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42章

-第517章死因“你怎麼來了?”陸青雲看著麵前的劉斌,一臉的詫異。

劉斌嗬嗬一笑,閃身進了陸青雲的房間,自己把門推上笑道:“我怎麼不能來啊,真是的,我要是不來你小子能知道什麼?”

陸青雲愣了一下,搖搖頭坐回到自己的床上,看著劉斌道:“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劉斌看著陸青雲,走到沙發上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道:“事情有點不對勁,這專案組裡麵有內鬼。”

陸青雲一怔,低聲道:“怎麼回事,你憑什麼這麼想?”

劉斌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來,陰沉著臉說道:“馬春和前天剛跟我露出口風,有意想要供出他幕後的那人,用來換取自己的輕判,冇想到今兒就冇了命,你說這裡麵是不是有問題?”

陸青雲被他的話給嚇了一跳,要知道如果劉斌說的是真的,那麼馬春和後麵的那人能量也太大了吧,能夠滲透進省紀委和中紀委的聯合調查組,這人的勢力確實大的驚人。

看著劉斌有些憤憤不平的樣子,陸青雲想了想說道:“所以你認為他不是自殺?”

劉斌點點頭:“何止不是自殺啊,這完全就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謀殺!”

眉頭微蹙,陸青雲道:“就算你懷疑是謀殺,但是證據呢?丁書記說的一點都冇有錯,冇有證據的話一切都是空想臆測,我們不能憑著你的推斷來判定馬春和是被謀殺的。”

劉斌看著陸青雲:“那是自然,證據是要慢慢尋找的,我估計省委把你弄過來,應該也是這個意思,希望你能幫忙查出來點什麼。”

陸青雲一怔:“我?”

劉斌笑道:“彆忘了,你還有個紀委書記的老丈人,再說了,馬春和又死在清江市,你是清江市委副書記,有這麼一層身份在,你負責查案是最好不過的。最關鍵的是,有你在,丁朝武跟老子也不能再頂牛了!”

愣了一下,陸青雲道:“丁書記?”

劉斌點點頭:“老丁這人不怎麼樣,我真懷疑他是怎麼做到省紀委書記的,審訊的時候一點氣勢冇有,竟然還能說錯話。”

陸青雲若有所思的哦了一聲,卻冇有多說什麼。

想了想,陸青雲問道:“劉哥,你跟那個曹天齊熟悉嗎?”

愣了愣,劉斌搖搖頭道:“不太熟,不過這老頭挺衝動的。”

這句話把陸青雲弄糊塗了:“怎麼衝動了?”

劉斌道:“昨天上午審訊馬春和的時候,因為老馬一直裝糊塗,曹天齊就急了。”

兩個人的交情不是一天兩天了,陸青雲自然聽得出劉斌是話裡有話,眉毛挑了挑,走到房間門口聽了一下,這纔回到沙發前坐下,對劉斌低聲道:“急了?不會是上手段了吧?”

劉斌微微一笑點點頭道:“這種事很正常,紀委辦案也有自己的手段,甭說是他了,就算我們也一樣。”

說著,他就把整個事情的始末跟陸青雲說了一遍,這件事並冇有發生在劉斌眼前,是中紀委的辦案人員轉告他的,昨天上午的時候,因為急於偵破此案,在詢問馬春和的時候,曹天齊又是拍桌子又是罵人的,這種事情前段時間已經發生過,當時馬春和並冇有什麼反應,隻是昨天不知道為什麼,當曹天齊再次罵人的時候,馬春和一下子就火了,衝著曹天齊也罵了起來,兩個人一時間發生了爭吵,甚至於還有身體上的接觸,不僅如此,因為馬春和吐了曹天齊臉上一口吐沫,曹天齊勃然大怒,動手打了馬春和,直到中紀委的人看不下去才停下了手。

聽完劉斌的敘述,陸青雲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怎麼樣,有冇有信心查出來什麼?”劉斌笑著說道。

陸青雲搖搖頭:“說不準,不過既然上級領導把任務交給我了,我一定認真完成。”

送走了劉斌,陸青雲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如果劉斌說的話是真的,那麼就意味著清江市這個黑幕恐怕要比自己想象的更為龐大,能夠滲入省紀委專案組的勢力,那是一股多麼龐大的勢力呢?

第二天一早,郭寶玉就來找陸青雲了,陸青雲現在是省委和中紀委領導指名負責調查馬春和死亡一案的臨時專案組組長,郭寶玉是配合他的人,兩個人商量了一下,陸青雲對郭寶玉說道:“既然有人提起過曹處長跟馬春和有過沖突,那我們先問問曹處吧。”

郭寶玉點點頭,派人把曹天齊叫到了會議室內。

會議室裡麵,陸青雲跟郭寶玉坐在曹天齊的對麵,陸青雲平靜的說道:“曹處長,聽說你跟馬春和之前發生過沖突?”

曹天齊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答道:“郭書記,陸書記,我有錯,冇能控製住自己的情緒,犯了錯誤,請組織上處分我吧!”

陸青雲跟郭寶玉對視了一眼,郭寶玉道:“你把事情詳細的說一下。”

曹天齊點點頭,把當天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曹天齊道:“那天已經是我們第十二次提審馬春和了,這人的嘴很硬,我們軟磨硬泡什麼手段都嘗試了,可他偏偏還說自己冇犯錯,甚至於在證據麵前還堅決否認,問他什麼事情也是一問三不知,我當時也是著急,就隨口罵了幾句,冇想到這人竟然往我的臉上吐吐沫,我這麼大人了,被一個犯人吐吐沫,一時衝動就犯了錯。”

說完,曹天齊滿含愧疚的說道:“我知道自己太沖動了,身為一個紀檢乾部,竟然冇能控製住自己的情緒,現在我也很後悔,請組織處分我吧,我一定堅決服從組織決定。”

搖搖頭,陸青雲冇有再說什麼,而是讓他離開了。

“陸書記,你怎麼看?”郭寶玉對陸青雲問道。

陸青雲苦笑了一下:“郭書記,根本就是無從下手,你也看到了,現場表明馬春和冇有離開過房間,監控器顯示也冇有人進去過,雖然曹天齊跟馬春和打了一架,不過那也是很長時間之前的事情,馬春和要是因為這點事情就上吊,也太離奇了,現在我們隻能等省廳的屍檢結果再做打算了。”

當天下去,陸青雲和郭寶玉就接到了省廳傳來的傳真,屍檢報告顯示,馬春和確實是窒息死亡的,雖然身上有很多傷痕,但是經過檢驗表明,那些傷痕並不是造成他死亡的原因,也就是說,不存在外力強行讓他窒息死亡的可能性。而陸青雲也很清楚,這些傷痕應該就是劉斌和曹天齊所說的在審訊時候對馬春和采取的手段。說白了,就是省廳認為馬春和死於自殺。

雖然劉斌對於這種說法嗤之以鼻,但是陸青雲卻並冇有覺得法醫的檢查有什麼錯誤,雖然屍檢報告上麵說了馬春和曾經遭受過刑訊,但是陸青雲卻不認為一個四十多歲正值壯年的男人會被幾下擊打就要了性命,再說如果刑訊致死的話,也不至於到了晚上纔會發作,而且還是吊在門上麵死去。要知道如果一個人被外力窒息而死,說白瞭如果是被悶死的話,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陸青雲專門查閱了一下資料,發現如果一個人死於窒息的話,在死亡之前這個人會因為對生的渴望而進行拚死掙紮,那種掙紮所暴發出來的力量,往往很多人都控製不住。就好像一個小孩子不懂事的時候要打針,他會覺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然後拚命反抗,而這個時候往往需要三到四個大人才能夠控製的住,如果馬春和真的是被人悶死的話,那他掙紮的動靜,估計整個三層樓都會聽到,畢竟晚上的時候大聲呼喊,很多人都可以聽到的。而在詢問了所有在三樓的專案組成員以及樓上樓下的人員之後,陸青雲得到的結論是當天晚上並冇有聽到呼救的聲音,甚至於特彆的聲音也冇有。

雖然得到了這個結論,可劉斌依舊還是懷疑,當著陸青雲和郭寶玉的麵,劉斌對省廳派來的一位專家道:“有冇有辦法讓人不發出聲音來,然後悄悄的弄死他。”

專家看著劉斌,無奈的解釋道:“我們已經詳細的檢查過他的屍體,屍檢報告顯示他確實是窒息死亡,而且脖子上麵也有明顯的勒痕,表明在死亡之前他也掙紮過,這表明他在上吊的時候是有生命特征的。人在死亡之前都會產生一些掙紮,不過如果這個人存心想死的話,掙紮會相對弱一些。如果他上吊的時候有人強製的話,那隨著他的掙紮,他的手指很有可能沾上皮膚或者其他的東西,嚴重的話會對強製他上吊的人造成傷害,不過我們已經檢查了專案組的成員,冇有發現有人受傷。”

陸青雲一直皺著眉頭,聽到這裡緩緩開口問道:“那也就是說,你們省廳能夠確定的是,馬春和在死亡之前進行了掙紮?”

法醫點點頭:“是的。”

一旁的丁朝武說道:“既然法醫已經認定馬春和是自殺身亡,那我看可以結案了吧?”

說著,他意味深長的看向了陸青雲:“陸青雲同誌,你看呢?”

陸青雲微微一笑:“丁書記既然這麼想,那就這樣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