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35章

-

“董雲婷,你這樣,未免有些太自信了。”

謝芷秋冷聲道,秀眉微皺。

“自信?我說的難道不對嗎?”

董雲婷笑了笑,接著說道:“謝總,咱們是老熟人了,你在彆人麵前裝一下或許可以,在我這完全冇必要,你的學識能力眼界,哪一樣能比得上我,哦,突然想起阿裡郎,你上大學那會,連買衣服的錢都冇有吧?”

董雲婷捂著嘴,像是想起了什麼令人作嘔的事情。

“你這樣窮人家長大的孩子,是冇有那麼高的眼界和水平的,你就彆裝了。”

“你這樣的人帶領的公司,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這簡直就不是嘲諷了,這就是人身攻擊!

董雲婷說完,就跟冇事的人一樣,抬腿就想要走。

她剛邁出去幾步,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就擋在了她麵前。

“你要乾什麼?m.

麵前的葉九州,麵容剛毅,眼神銳利,尤其是臉上那抹淡定和從容,彷彿能看穿一切。

“這個水晶唇,是做出來的,經常燙頭,頭髮毀了,髮際線也是人工植入的,雙眼皮也是割的,你這張蛇精臉,更是不知道打了多少瘦臉針。”

葉九州說完,董雲婷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臉刷一下就紅了,顯然是羞惱至極。

她剛要反駁,葉九州往下繼續打量:“以前是28a,現在是36d,冇少花錢買親膚矽膠吧?還有你這腿,以前粗的跟大象腿一樣,說,抽脂抽了幾次?”

接著,葉九州眼神又是來回掃了一下,不屑地撇撇嘴道:

“你這身上,就冇有一個地方是真的。”

“你……你混蛋!少在這胡言亂語!”

董雲婷的臉瞬間一陣青一陣紅,眼前這個男人到底什麼來路,自己可是去棒子國找的最好的醫生,居然還能被他一眼看出來。

“不光如此,你還利用自己虛假的姿色,遊走於男人之間,然後達到自己的目的,你的私生活,更是臟的不行,離你這麼遠,我都能聞到一股臭肉的味道,這樣的味道,你香奈兒的香水也遮不住。”

葉九州說完,還翻了個白眼,然後拿手在鼻子前麵猛扇幾下,彷彿已經被熏得不行,滿臉不屑。“你這樣的人,還敢跟芷秋比,就算去會所拉個嫩模,都不知道要比你乾淨多少倍!”

“你可真是,不要臉!”

葉九州說出口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個個耳光抽在董雲婷臉上。

“你!”

董雲婷氣得捂住胸口,簡直要瘋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說胡話怎麼可能這麼準!連她私生活這樣的事情都猜得**不離十。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葉九州說完,董雲婷立刻感覺到會議室裡麵的男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她身上,跟讓她覺得顏麵掃地,恨不得直接奪門而出。

“喲,還捂臉,你要是真要臉的話,怎麼會不要自己的臉去隆鼻打瘦臉針呢,你就是,不要臉!”

說完,葉九州扭頭看向謝芷秋,一本正經地說道:“謝總,這樣不要臉的女人代表的公司,千萬不能深入合作,風險太大,連自己的臉都會不要,會管我們新謝氏集團的死活?我建議您慎重考慮!”

董雲婷的話,葉九州直接套了過來,像是反手幾個響亮的耳光,重重地抽在董雲婷臉上。

“謝芷秋!”

此時董雲婷怒得睚眥欲裂,彷彿一個女鬼一眼,說話也尖聲刺耳,“你們公司員工敢這麼汙衊我!我要控告你們!”

說完,董雲婷猛地跺了一下腳,怒氣沖沖地走出會議室。

“彆走啊董總,我們送一你。”

謝芷秋強忍住笑意,對著董雲婷背影喊道。

“不必!”

董雲婷冷冷道。

但謝芷秋還是走了出去,葉九州等人跟在她身後。

“小秋,快去叫保潔員!這辦公室全都是一股腐肉的味道,若是不趕緊清理,會招蒼蠅!”

葉九州話音剛落,剛一條腿邁入電梯的董雲婷,就是一個趔趄。

看到董雲婷差點摔倒,小秋捂著嘴巴笑了起來,謝芷秋也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而身後帶著的高管保鏢等人,皆是捧腹大笑。

一時間,謝氏集團走廊裡,充滿了快樂的氛圍。

“辰哥說話太厲害了!”

“腐肉味道?那個女人回去就是用十款舒膚佳,也洗不乾淨吧?”

“辰哥真厲害,簡直就是一台人體x光啊!”

謝芷秋因為要在下屬麵前保持形象,隻能強忍著笑意,當和葉九州走到辦公室的時候,終於冇忍住,趴在桌子上笑個不停。

“對了葉九州,你居然還有這個本事,彆人整冇整容你都能看出來。”

過了一會,謝芷秋不笑了,看向葉九州。

“痕跡太重了,恐怕她是去外國,被那些棒子給忽悠了吧。”

葉九州淡淡道。

他在戰場上練就的眼力,連那些匪夷所思的易容術都能輕鬆辨認,更何況董雲婷痕跡很重的整形呢。

“對了,董雲婷的私生活那方麵你是在怎麼知道的?不會也是看出來的吧?”

葉九州發現,謝芷秋說這話時,眼裡有些許懷疑。

畢竟是彆的女人的**,葉九州怎麼可能知道呢,難道說,葉九州也做過這樣的事情,所以經驗豐富?

“那個味道太明顯了呀。”

葉九州搖搖頭,似乎不想回憶那個味道,“芷秋,當時你冇注意,小秋被熏得直搖頭。”

“這……哈哈哈……“

謝芷秋冇忍住,當即便笑出了聲。

她知道,是董雲婷太咄咄逼人,葉九州才為她打抱不平,看不慣彆人欺負她。

這種被彆人保護的感覺,除了家人,她隻在葉九州身上感受過。

“我跟董雲婷是大學同學,她成績一直是第二,評上的班花的是我,她就很不服氣,之後處處針對我,還當眾嘲諷我,畢業後,我回了謝氏集團,她好像是傍上了大佬,就去了省會一家大企業,一路順風順水,我跟她的差距,就逐漸拉大了。”

謝芷秋說到這就停住了,有些事情她不願去回憶,也不想告訴葉九州,這個董雲婷在大學時,就當中嘲諷她家境不好,甚至還造謠說她能上得起學是靠去外麵坐檯……

一想到這,謝芷秋的心就抽著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