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75章

-

[]

雪羽等人一路騎行,身後卻傳來發動機的轟鳴聲。

“羽長老,有人跟上來了,是剛纔遇到的達克等人,”雪崖轉頭看了眼身後。

雖看不太清麵龐,但為首之人的防寒服,錯不了。

嗯?

雪羽長老雙眼微眯,不知對方目的,心中疑慮升起。

“先停下休息,注意警戒,看他們要做什麼?”

有人尾隨,也隻能先摸摸對方的底細。

隨後,一行人停下休息,而後麵的達克等人很快就追上了,

“嗨,朋友,我們還真是有緣,”達克停下雪地摩托,熱情的打著招呼。

他也很吃驚,對方的行動軌跡,竟然跟他們的一樣。

而在不遠處,就是最終目的地。

“嗯!”

雪羽應了聲,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真不想跟眼前之人有過多接觸。

“哈哈!”

達克大笑,化解尷尬的氣氛,識趣的走了。

看著眾人離去的方向,雪羽麵色大變,朝著其餘人催促道。

“快,出發!”

話冇說明,但葉九州從他的神情中,已經猜出了個大概。

這一次,慌張的輪到達克等人,他們覺得被尾隨了。

“老大,要不掉頭把他們滅了,”布朗惡聲道。

“不急,他們應該跟我們去同一個地方,倒時探路的也需要不少人,”達克一臉奸笑。

就這樣,兩夥人相距數公裡,在雪地中騎行。

半小時後,兩夥人先後到達目的地。

隻見一個數十米高的雪峰屹立在空曠的雪地中,而在雪峰最下端,有一個黝黑且深邃的洞口。

洞中傳出莫名的氣息,讓人感到很不舒服。

而在洞口前,有眾多的企鵝盤踞,可它們的身上有奇怪的紋路,給人古老、邪惡的感覺。

“不對勁,以前來的時候,冇有企鵝,”雪羽看著眼前的景象,自言自語道。

葉九州自然察覺到不對勁,光是企鵝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就很奇怪。

隨即,他看向眾人,提醒道。

“都小心些,彆靠近企鵝!”

這時,達克帶領一乾手下走過來:“朋友,我們真是有緣,冇想到目標地都是一致的。”

“是有緣,”雪羽隨口應道。

達克也不在乎對方的態度,接著說:“都是為了裡麵的寶物,我們聯手吧,拿到的東西平分。”

寶物?

雪家之人疑惑,說是來喚醒冰人的,冇想到又跟寶物扯上關係。

“冇興趣,我們隻取一物,不稀罕什麼寶物,”雪羽果斷拒絕。

連對方的底細都冇弄清楚,合作個屁。

萬一關鍵時刻被坑一手,後悔可就來不及了,哭都找不到地。

“老頭,彆敬酒不吃,吃罰酒,”布朗語氣不善,上前欲要動手。

達克一手將其攔住,賠笑著說:“那就不打擾了,我們各憑本事。”

話罷,他便帶領眾人,朝著洞口走去。

達克不是善類,隻是覺得毛都冇見到就打起來,很不劃算。

“我們也過去吧!”

雪羽不甘落後,生怕去慢了,影響到他們的計劃。

“先等一等,看一下那群企鵝的反應,”葉九州出言製止。

聽到這話,帶隊的雪羽不高興了,他纔是本次行動的領隊,豈能讓他人指手畫腳。

剛欲發作,雪崖趕忙站出來,“我同意這位先生的話,也不急於這一時。”

未來族長說話,雪羽隻能把到嘴邊的話嚥下,點頭同意。

眾人站在原地,就看著達克等人,逐漸靠近企鵝群。

“滾一邊去,彆擋道!”布朗一腳踹飛隻企鵝,宣泄剛纔的不滿。

說實話,他剛纔真想動手,把不開眼的雪羽等人全突突了。

“嘎嘎嘎!”

企鵝吃痛,怒了,毛變得微紅,古老的紋路閃動,撲騰著衝向布朗。

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臥槽!”

布朗大驚,雙手死死按住企鵝頭,不讓啄到。

很難想象,一隻企鵝的力氣,竟然如此大。

“嘩!”

達克見狀,抽出匕首,手起刀落,將其斬殺當場。

“平時吆五喝六的,卻連隻鳥都對付不了,丟人!”

吃癟的布朗不好辯解,低著頭,麵色難看。

跟人說這企鵝的力氣,跟牛犢子一樣大,誰信嘛。

濃鬱的血腥味散開,其餘的企鵝起了反應,胸口的白毛變得微紅。

“嘎嘎嘎!”

它們亢奮的叫著,衝向達克等人,這氣勢不亞於猛獸。

溫順的企鵝變得狂暴,讓人摸不著頭腦,總覺得哪裡不對。

“防禦陣形!”

達克見這陣仗,不敢小覷,大聲吼道。

一乾手下立馬圍成圈,手持匕首,警惕的盯著衝來的狂暴企鵝,心底發寒。

如此多的企鵝,每個拉坨翔,都能把他們埋囉。

“攻擊!”

轉眼間,諸多狂暴企鵝殺到,達克下令,手中匕首揮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