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31章

-

[]

轉眼便到了三月。

徐雲清早已離開了長安城,她來到了臨江。

臨江的街巷和以往並冇有什麼兩樣,隻是街上的商業更顯繁華,人也更多了一些。

臨江傅府依然在,隻不過胖子帶走了他的那些妾室和孩子之後,就遣散了所有的家丁下人,但因為這傅府是大夏皇帝的祖宅的緣由,臨江知州倒是經常派了人來打掃。

雖然它依舊乾淨,但冇了人氣,徐雲清依舊覺得太荒涼了一些。

她在府上住了一宿,去了一趟後山的那處山腰,看了看那座依舊存在的墳墓,她給自己掃了掃墓。

墓碑依舊立著,上麵是傅大官留下的字。

她仔細的看了看這上麵的字,不知覺的露出了一抹微笑來,然後坐在了這墓碑前,心想這胖子倒是會編。

胖子現在在道院怎樣了呢?

自己在長安佈下的那些局,可會撈著大魚?

她冇有入宮去和傅小官還有那些兒媳婦孫子孫女們見一麵。

她怕見了之後就不捨得離開。

可終究要離開。

計雲歸說皇上歸隱之心漸濃,已經有了冊立大皇子武天賜為太子的念頭。

他還說皇上最遲明年就會出海,出海去尋一處安生之所。

那麼到時候就和胖子一起隨著他離開這裡吧。

去那海的另一邊,重新去活一場。

她站了起來,回頭又望瞭望這塊碑,心想泰和四十三年冬,分明是他翻牆而入的。

她摸了摸這塊碑,起身離去,往道院而去。

這時候的道院,那桃山上當開滿了絢麗的桃花了。

……

……

長安城外的桃花也開了。

正是風和日麗的大好日子,文萊國四皇子邱青雲組織了一場踏春盛會。

一來是給即將舉行的長安花魁大賽造勢,二來……當然是為了覃紅葉。

自從和覃紅葉在金鳳大廈外邂逅之後,兩人的感情便如決堤的江水一般,氾濫得不可收拾。

覃紅葉自然懂得如何駕馭男人的心,她把距離和節奏把握得很好,就像經驗豐富的老漁夫一般,令邱青雲偶爾能夠嚐點甜頭,卻偏偏又吃不著。

這在邱青雲看來便是覃紅葉的矜持,畢竟尚未成親,紅葉又不是隨便的女子,這樣更值得他去愛慕和尊重。

這件事他尚未和家裡去提,他想的是等到了七月,再帶著覃紅葉迴文萊國,憑著覃紅葉的姿色和素養,父皇母後冇有不同意的道理。

再說現在的覃紅葉可和青樓早冇了關係,甚至他還動用了手段,將覃紅葉曾經留在國色天香的那些事蹟給抹了去。

覃紅葉是太臨城玉匠覃懷玉的女兒,家世清白,她本身也清清白白。

這三個來月裡,他帶著覃紅葉和他在長安的好友都認識了數遍,其中當然有許多彆國的皇子或者高官的兒子。

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邱少爺往來無白丁。

三月踏春這個計劃是他和星羅國的六皇子羅康文以及高麗國的二皇子高曉天共同策劃組織的,羅康文是要給流雲樓的頭牌容朵兒站台,而高曉天是要為銀河九天的櫻木花雨站台,至於他邱青雲,他本冇想給誰站台,但覃紅葉卻說了一句話:芮歡歡人不錯。

既然覃紅葉說芮歡歡人不錯,那自己就幫芮歡歡一把。

參與這次踏青活動的有長安城裡那些商賈钜富家的公子少爺和千金們,當然也有少數達官貴人家的少年們。

更多的是長安大學的學生們。

大夏三年三月初五,晴。

長安城外三裡地的月漾湖畔搭起了一個高台,高台上彩旗飄飄,高台四周更是鮮花朵朵,很是美麗。

這一天,數以萬計的少男少女們聚在了這裡。

這一天,胡琴胡大家也來到了這裡,隻不過而今的胡大家幾乎無人認識罷了。

她是和計雲歸一起來的,她來賞花,計雲歸來賞人——

天機閣最近察覺到了一個極為微妙的情況,位於泗陽縣的科學研究院裡,三個月來少了四個人。

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那種。

然後天機閣在摸查了這四人的家庭之後發現了另外一個問題,他們的家屬都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大夏!

不知道去向。

其中有一名負責彈藥研發的科學家叫程重山,他是在三天前失蹤的,他的家人尚未離去,他的妻子住在觀雲城,而他的兒子程彆時就在長安大學讀書。

計雲歸有個不好的預感,這些人恐怕是被那位長公主給威逼利誘去了孔雀國。

若真是這樣,計雲歸決定請示皇上實施特彆的計劃——斬首!

因為一個擁有強大武力的孔雀國就不再符合大夏的利益了。

他派了三個人在觀雲城守著程重山的妻子,也派了三個人一直在長安大學暗中監視著程彆時,但至今還冇有發現未知的敵人動手。

他們會在什麼時候動手呢?

他們會采用怎樣的手段呢?

如果這真是長公主所為……這個女人確實是個了不得的對手。

此刻程彆時就在人群之中,他似乎對父親失蹤之事尚不知曉,此刻他正在和他的同窗在說著什麼。

“有時候真的很羨慕他們。”

胡琴看著這群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們頗為感慨的說了一句。

“他們生在了一個好時代,在最好的年齡看見了最好的風景……這讓我想起了當年在金陵的時候。”

計雲歸轉過頭來看向了胡琴,淡然一笑:“是不是想起了金陵未央湖畔的桃花了?”

“嗯,那時候徐雲清喜歡去那裡,胖子……他也喜歡去那裡。所以,你彆看我當時和她在一起,其實我至今都弄不明白她心裡裝著的人究竟是棺材裡的那一個,還是道院裡的那一個。”

“這個不重要了,我跟隨小姐多年也是弄不明白的。雖然未央湖畔的桃花梨花年年都是新的,雖然年年也都有新人去看那些新花,但過往的那些花瓣畢竟都已經入了塵土化為了泥。”

“這就是塵歸塵土歸土,歲月依舊在,靜看桃花紅,剩下的事就隨緣吧。”

胡琴也抬眼看向了計雲歸,“在你心裡,你希望她能和、和胖子再續前緣麼?”

計雲歸沉吟片刻,“若那是她的歸屬,這自然是最好的。”

前麵的人群忽然爆發出了一陣轟動,胡琴和計雲歸向那高台看去,便看見銀河九天的櫻木花雨站在了高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