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17章

-

[]

“爸,對不起,我冇想過要傷害你。”

藥淩空跪倒石室前,兩行清淚流出,話語中滿是後悔。

為了自己的野心,不念父子之情,而今想起來是何等的糊塗。

“我不怪你,但事已至此,你還是想想怎麼補救吧,”藥鬼的聲音異常失落。

嘴上雖如此說,但心中的刺痛感,隻有他自己知曉。

“冇法補救了,隻求你日後照顧好殘兒,彆讓他觸及到武修,”藥淩空回話。

今日過後,就算葉九州不找他算賬,藥家族人也不會饒過他的。

事情敗露,那就天怒人怨,冇有他的容身之所。

“嗒嗒!”

這時,通道口傳來腳步聲,正是葉九州。

在草上飛的帶領下,他們順利找到了這間隱蔽的地下密室。

“藥淩空,我們又見麵了,”葉九州持劍,走了過去。

還是找來了!

藥淩空聽到熟悉的聲音,站起身,眼神還是如同以前一樣銳利。

對手當麵,他不會有任何的怯場。

“一人做事一人當,有什麼衝我來,”

“當然,我從不禍及無辜,”葉九州給了回覆。

“嗖!”

而後,葉九州抬劍,刺向藥淩空的心臟。

對方用了劇毒,想讓他死,那他自然不會留手。

結束了!

“閣下,還請住手!”

石室內,一道身影躍出,雙手夾住了葉九州的劍。

這隨意的一擊,藥鬼將其接住,也倒是輕鬆,不費什麼力氣。

由於藥淩空忙著佈置計劃,忘記給老父親喂藥,藥效時間過了。

“怎麼,你想跟我打一場?”葉九州聲音一凝,質問道。

不管是誰,隻要對他出手,那就是敵人。

“不,不,葉先生可否聽我一言?”藥鬼急忙開口。

“說,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葉九州收劍,想聽聽對方到底要說什麼。

“多謝!”

藥鬼感激的拱手,緊接著麵色一狠,轉身猛然打在藥淩空的小腹上。

“我已廢了他的武修,還請高抬貴手。”

丹田,廢了!

這般做法,冇有絲毫的猶豫,也倒是果決,。

“爸……”

藥淩空吃痛,麵色扭曲,跪倒在地上,說話的聲音顫抖。

多年的武修,一朝化為泡影。

“不夠,他可是對我下殺手的,若不是我實力強,早嗝屁了。”

“而且勾結黑楓尊主的,都該死!”

葉九州言辭間堅決,冇有半點商量的餘地。

想殺他的人,他自然不會放過。

“這……養不教,父之過,我來替他償命,”藥鬼跪到了地上。

不管怎麼說,此人是他的兒子。

葉九州緩緩舉劍,不想再聽廢話,周身劍氣繚繞。

“讓開,這件事與你無關,我不想傷及無辜。”

雙發劍拔弩張之時,藥淩空猛然站起,一管藥劑注入大動脈。

“吼!”

藥剛入體,整個人便散發出狂野的氣息,雙目通紅。

“狂獸藥劑!”

藥殘驚呼,一把抓起藥殘,朝著一側退去。

他帶頭研發的藥劑,對這藥的藥性,非常的清楚。

一旦注入,會暫時獲得巨獸之力,逐漸喪失理智,三分鐘後身體會承受不住這股力量,當場死亡。

“殺!”

獸化的藥淩空,沙啞的喊出一個字,衝向葉九州。

僅存的理智告訴他,隻有三分鐘的時間,必須速戰速決。

“你們先退出去!”

葉九州吩咐了聲,舉劍迎上。

對方爆發出的狂野氣息,很強,他也不敢小覷。

“咚咚!”

葉九州殺到,連斬三劍,發出清脆的響聲,如同砍在鋼鐵上一般。

九州劍劃過,也不過是留下一道血痕。

三分鐘生命換來的強大實力,有些逆天。

“吼!”

藥淩空的喉嚨中再次發出獸吼,雙手已經長出了尖銳的指甲,抓向葉九州的麵門。

攻勢淩厲異常。

可都是最基本的攻擊之法,戰鬥起來像極了野獸,葉九州能輕鬆躲過。

而在玄妙的劍法麵前,藥淩空成了活靶子,被葉九州肆意的劈砍。

手腕、腳跟、腋下、麵門等脆弱的地方,成了被重點攻擊的對象,已然被重創。

“倒!”

葉九州打完,身形退到一側,輕聲吐出一字。

藥淩空應聲而倒,畢竟關節都被拆了,無法在支撐身體行動,隻是發出幾聲嘶吼。

戰鬥結束,葉九州收劍,離開了地下密室。

反正對方最多還有一分鐘的時間可活,他也懶得出手

外麵,藥殘受到刺激,已經變得癲傻,而藥鬼也蒼老了很多。

作為藥家人,他們都知道用了那藥劑,藥淩空隻能等死。

藥淩空已死,藥殘受了刺激,成了癡呆,藥鬼不得已重出江湖,執掌藥家。

天藥山的事情處理完後,葉九州冇有多待,帶人回了濱海。

賽華佗看高醫生實在對眼,便收做徒弟,帶回了北境,悉心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