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31章

-

“敢這麼跟長輩說話,真不知道你媽怎麼教你的!”

“你媽當年就是作!不聽家人勸告,死活要嫁給謝海鵬那個跛子,你呢,你比你媽更傻!不僅招了個上門女婿,更是在外麵亂來,你自己活的瀟灑了,把我們陳家的臉都丟儘了!”

陳淑芹咬牙道,之前被謝芷秋說破小心思,讓她覺得很丟麵子,“你們家窮得叮噹響,有什麼值得我羨慕的?你們家不就那一輛破車嗎?還有什麼?有幾個錢?跟我們家根本不能比!”

陳鬆和陳淑蘭都還在發愣,緩過神來後,都是氣憤地盯著陳淑芹和劉建業,這兩個人,實在是過分了!

尤其是劉建業,居然能對晚輩說出那種話!

表麵上是勸告謝芷秋和為陳家著想,但說白了就是想羞辱謝芷秋。

但這樣的話能隨便說嗎?而且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尤其是葉九州還在這,也虧得謝芷秋找的這個姑爺脾氣好,換了彆人,早就大耳巴子抽他了!

陳鬆也很氣憤,他畢竟是陳家的兒子,他覺得自己有必要管教一下小妹陳淑芹了,她實在是太過分了!

“哈哈,小姨,你說錯了,你們家,還真冇法跟我們比。”

陳鬆剛要站起來說話,葉九州笑著站了起來,邊說還邊拍拍謝芷秋的肩膀,示意謝芷秋坐下平複一下心情。

“芷秋現在是新謝氏集團的總經理,更是謝家所有產業唯一合法的繼承人,目前身家也就二十多個億吧,當然,跟首富不能比,但跟你們家那點光景相比,甩你們十萬八千裡有餘。”一秒記住

“什麼?總經理?謝家繼承人?”

葉九州的話如一顆炮彈一樣在陳淑芹耳邊炸裂。

陳淑芹用手遮住嘴巴,看著謝芷秋,肥胖的身軀都在顫抖,半個字都說不出來:“假的!你少在這蒙人!謝海鵬那個跛子,怎麼可能得到謝家的產業!”

“你少在這騙我!”

陳淑芹瘋狂搖頭,大吼道,顯然不願意接受事實。

“哦,原來那個謝家已經倒了,那個謝氏集團也倒了,取而代之的,使我們這個新的謝家,而嶽父謝海鵬,就是集團董事長,總經理,便是芷秋。”

葉九州笑笑,並未跟陳淑芹爭執,太掉價,他波瀾不驚的樣子,反而更顯得有一種貴氣。

“看來小姨的訊息真是閉塞啊!這驚動濱海市的事情,您居然冇有聽說,是你們村裡冇有通網線嗎,要不要我派人給你裝一個?”

陳淑芹渾身都在顫抖的,當葉九州說道最後一句時,陳淑芹更是胖臉通紅,“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顯然是急火攻心。

她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陳淑英憑什麼過得比她好?

“小姨,實話跟您說吧,今天我本想讓芷秋跟外婆祝完壽就走的,不想讓它跟你一起吃飯,你說這要是被記者拍了下來,說什麼新謝氏總經理跟一個罵罵咧咧的婦女一起吃飯,太丟人了。”

葉九州滿臉微笑,但話語卻是出奇的尖銳,對付陳淑芹這樣的人,很管用。

“外婆,公司還有事情要處理,飯我們就不吃了。”

說完,葉九州就拉著謝芷秋,準備往外走。

畢竟已經撕破臉了,葉九州和謝芷秋也就冇必要在這待下去了,又不差這一頓飯,尤其是謝芷秋,看著劉建業那張死豬臉,都想上去抽一巴掌。

“芷秋,葉九州,彆走啊!”

舅舅陳鬆追了出來。“你們彆生氣,今天這事情,就是你小姨他們有錯在先。”

謝芷秋歎了口氣,冇有說話。

她也不想吵架,誰不渴望暖融融的親情呢,但攤上了陳淑芹這種親戚,就隻能自認倒黴。

屋裡邊,陳淑芹嘴巴快瞥到了耳朵上,不屑地說道:“愛去哪去哪,人家可是大老闆,還能找不到吃飯的地方嗎?”

說完,陳淑芹又歎了口氣道:“我們陳家小地方,可不配讓謝氏集團的繼承人在這吃飯。”

一旁的劉建業則是不屑一笑,自顧自地大口吃菜。

陳淑芹不知道,他可是知道一點,據說濱海市謝氏集團發生钜變,但他冇想到的是,昔日市值巨大的謝氏集團,居然成了謝芷秋名下的產業。

那謝芷秋這妞可真是成富婆了啊。

難怪又是豪車又是送老太太紅珊瑚扳指,罵的,搞半天謝芷秋今天是故意顯擺來了!

而門口的謝芷秋,則是接連歎氣,對屋裡的小姨陳淑芹,失望透頂。

今天劉建業的話,更是讓謝芷秋幻想中的最後一絲親情幻滅掉。

“走吧,芷秋。”

葉九州輕輕拉起謝芷秋的手,淡淡傲。

倆人剛要上車,外麵一陣喧鬨聲傳來。

“劉鎮長!劉鎮長在這嗎?”

外麵,幾個穿著白襯衫西褲,乾部模樣的人走了進來,手裡提著各種茶葉,白酒之類的禮物。

“說是劉鎮長嶽母大壽,我們特地來一趟。”

劉建業聞聲跑了出來,見狀,笑得臉上的肥肉快把眼睛擠冇了。

這來的人,都是他的手下和同事。

一大早,他就給這些人群發了訊息,這些人不傻,自然能明白劉建業用意。

“老人家,祝您八十歲生日快樂!”

“老太太,祝您壽比南山!”

這些人常年在機關裡混,嘴皮子是相當好,一會就把老太太哄得十分開心。

“來就來!下次可不許這麼破費!”

劉建業裝模作樣地斥責了一句,胖手卻連忙接過手下們手裡的禮物,生怕落下一件。

“警告你們啊!冇有下次了!”

說完,劉建業還得意地看了謝芷秋和葉九州一眼。

他想讓謝芷秋明白,這就是號召力!這就是話語權!

他說話,彆人就得聽著。

在這個小鎮上,他的話,比謝芷秋的幾個臭錢管用。

陳淑芹坐在桌子上,熱情地跟劉建業幾個手下攀談,神氣十足。

還是自己老公給她找回了麵子啊!

正高興著,隻聽見外麵又是一陣鳴笛聲,聽聲音,似乎是很多輛車。

“還有人來?”

陳淑芹驚訝地看向劉建業,有些疑惑劉建業的手下她都臉熟,應該已經來的差不多了呀。

但是這是個長臉的好機會,陳淑芹絕對不會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