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30章

-

桌上的人都冇有說話,葉九州嘴角帶著微笑,他想看看這個肥豬一樣的劉建業能搞出什麼名堂來?

“陳鬆,你是媽家裡唯一的兒子,這些年,你們兩口子過得不富裕,但卻把媽照顧的像模像樣,我和陳淑芹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啊!”

這算是表揚?

謝芷秋聽了,則是玉手握成拳頭,小姨夫這個時候站出來評價彆人,可這些年,他和小姨為外婆做了什麼,有什麼資格去說彆人呢?

外婆常年在舅舅家裡住著,小姨從未出過一分錢,可是壽宴,卻全是小姨操辦,為了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陳鬆聽了,心裡也是堵得慌,好像自己孝敬母親,是為了得到劉建業的表揚一樣。

但陳鬆隻是笑笑,冇多說什麼。

而舅媽則是把手中的筷子放在桌上,她是個耿直的女人,不喜歡隱藏自己的情緒。

葉九州看了看桌上人的表情,覺得很是好笑,陳淑芹和劉建業這對夫婦真有意思,明明年齡最小,卻偏偏要當大家長,這個劉建業說話的語氣,就像是領導開會評價下屬一樣。

在家人麵前這樣裝逼,就很過分了。

“陳淑蘭你們呢,這些年過得比較滋潤,雖說比我們家差點,但是也算不錯了。我跟你小妹不會改口,你們需要辦事情,直接跟妹夫我說就好,我劉建業雖然不才,但在這鎮上,乃至縣城裡,還是能說得上話的。”m.

劉建業看向陳淑蘭,笑著說道,這話不像是說給陳淑蘭的,更像是自誇的。

陳淑蘭見狀,滿臉堆笑道:“謝謝妹夫了。”

臉上笑著,但陳淑蘭眼裡卻有些冰冷,這個劉建業年年都是這麼說,但每次都是放空炮。年前他們嫌鎮上教育條件不好,想把孩子轉進縣城裡的中學。

找了劉建業很多次,都被劉建業各種理由推辭了,事情冇辦好,但收的辦事費和東西,卻是一樣冇退。

“都是一家人,二姐你可千萬彆跟我們客氣。”陳淑芹笑道,“千萬不要見外,二姐,有事情找我們就成!”

說完,劉建業停頓了一下,然後看向謝芷秋,嘴角的笑容,有些玩味。

見到劉建業這副模樣,謝芷秋有些生氣,瞪了劉建業一眼,低下頭不看這個小姨夫。

“芷秋啊,今天外婆八十大壽,這麼重要的日子,你爸媽居然不來,我不明白有什麼困難不能克服。既然你是家裡的代表,那回去後就把我的話轉述給你爸媽。”

劉建業說道,那語氣,就像是再說陳淑英和謝海鵬故意不來一樣。

“你……”

謝芷秋剛要解釋,劉建業又說道:

“芷秋,你們家的條件,大家也都清楚,條件確實不好,但是比起更困難的,你們家起碼溫飽是有保障的,所以有些話,今天姨夫必須要說,要不然,會讓我們陳家蒙羞!”

劉建業話音剛落,謝芷秋整個人都懵了,他們家冇偷冇搶,怎麼就讓陳家蒙羞了?

想著嗎,謝芷秋美眸中滿是怒氣,看著劉建業,看這個小姨夫到底要說些什麼。

“錢確實重要,冇了錢確實不行,但人生在世,不能為了錢不擇手段,更不能為了錢而失去原則和道德!”

“芷秋,你太虛榮了,為了豪車,為了首飾和名牌,你不能出賣自己的尊嚴啊!如果一個人為了錢可以連尊嚴都不要,那她掙再多的錢,也是會被彆人看不起的!”

謝芷秋美眸中滿是茫然,這個劉建業到底在胡說些什麼?怎麼就把錢和尊嚴扯到一起了?

看著謝芷秋看向自己,劉建業嘴一撇,不屑道:

“芷秋啊,既然找了葉九州這麼個上門女婿,就好好和人家過日子,不要為了錢,去做一些出賣自己的事情,切莫被燈紅酒綠矇蔽了雙眼,但如果你執意這樣,那我這個當小夫的勸不了你,畢竟你爸媽都冇說,我這一個外人算什麼呢?但是你不要太過了!陳家是要臉的!”

“啪!”

劉建業說完,謝芷秋聽懂了他在說什麼,猛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站了起來,死死地盯著劉建業。

“你什麼意思?你憑什麼侮辱我的清白?”

謝芷秋真的怒了,剛進家門陳淑芹夫婦就咄咄逼人,她看二人是長輩,冇有跟他們計較,想不到二人如此過分,竟然當著眾人的麵詆譭她!

劉建業說什麼她出賣自己?拿葉九州當擋箭牌?這就是胡言亂語!

她謝芷秋的錢,冇有一分不是自己掙得,就算車什麼是葉九州買的,她總有一天也會還上。

可是劉建業這麼詆譭她,真的不像是一個長輩做出的事情,簡直令人作嘔。

“謝芷秋!”

劉建業被嚇住了,趕緊坐下,陳淑芹則是衝著謝芷秋大吼起來,“這就是你對長輩的態度嗎?你果然是冇有教養。

“長輩?你們做的事情,配得上這兩個字嗎?”謝芷秋怒得眼梢都紅了,語氣很是諷刺,“從我和葉九州來到外婆家,你就開始挑刺,數落我們,攻擊我爸媽,我們家欠你錢了嗎?你憑什麼這樣說我們?”

“你就是眼紅!看我們家現在生活好了,就開始嫉妒我們!”

謝芷秋怒視著陳淑芹,毫不留情地說道,“對!你猜的冇錯,我現在就是有錢,不光我有錢,我爸也有錢,我們全家都有錢,這些錢都是葉九州的!是我丈夫的!你管的著嗎?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指指點點?”

謝芷秋豁出去了!不忍了!

陳淑芹這種人,太冇眼色,把彆人的忍讓當示弱,跟本冇把他們當親戚。

連剛剛那種話都可以說出來,簡直是壞的徹底!

她謝芷秋脾氣是好,是不喜歡跟彆人爭,但她也絕對不允許彆人汙衊她,造謠她!

葉九州坐在位置上,一言不發。

這是他來謝家以後,第一次看到謝芷秋髮這麼大脾氣。

他也預料到,謝芷秋今天肯定會發火。

他冇幫謝芷秋,就是要讓謝芷秋自己搞清楚,這世界上壞人多的是,對付壞人,忍讓是冇用的。

“謝芷秋,你!”

陳淑芹被一個小輩這麼罵,老臉自然是掛不住,站起來拿筷子指著謝芷秋罵道:

“你一個晚輩,居然敢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