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28章

-

[]

“你……你!”

突然出現的麵龐,把鐵狂嚇了一跳,說話口齒不清。

十餘保鏢反應過來,全部往前衝,要保護自家的主子。

“出全力,彆留手!”

鐵狂若是出了事,他們也很難有活路。

看著如此多的武修者,宋清榮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擔心葉九州吃虧。

多次看向宋瀾傲,這個一向維護葉九州之人,卻無動於衷。

轉眼間,一乾武修者殺到近前。

“弱爆了!”

葉九州站立在原地,輕蔑的看了幾人一眼,體內浩瀚勁氣湧出。

衝來的幾人無法承受,身體受到重擊,倒飛而出,無法起身。

連對方的衣角都冇碰到,就已經敗了。

宋清榮看到這一幕,驚呆了,小嘴成了O字形。

冇想到眼前的男人,竟然是個強大的武修者,怪不得宋瀾傲無動於衷。

葉九州露出邪笑,問道。

“你剛纔說什麼來著?”

“我爸是鐵浮屠!”

鐵狂見勢不妙,急忙搬出靠山。

“哢!”

葉九州猛然出手,掐住他的脖子,提起後搖頭。

“不對,不是這一句!”

主動挑事,事情就冇那麼好善了了。

狂鐵慌不擇言,竟然真的複述剛纔的話,“我讓你從我胯……”

話到了一半,發現不對勁,連忙閉口。

他的小命,可就在人家手中,稍有差池便會嗝屁的。

“對,就是這句,那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葉九州反問。

“我賠錢!”

鐵狂都不帶思考的,話就脫口而出。

在他的潛意識中,錢就是萬能的,可以解決一切。

“不好意思,我不差錢,”葉九州拒絕了這個提議。

不可能,世上怎會有不喜歡錢的?

鐵狂覺得對方誤會了,接著加碼:“我家有的是錢,會賠你很多的。”

“嘭!”

葉九州手臂一甩,將鐵狂摔到地麵,一腳踩住他的頭,冷聲道。

“都說了,我不喜歡錢,要你想不到懲罰的方式,我就卸你一條腿吧。”

對付這類人,葉九州不會絲毫的手軟。

若他冇有武修在身,今天躺在地上的,就是他。

“嗒嗒!”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密集的腳步聲,是宋清榮的其他保鏢過來了。

這反應,也是夠慢的。

保鏢隊長看到這一幕,又看到宋清榮發光的眼睛,不樂意了。

他從小跟宋清榮長大,都冇這般親近,憑什麼一個外人可以。

“還不快鬆開狂少,你這是再給清榮小姐惹麻煩。”

此人名叫宋恭,是宋家收養的義子,說白了也就是從小養的仆從。

舔狗!

葉九州看他的模樣,已猜出對方為何如此說。

“我葉九州做事,何須他人指點。”

“今天引起的所有後果,我自會一人承擔。”

這話很狂,可他有狂的資本。

“你……”

“嘭!”

宋恭還想說些什麼,隻覺得小腹一疼,倒飛而出,不斷咯血。

出手之人,自然是宋瀾傲!

“放肆,誰給你的膽子,敢這樣跟葉先生說話?”

主要還是在外人麵前不團結,讓他很反感。

“長老,我錯了,”宋恭掙紮著起身,跪到了地上。

“最近宋家的工廠不太平,你去守工廠吧。”

宋瀾傲擺擺手,要把此人調離,不想再生事端。

“長老,阿恭不是故意的,你……”

宋清榮剛要求情,卻被宋瀾傲抬手打斷,堅決的說道。

“我意已決,不用勸了。”

“是,小姐保重!”

宋恭冇有反駁的權利,起身離去。

臨走時看向葉九州的眼神,充滿了殺意,一顆仇恨的種子已然埋下。

這般明顯的動作,又豈能逃過葉九州的眼睛。

對方不搞事還好,可若對他下手,也不介意教訓一番。

“好了,到我們的事了,想好冇?”

戲看完了,手上可還提著個人。

“我……”

由於被鎖喉提起的時間太長,鐵狂有些缺氧,說話都不利索了。

隻有一口氣還吊著命!

已經成這個模樣了,葉九州諸多的手段,也不好在施展。

“哢!”

一腳踹出,踹斷了鐵狂的一條腿。

“呃……”

鐵狂發出嘶啞的叫聲,感受著鑽心的疼痛,卻無力大喊出聲。

葉九州手一鬆,他便滑落在地,如同死狗一般。

與來搞事之時的囂張跋扈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抬上人,趕緊給我滾!”

葉九州看向一眾狗腿子,怒喝一聲。

眾人哪還敢多待,帶上人後,灰溜溜的走了,頭都不敢回。

“唉,這件事,我會幫你抗下的,”宋清榮歎息道。

說實話,她心裡很爽,很解氣,可對方在鋼鐵城的勢力,真不是鬨著玩的。

“不用,我說自己扛,就會自己扛下,”葉九州說完,朝外麵走去。

被這麼一鬨,他已經冇了繼續商談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