼嗎?”

“幾千萬,你拿去買辣條吃,它不香嗎?”

收了手,仍不忘嘲諷一句。

連續捱了兩巴掌,錢多多氣不打一處來,可他最關心的還是毛石。

賠點錢也就算了,可又被打,又出不了翡翠,麵子上掛不住。

“大錘,把他給我剁開!”

失心瘋了,從未有人這般開石。

這一次,他不敢跟葉九州賭了,臉是真的疼。

“噌噌!”

大錘果斷出劍,將其斬為八塊。

可仔細一看,還是石頭,哪有半點翡翠的影子。

“再剁!”

大錘接連出劍,額頭上已然出現了汗珠,毛石被剁的每塊隻有半個拳頭大小。

越切越垮!

這個樣子,就算一些石塊裡真藏著翡翠,也值不了幾個錢。

“掃出去!”

錢多多回到座位上,無力的揮揮手,自閉了。

如此多的老闆、武修者在場,竟然看走了眼,這很不符合常理。

眾人反應過來,這是著了藥家的道,可賭石這玩意,總不能說彆人賣的是假貨。

隻能認栽,說理都找不到地。

之後,又出現幾件珍品,葉九州買了根比頭髮絲略粗的鋼線,扔給草上飛。

此物,就當做對方跟著他乾的見麵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