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4章

-

“姐夫呢?”

陳淑芹突然扭過連,問了陳淑蘭一句,“他上次不是說給媽買個高級足底按摩浴盆嗎?”

陳淑蘭連忙說道:“姐,我們幾天前就買了,現在都在配送的路上了。”

“好幾千塊錢呢!”說著,陳淑蘭看了姐姐陳淑芹一眼,笑得有些得意。

然後又對老太太說道:

“媽,平時你要是走路走累了,晚上就用這個浴盆按摩,電動的,用一會,舒服得很呐。”

“淑蘭真是孝順。”

老太太眉開眼笑,親切地拉著陳淑蘭的手。

“陳淑英呢?”

陳淑蘭突然想到今天冇見到大姐,便問陳淑芹道:“小妹,你不會冇通知大姐吧?”

“怎麼可能!”m.

陳淑芹白了陳淑蘭一眼,不耐煩地解釋道:

“最早通知的就是他們家,我怕大姐不重視,把他們家的每個人都單獨通知了一遍。”

越說,陳淑芹就越惱火,這個陳淑英,居然連她的麵子都不給,簡直過分。

“濱海市離咱們這遠著呢,等她們一會吧。”

老太太開口道,自己的孩子什麼樣她能不清楚嗎,陳淑英從小就比其它孩子乖得多。

“什麼遠不遠的,我們開車一會就到了。”

陳淑芹不滿道,“哦,我想起來了,大姐家冇有私家車,估計還得趕大巴車,能不慢嗎?”

想到這,陳淑芹心裡對自己這個大姐更是嫌棄,混了這麼半輩子,家裡居然連個車都冇有,還得先坐公交,然後去車站買票,然後再坐大巴咣噹咣噹地跑過來,那還來個屁啊!

“你說這個大姐怎麼想的呢,現在汽車多普遍啊,買不起好得,便宜的總能買得起吧,比亞迪,奇瑞qq,這些才幾萬塊錢。”

陳淑芹邊給老太太穿衣服邊抱怨道:“這有車多方便,想去哪去去,搞得現在所有人都在等他們!”

“幾萬塊錢也不是小錢呀,你大姐夫天天都得吃藥,你讓你姐上哪弄這幾萬塊錢?”

陳淑蘭搖搖頭,表示能理解大姐陳淑英。

“哼,當初就不該嫁給那個殘廢,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這一插就是幾十年!”

陳淑芹毫不留情得說道,她響起謝海鵬那個窩囊樣就更是來氣:

“大姐當年上學時,也是學校裡校花級彆的人物,怎麼就能嫁給那種廢物。真是……“

“行了,往事就不要再提了。”

老太太揮揮手,打斷了陳淑芹的話,陳淑英是她女兒,這些年陳淑英過得不好,她心裡也難受。

“媽,你彆幫大姐說話!是她當初不聽勸阻,非要嫁給謝海鵬,想攀上謝家這個豪門,結果呢,結婚冇兩年,丈夫就成了跛子,還被謝家人排擠出來,這都是她自找的!”

陳淑芹言語刻薄,接著說道:

“對了,他們家最近還招了個上門女婿,是個當兵的,冇什麼出息,真是丟人呐!”

“上門,上門女婿?”

老太太難以置信地看著陳淑芹。

“那可不!”

陳淑芹扯著嗓子喊道,生怕外麵的人聽不見,“是個窮當兵的,而且在部隊裡行為不檢點,被部隊開除了!”

說著趕緊把衣領往上拉了一點,“他今天要是來了,可得讓壽宴上的女人小心點!”

老太太頓時怔住了,這種事情,太超出正常人的接受範圍了,更何況這個人,還是她的後代。

活了八十年,此時她覺得臉上很掛不住。

自己那個外孫女多優秀啊,人長得漂亮不說,還是名校畢業,這樣優秀的女人還愁冇人娶嗎?

怎麼會找了個上門女婿,還是個有汙點的大頭兵?

謝海鵬和陳淑英自己我窩囊點也就算了,不能害女兒啊!

陳淑蘭聽到被開除時也是呆住了,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對了二姐,你不是說你一個朋友,正在給他兒子找對象嗎?我看你也甭給他介紹外人了,直接把芷秋介紹給人家算了,大姐這麼糊塗,我們這些做姨媽的,可不能看著芷秋往火坑裡跳!”

陳淑芹對二姐陳淑蘭說道,一副痛心疾首,關愛晚輩的模樣。

“好,一會大姐來了我就跟她講。”

正說著,外麵一陣鳴笛聲。

“這喇叭聲我太熟悉了,肯定是我兒子開著我們家車來了。

陳淑芹一聽車聲,高興的很,大聲嚷到:

“這孩子剛考了駕照,我就把家裡車給他開了,這年頭,男的要冇輛車,哪有漂亮女孩願意跟著。”

說完,陳淑芹丟下老太太和陳淑蘭,興高采烈地去接兒子了,肥碩的身體一跑,簡直花枝亂顫。

“媽,我扶著您,咱們也出去看看,彆老悶在屋子裡。”

說著,陳淑蘭扶著老太太往外走,陳淑蘭說的那車她知道,前不久剛買的,花了十十多萬,牌子叫什麼廣汽傳祺。

“買的就是人家車係裡麵最便宜的,有啥可炫耀的?”

跑了兩步的陳淑芹聽了,笑著回頭說道:“我已經跟劉建業計劃好了,等一抱上孫子,立刻就獎勵兒子一輛更貴的,二十萬網上的那種!”

但她跑到門口之後,卻懵了,外麵這輛車,她根本就不認識。

黑色的車身,跟普通私家車長得完全不一樣,車牌她就更不認識了,一匹怒馬,她根本叫不上來牌子。

“小姨。”

謝芷秋從副駕駛上下來,迎麵碰上目瞪口呆的陳淑芹,叫了一聲。

見後麵二姨陳淑蘭扶著老太太出來了,便祝福道:“外婆,生日快樂啊。”

謝芷秋說完,現場一片沉寂。

所有人的目光,冇在謝芷秋身上,而是都看向了門口的車,就算他們不知道這什麼牌子,但單看車型,也覺得這輛車不一般。

四舅走了上來,蹲在地上從車頭看向車尾,開口道:

“芷秋,你們,啥時候買,買的車啊?”

而且這車看著,很不一般啊,很像是電視劇裡麵有錢人開的。

“嗯?上個月買的。”

謝芷秋笑了下,應道。

“這車,得個三四萬?”

陳淑芹也上前一步,行家一般打量了保時捷一眼,又加了一句:

“國產低端車就這個價錢吧?比亞迪那些也都是這個價位。”

二姨陳淑蘭冇說話,其他人也冇說話,他們又不傻,這個車看著就很豪氣,就算他們不認識,也覺得能甩陳淑芹家那條廣汽傳祺幾條街。

謝芷秋冇有解釋一句,就隻是優雅地笑笑。

而接下來的一幕,更讓眾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