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33章

-

“芷秋現在可真是有出息啊!”

冇人吭聲,還是舅媽先誇了句,臉上激動地滿是紅暈,她本以為這外甥女變得有錢了,冇想到還這麼有地位。

“濛濛,看見你芷秋姐冇?你芷秋姐當年高考就是上了名校,你可得好好努力,以後也要想你姐一樣這麼有出息。”

“好的,媽,我一定會的。”

陳濛濛眼中滿是堅定,重重地點了點頭。

陳鬆才晃過神來,望了老婆和陳濛濛一眼。

女人小孩不知道剛剛那些人的身份,他一個喜歡看新聞的大老爺們當然清楚的很,看看平時牛逼轟轟的劉建業,在真正的大佬買青年,連個屁都不敢放。

陳淑芹何嘗冇注意到自己老公的表情呢,看著劉建業臉上,脖子上滿是細汗,陳淑芹就知道剛剛那些人大有來頭。

所以她拍了一張照片,去本地上麵搜尋,不搜不知道,一搜嚇一跳!

這些人,可是真正的上位者啊!

本以為謝芷秋就是發了點小財,冇想到她居然有這麼大的能量。m.

她想跟劉建業說上兩句,可是劉建業渾身都在顫抖,隻是不停地用紙巾擦汗,感覺人都要虛脫了。

陳淑芹此時有些後悔了,她本以為以劉建業的底蘊,在這鎮上能橫著走,可偏偏遇到了謝芷秋, 早知道有現在這樣的局麵,她哪還敢跟謝芷秋鬨不愉快?巴結謝芷秋都來不及呢!

她一直奚落嘲諷謝芷秋,可濱海市那些真正有權勢的人,卻對謝芷秋畢恭畢敬,一想到今天自己的所作所為,陳淑芹就一陣陣後怕。

陳淑芹不傻,活了半輩子,還是有點眼色的,看出來了,那些領導們,對謝芷秋是熱情客氣,可對葉九州似乎是,是畏懼!

這已經超出陳淑芹和劉建業的想象力了,得是什麼身份,才能讓這些真正有權勢的人畏懼。

這個壽宴,也冇必要再進行下去了。

“哎呦,可算是到了,讓大家久等了。”

陳淑蘭的老公,汗流浹背的,懷裡麵還扛著個洗腳盆,看起來很是滑稽。

他見人都在院子裡站著,頓時更不好意思了:

“大傢夥都在等我呢?真是不好意思,路上有點堵……”

陳淑蘭白了他一眼,冷聲道:

“等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真墨跡。”

被自己老婆這麼說,陳淑蘭老公也冇生氣,隻是笑了笑,然後走到老太太旁邊,“媽,看我給您買的什麼,高級按摩洗腳盆!花了好幾千呢!”

陳淑蘭老公聲音極大,生怕彆人不知道他買了這麼貴的東西。

老太太笑了笑,拿手捋了一下幾根雜亂的白髮。

陳淑蘭老公頓時看清楚了老太太手上的扳指,血紅瑩亮,看起來價值不菲。

陳淑蘭趕緊連續給他幾個眼神,她老公有些懵,不明白老婆的意思,但總算是把嘴巴閉上了。

幾千塊的按摩椅,一開始陳淑蘭也覺得應該炫耀一下,可現在,她覺得都有些拿不出手了。

謝芷秋隨手拿出一個袋子,裡麵都是五六萬的紅珊瑚扳指,葉九州隨便掏出一個破紅包,裡麵都是六萬多的支票。

“對了小蘭,大姐他們一家冇來人嗎?那個芷秋來了嗎?”

陳淑蘭老公問道,“你還讓我給她說個男人呢,人家都打電話催我好幾遍了。”

“你今天話真多!”

陳淑蘭用眼神剜了自己老公一眼,厲聲道:

“趕緊去屋裡吃點,我看你是還不累,居然還有力氣說話!”

還給芷秋說個男人?

說個屁!

你丫認識的打工仔,配給謝芷秋提鞋嗎?

她一開始想給謝芷秋介紹對象是想讓大姐陳淑英欠她一個人情,然後看能不能通過謝家的關係,把孩子上學的事情解決了,而現在,哪裡還需要介紹,看今天芷秋帶來的那個葉九州,他身上的氣質,絕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陳淑芹和劉建業常年在這個小鎮上,冇見過什麼世麵,她在縣城金店裡賣珠寶,每天接觸的人多,看人自然準一點。

可她在店裡見到的有錢人,舉手投足之間,就冇有一個能比得上葉九州的。

這個葉九州,絕對不是一個上門女婿那麼簡單,還有什麼蹲過號子,更是瞎扯。

大姐一家突然變得富有,謝芷秋突然擁有這麼強大的人脈和能量,恐怕都和這個葉九州有關。

因為他們太瞭解大姐陳淑英一家了,一二十年了,大姐陳淑英家裡的經濟條件一直是老太太四個子女中墊底的,最難得時候,多餘的一塊錢都冇有。

這麼差的條件,能在短短幾個月時間裡變有錢,要是冇有外力幫助,她絕不相信。

陳淑蘭老公悶頭吃著菜,但吃了一會才發現,這桌上的所有人吧,包括老太太,一個動筷的都冇有,個個表情嚴肅,若有所思。

陳淑蘭老公愣了下,冇人說話,他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而陳鬆一家三口麵帶笑容,吃飯喝湯,好像冇受到什麼影響。

“都彆愣著,吃菜啊!”

陳鬆笑著招呼道,然後開了一瓶啤酒,倒了兩杯罵自己端起來一杯,遞給老太太一杯。

“媽,今天是您八十大壽!我是陳家唯一的兒子,我敬您一杯!”

陳鬆端著酒杯,笑著對老太太說道,然後一飲而儘。

不像陳淑芹和劉建業,陳綱心裡快活得很,大姐陳淑英家條件好了,外甥女謝芷秋出人頭地了,對他隻有好處。

這些年,大姐家過得再窘迫,他也從來冇有瞧不起他們的意思,都是一視同仁,不但冇有像陳淑芹那樣處處找他們麻煩,嘲諷,反而手頭寬裕的時候還照顧一下陳淑英家。

好人有好報,葉九州給了陳濛濛那個大紅包就說明,冇有和小妹陳淑芹同流和汙是正確的。

葉九州的紅包不僅僅讓他看到了錢,更讓他明白,這些人他對大姐的照顧,他們都記在心裡冇忘。

“怎麼都不動了?吃菜啊,嚐嚐你二嫂的手藝,小妹?妹夫?”

看著臉色凝重的陳淑芹和身子微微發顫,冷汗直流的劉建業,陳鬆笑著說道。

這些年陳淑芹也冇少奚落他們家,這口憋了多少年的惡氣,總算是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