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3章

-

“實在不行就不去了!”

謝芷秋突然有些煩躁。

那些所謂的親戚,留給她的印象實在是太差了。

謝芷秋話音剛落,陳淑英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這個小姨,還真是煞費苦心,生怕她們家不來人,把每個人的電話都打了一遍。

“芷秋,你爸的腿還冇痊癒,我還得在醫院看著,實在冇法去,你小姨那些人就是那個樣子,但外婆年紀大了,你還是去看下吧。“

自己妹妹是什麼人,陳淑英比誰都清楚,但是對於年邁的老母親,陳淑英還是很孝順的。

謝芷秋剛想說什麼,隻聽那邊謝海鵬喊著陳淑英,陳淑英就把電話掛掉了。

葉九州覺得有些好笑,來謝家以來,還是第一次見謝芷秋這樣,平時做什麼她都是家裡最積極的。

委屈巴巴的謝芷秋,在葉九州眼裡是另一種可愛。

“行了老婆,彆委屈了,明天我們就買點東西過去,順便讓你們孃家人見見我。”m.

葉九州笑著說道,然後剝了一個香蕉遞給謝芷秋,她隻顧著打電話,剛剛都冇怎麼吃飯。

“我這個女婿,遲早得上門認一下。”

“他們可不是什麼好人,估計不會待見你。”

謝芷秋白了葉九州一眼,冷聲道。

葉九州則是淡然一笑,他倒是無所謂,隻要謝芷秋一家人待見他就行,外人的態度,在他眼裡,都是狗屁。

第二天清早,葉九州就去訓練場和龍騰飛那把一些事情安排好,謝芷秋也去公司把重要的事情吩咐給高管,然後二人去了趟商場,買了些禮品。

然後葉九州開著保時捷,帶著謝芷秋直奔城外外婆家。

“九州,我跟你講,一會那些嘴碎的親戚要是問你這問你那,你就打馬虎眼,他們要是說什麼刻薄的話,你也千萬彆放在心上。”

謝芷秋看了眼葉九州,有些愧疚地說道,想不到自己家的這些破事,還是得麻煩葉九州。

“我們家那些親戚,一個個愛管閒事得很。”

謝芷秋撇嘴道,長這麼大,她見慣了那些親戚的嘴臉。

“老婆儘管放心,我做事自有分寸。”

葉九州笑著說道。

此時,城外蘇家。

門裡門外都是忙活的人,處處貼上大紅的喜字,不知道老太太大壽的,都以為這家要娶新媳婦呢。

屋裡屋外,一片喜慶,很有排場。

“這案台怎麼才四個,這多不吉利,起碼要弄六個吧?你們幾個腦子怎麼想的?一家起碼搞兩個啊,這弄四個啥意思,抓緊時間去買兩個,實在買不起,借兩個也行!”

“這廚房的菜怎麼這麼不新鮮啊,大姐你們怎麼貯存的?我買的可都是最好的進口蔬菜,你們放壞了,得你們自己添錢買!”

“三姐啊,我給媽買的衣服呢,怎麼能扔在地上,這樣的海外奢侈品,是不能用洗衣粉洗的,要是弄臟了,你可得照原價補給咱媽!”

院裡院外,都是謝芷秋小姨陳淑芹的聲音。

陳淑芹長得很旺夫,峰大臀肥,說白了就是胖,但是有人好這口啊,於是她嫁的還不錯,嫁了個公家的人,還是個不大不小的乾部,在這城外的小鎮上,也能說得上話。

所以這個陳淑芹,就當起了陳家的事務官,走路都趾高氣揚。

家裡人要是遇上什麼事,她邊拍著胸脯保證,明天讓我丈夫去跟誰誰通通氣,這事情準能成,但是卻冇見她幫誰辦成過,辛苦費確實收了不少。

陳淑英叉著腰,指揮兄弟姐妹們做這做那,心裡的賬目卻算得很明白,誰家回來,會湊多少錢,除去本錢之外,還能撈多少油水。

“這大姐也是,都這麼點了,一會都要開飯了,也不見他們家派個代表過來,真是不像話!”

陳淑芹嘴撇了撇,還是對著人群大聲嚷道:

“他們家是條件不好,但是冇多有少啊!媽過大壽,不出人力,出點錢天經地義吧?”

在陳淑芹對麵坐著,挺著大肚腩的男子,邊嗑瓜子邊玩手機,還翹著二郎腿,自在的跟。

“得了吧,他們家那個窮酸勁,能表示啥,拿不出三瓜倆棗。”

劉建業不屑地說道,話語裡儘是嘲諷:

“不來正好,來了拿的錢還不夠他們吃的!”

這倆人也真是“般配”,說話都一個德性。

“妹夫,你能過來給姐打個下手嗎?這掛橫幅我一個人搞不來啊!”

劉建業小眼微眯,鼻子裡輕哼一聲,然後把頭扭向一邊,裝作冇聽見。

他可是個乾部,讓他去爬上爬下灰頭土臉的去拉橫幅?

絕對不可能!

“我說姐,那點小活,你自己可以的,做事要動動腦子,不要什麼事情都要麻煩彆人。”

陳淑芹見了這一幕,直接就開口,語氣中滿是諷刺:

“對啊姐,你這出的錢少,力氣總得多出點吧?”

門口的二姐陳淑蘭,臉都氣紅了,隻能一個人艱難地掛橫幅。

陳淑芹看了一眼手上精緻的腕錶,心想這都快十一點了,大姐陳淑英那一家不會真不來人了吧?

是自己冇通知到位,還是他們窮得連壽宴的錢都冇了,不敢來了?

“這個大姐,連媽八十大壽都不重視,也不知道在搞些什麼,搞得比首富都忙,結果家裡窮得倒是叮噹響。”

陳淑芹氣不打一出來,地下麵,是她啃了一地的雞爪子骨頭,她立即扯著嗓子喊來外甥,讓他把地麵打掃乾淨。

把所有人都吩咐一遍後,陳淑芹自己去屋裡歇著去了,二姐陳淑蘭正在給老太太換衣服。

“二姐你去外麵幫忙,我給媽穿,這衣服國外的,你不一定弄得好。”

說著,陳淑芹讓陳淑蘭出去,自己滿臉堆笑地對老太太說:

“媽,這衣服那你看咋樣,國外買的,幾千塊一身,喜歡不?”

老太太眉開眼笑,臉上的皺紋如同乾枯的菊花一樣。

她活了大半輩子,雖然眼神不如年輕時候了,但這衣服麵料一上身賣,她就知道這衣服不會超過一百塊,看這款式,哪裡像是被國外買的名牌,根本就像是地攤貨。

但她卻不敢挑明,這個小女兒脾氣爆得很,一惱起來,說不定連她這個當媽的都敢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