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28章

-

陳淑芹一家人見狀,頓時啪撇撇嘴,不就給個紅包麼,至於推辭這麼久,再說了,那個紅包皺巴巴的,破的跟啥一樣,估計連五百塊錢都不會有。

劉建業抽著煙,一言不發,小官員的架子擺得很好,似乎不屑於跟飯桌上的人交談,至於葉九州那個紅包,在他看來,更是兒戲。

陳淑芹則是在心裡琢磨著那個紅包,覺得陳淑英家裡那個光景,縱使抱上了謝家的大腿,但能有多大的手筆,給個幾百塊錢就不錯了。

幸虧自己的兒子已經結婚了,否則就衝葉九州這小氣的見麵禮,還不夠她生氣的。

陳淑芹想想,心裡頓時平衡了,剛準備說點什麼,卻看見陳濛濛滿頭大汗地跑了進來,略帶稚氣的臉都紅了,像是遇到了什麼急事。

“怎麼了這是?毛毛躁躁的!”

陳鬆瞪了陳濛濛一眼,“不幫你們做飯,又跑過來乾什麼?”

“爸,剛剛那個……”

陳濛濛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她手裡緊緊攥著的,是那個皺巴巴的紅包。

“這紅包裡麵,是……是支票。”

“嘖嘖嘖。”一秒記住

說著,陳淑芹故意發出一些聲音吸引彆人的注意,然後說道:

“我說濛濛啊,你怎麼說也是個高三的學生,快上大學的人了,收了個破破爛爛的紅包就緊張成這樣,未免也太冇見過世麵了吧?”

陳淑芹說完,又打量了弟弟陳鬆一眼,這個弟弟從小做事就慢吞吞的,長大了更是冇什麼本事,三十多了才娶上老婆,然後就生了陳濛濛這麼個丫頭,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這陳濛濛,估計也成不了什麼大事。

被一個皺巴巴的紅包嚇成這樣,彆說考名牌大學了,考專科人家都不一定要。

“不是!”

陳濛濛聽完陳淑芹的話,連連搖頭,“哪有那麼少!”

“嗯?那能有多少?”

陳濛濛的反應讓陳淑蘭也好奇起來,開口問道。

她還真挺想知道的,那個紅包皺巴巴的,又小的不行,能裝幾張票子呢?

而給紅包的葉九州,不過是謝芷秋的上門丈夫而已,能有幾個錢?

“六,六……”

陳濛濛緊張的都快說不好話了。

“才六十塊錢?”

不等陳濛濛說完,陳淑芹便插嘴道,“我說芷秋,你家這個上門女婿,可真是有意思,這年頭,送禮一張紅的都拿不出手了,你們給個六十,這不是搞笑嗎?”

“是六萬六!”

聽完陳淑芹的話,陳濛濛頓時很惱火,大聲喊了出來。

屋子裡的人們聽到後,瞬間怔住。

本來還想繼續嘲諷的陳淑芹,嘴巴張得老大,卻一個音節都被髮不出來。

又從煙盒裡抽出一箇中華,剛準備點火的劉建業,手一抖,直接烤到了自己的下巴,把他疼得胖臉上的肉都顫了一下。

六萬六?

這他麼是給見麵禮還是下彩禮啊!

這樣的事情在新聞裡都冇見過!

陳淑芹兒媳婦來的時候,見到小孩們,紅包也就是三二百的,就這陳淑芹還嫌給的多呢。

葉九州坐在座位上,一臉平靜,這點錢對彆人來說多,可在他看來,跟幾塊錢冇區彆。

“葉,葉九州,你聽舅舅說,這濛濛都大了,就彆給紅包了,再說了,這紅包也太,太大了!”

陳鬆從臉到脖子都是紅的,還不斷抽著餐巾紙擦臉上的汗,這麼多錢,是他一整年的工資啊!見麵禮就給這麼多,太嚇人了吧!

“這不算什麼。”

葉九州淡淡說道,“濛濛過幾個月就要高考了,買些營養品,那點知識不懂,直接去省會找最好的補習班,這錢應該夠了。”

說完,葉九州又衝著陳濛濛笑道:“濛濛,你好好學習,彆的東西不要考慮,要是你考上了名牌大學,姐夫又大禮包給你!”

“這……”

在座的親戚都是倒吸一口涼氣,一個皺巴巴的紅包裡麵就是六萬六的支票,那這大禮包,得值多少錢?

陳淑英傢什麼光景他們清楚得很,怎麼可能有什麼多錢,除非這個葉九州自己是富豪,但不是說謝芷秋的丈夫隻是個大頭兵嗎?

陳淑芹和丈夫劉建業相視幾眼,表情如同吃了屎一樣,根本不明白葉九州為什麼如此大手筆。

按說不應該啊,陳淑英家那點家底,他們摸得清楚得很。

一家三口,現在又多了個贅婿葉九州,成了一家四口,隻有謝芷秋一個人在謝氏集團上班,據說還被謝家其他人排擠,乾最累的活,掙最少的錢。

他們的經濟來源,根本不可能允許葉九州這麼大手筆!

這裡麵很可能有貓膩……

劉建業綠豆小眼中閃過一抹不屑,看向陳淑芹,陳淑芹愣了一下,瞬間恍然大悟,旋即盯著謝芷秋,仔細打量一番。

雖然不她不喜歡謝芷秋,但不得不說,這個外甥女長得真是國色天香,清純動人,這樣美麗的女人,又冇錢,怎麼可能不被彆人惦記呢?

這個謝芷秋,肯定是被哪個有錢的老闆包養了,而這個葉九州,隻不過是與謝芷秋達成了協議,當謝芷秋的擋箭牌!

謝芷秋自然不知道,葉九州就隨意送了個紅珊瑚扳指,又給了陳濛濛一個見麵禮,自己這個多事的小姨,竟然能在腦子裡腦補出一場大戲。

而老太太這會,一直盯著手中的紅珊瑚扳指,一會取下來把玩,一會戴到手指上,看樣子是喜歡的不得了。

不知老太太是有意無意,總是跟陳淑芹說話,且三句不離紅珊瑚扳指。

陳淑芹心裡滿是不屑,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隻能滿臉堆笑地說著好看不錯之類的話。

老太太不僅問陳淑芹,連陳淑蘭也問。

陳淑蘭當然也是使勁地誇著這個紅珊瑚扳指,她新裡很不是滋味,她們買了個高級洗腳盆,就是想在壽宴上出風頭的,可誰想到被謝芷秋一家送的禮物碾壓了。

想想也是,老太太有了好幾萬塊錢的扳指,怎麼還回去看他們幾千塊的洗腳盆呢?

一陣飯香穿來,葉九州閉上眼嗅了一下,覺得肚子更餓了。

早上來的急,他吃得比平時少很多。

看到葉九州的饞樣,謝芷秋笑道:“舅媽廚藝可好了!你一定會喜歡的,我也好幾年冇吃過舅媽做的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