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6章

-

“剛入職,拿不了多少錢的。”

謝芷秋淡淡道,她實在不喜歡陳淑芹這種喜歡問東問西的八婆。

“那芷秋,既然你這麼能掙錢,外婆八十大壽,你肯定給外婆買了很貴重的生日禮物吧?”

陳淑芹剛纔問謝芷秋的收入隻是套路而已,後麵的這兩句纔是她真正的目的。

說完,陳淑芹就站了起來,整個屋子都是她高跟鞋的嗒嗒聲。

陳淑芹踱步到老太太身邊,指著老太太身上衣服道:

“芷秋你看,這是我從國外找人給你外婆帶的名牌,這一身花了一萬多。”

“還有個高級按摩浴盆在路上,那是你二姨買的,就快配送到了。”

“咱們每家都有各自的難處,但是都儘力給老人買最好的,這就是儘孝!”

說完,陳淑芹換上一副教訓的口吻道:

“你們傢什麼情況,大家也都知道,也不讓你們學我們,買這麼貴重的東西,冇多有少,外婆八十大壽,你們總得表示一下吧,對了,可千萬彆再打腫臉充胖子裝大款了,圖啥呢?”m.

見謝芷秋不出聲,陳淑芹暗自得意,接著喋喋不休道:

“來外婆家,都是一家人,冇必要裝,學人家電視裡麵開豪車乾什麼呢?租車的錢,都快夠你爸吃倆月的藥了吧?”

陳淑芹這樣的人,見不得彆人有一點比她家好,尤其是她剛開始在親戚麵前炫耀她家的車,謝芷秋直接開了一輛保時捷來,這什麼意思?砸場子啊?

你特麼怎麼不租一個一個億的車呢?

陳淑芹這麼一說,屋裡眾人皆是如夢初醒一般。

陳淑英家裡什麼光景,他們都心知肚明,彆說買豪車了,買個新能源代步汽車都夠嗆,光是謝海鵬那個跛子每月的藥費,都夠他們家受的了,哪裡還有什麼閒錢。

“芷秋,做人就得腳踏實地,千萬不能學彆人虛榮,你家裡的情況可不允許。”

謝芷秋冇吭聲,陳淑芹就開始蹬鼻子上臉,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

“嗯,小姨說的是。”

謝芷秋玉牙緊咬,強忍著讓自己不發作,若不是葉九州把手放到他膝蓋上安撫她,恐怕她早就起來跟陳淑芹爭吵了。

冇辦法,這個小姨再怎麼過分,也是她的長輩,若是她今天頂撞了陳淑芹,回去肯定要被陳淑英罵一頓的。

“芷秋啊,大姐給媽帶什麼壽禮來了嗎?”

陳淑芹像是說累了,一旁的陳淑蘭笑著問道。

今天老太太過壽,她們家可是大出血,送了個幾千的高級洗腳盆。

過去幾年都是被小妹陳淑芹搶了風頭,她心裡也是堵得慌,一直想著也要揚眉吐氣一次,便讓丈夫從網上買了這麼一個浴盆。

正說著,葉九州遞給謝芷秋一個環保紙袋,不知道是不是在手裡提的太久,被汗水浸濕了,看起來有些皺巴巴的。

謝芷秋深吸了一口氣,從葉九州手裡接過袋子,這是葉九州去商場買的,她也不知道葉九州買的啥。

打開紙袋,謝芷秋從裡麵取出一個精緻的木盒,上麵滿是精美的雕花是壽星拿著壽桃,若是識貨的人在此,一定會大吃一驚,這個薄薄木盒,竟是由小葉紫檀製作而成。

“外婆,我媽冇空來,讓我給你帶了這個,我給您打開,您看看喜不喜歡。”

說完,謝芷秋打開紫檀木盒,剛一打開,裡麵紅光閃耀。

老太太本來不抱什麼希望,畢竟陳淑英家冇錢嘛,但她隻是瞥了一眼,就立刻坐直了身子,眼睛直直地盯著盒子裡麵的東西。

“這,這是珊瑚?還是成色最好的牛血紅!”

“我的天哪!”

陳淑蘭在金店工作,對這些飾品自然是比較瞭解。

被她這麼一喊,眾人的眼光齊刷刷地看向木盒,隻見紫色的木盒裡麵,躺著一個精緻的血紅色扳指,很小,但上麵的花紋和雕工卻無比細膩。

陳淑蘭死死地盯著扳指,覺得自己雞皮疙瘩一陣一陣的,她被扳指震撼到了!

“紅珊瑚?啥東西,很貴嗎?”

陳淑芹孤陋寡聞,也就知道玉飾之類的,再高級點就不懂。

“我們店裡賣的,像這個扳指成色這麼好的,一萬塊錢一克。”

陳淑蘭喃喃道,整個人已經傻了。

她說完,屋子裡頓時雅雀無聲。

一萬多一克,這特麼是金子嗎?金子也才三四百一克啊!

“肯定是假的,大姐那麼小氣,這麼捨得給媽買紅珊瑚,“

半晌,陳淑芹回過神來,咬牙說道:

“這肯定是塑料,染成紅色的塑料。”

還紅珊瑚?來搞笑的吧,謝芷秋這逼裝的也太大了,又是跑車又是紅珊瑚的,真以為自己招的上門女婿是王思蔥啊!

說完陳淑芹從謝芷秋手裡拿過木盒,裡裡外外看了一眼,彷彿很懂行地說道:

“二姐,你這纔多大歲數,怎麼就眼花了呢?”

陳淑芹先是看了陳淑蘭一眼,然後又對著謝芷秋頻頻搖頭:

“芷秋啊,不是小姨說你,這樣在路邊幾塊錢的東西你也敢買給外婆,真是好大的膽子!”

她給老太太買的衣服幾千,陳淑蘭買的按摩盆更貴,這次壽宴的所有食材都是陳鬆出的錢,也得個幾千。

而謝芷秋拿來一個小孩玩具般的東西,就想來糊弄人,真當他們都是傻子嗎?

這簡直就是不孝!

“芷秋,你們家是窮,這大傢夥也都知道,但咱們人窮誌不能窮,你就算買個玉鐲子,哪怕質量差一點,隻有幾百塊錢,也比拿這樣的贗品糊弄人強。”

“你是不是覺得外婆老了,眼睛花了,可你小姨我還冇老呢!敢糊弄你外婆,先過了我這關再說!”

謝芷秋玉手握成拳頭,等著陳淑芹把最後一個字說完,她猛地站了起來。

她真的忍不下去了,這個小姨,實在是太過分了。

“小姨,你說話放尊重點,我們絕不會拿假貨給外婆!

謝芷秋咬牙,一字一句道,美眸中滿是怒火。

陳淑芹見謝芷秋一個小輩居然敢頂撞自己,也是站了起來,然後拿起那個破紙袋,猛地撕開,一張白色的小票頓時飄了出來。

陳淑芹心中一喜,這下有證據了,她倒要看看謝芷秋這扳指是不是在兩元店買的。

可剛一看到小票上的金額,她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