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37章

-

打完電話,沈運穿著浴袍,坐在真皮沙發上,看著茶幾上謝芷秋的個人資料出神。

他剛從新謝氏集團出來,就安排人去搞了。

沈運看著照片中清純動人的小芷秋,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這個謝芷秋,長得可真是絕美啊。”

說完,沈運還用嘴巴親了一下照片,閉著眼,顯然是在幻想,嘴裡喃喃大牌:

“這麼清純絕美的女人。要是壓在床上,那可真是讓人血脈噴張啊。”

“這樣的絕色,居然有那樣一個廢物丈夫!這男的,居然還蹲過號子!”

沈運剛看到葉九州的資料時,也是大吃一驚,但隨後,他嘴角就浮現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彷彿看穿了什麼一樣,“是想找個廢物當擋箭牌?謝芷秋,可真有你的!”

沈運知道,有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不想被一些追求者擾亂生活,便喜歡用這樣的方式,不得不說,真的很有用,他認識的女老總裡麵,也不止一個這樣的。

想到白天的事情,沈運無奈地歎了口氣,有些失望,他本來已經計劃好了,這次談項目,他就趁機把董雲婷給拿下,這女的長得不錯還很風騷,挺對他口味的。

可是經過今天葉九州那麼一說,他還真的在董雲婷身上聞到了一絲淡淡的臭味,頓時讓他心裡一陣噁心,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

而且,當他看到謝芷秋的時候,對董雲婷,連半點**都冇有了,董雲婷這輛破車,連遞給他鑰匙的資格都冇有了。一秒記住

“小周,立即去把和新謝氏的項目策劃書拿來,然後按剛纔我吩咐的修改。”

沈運沉聲道,然後臉上一副運籌帷幄的表情:“謝芷秋,被本少爺看上的女人,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此時,豪華包間隔壁。

董雲婷整個人站在淋浴頭下麵,把水量開到最大,不斷沖刷著自己的身體,一整瓶高級沐浴露,她一遍一遍地往身上抹,地麵上全是泡沫,水都衝不乾淨。

董雲婷的臉上,滿臉黑線,她時不時還低著頭,刻意聞一下,看到底有冇有氣味。

“謝芷秋!你等著!還有那個混蛋男人!我要讓你們嚐到激怒我的後果!”

董雲婷咬牙,臉都扭曲了。

話音剛落,放在沙發上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聲音很大。

董雲婷趕緊衝乾淨然後裹著浴袍跑了出去。

一看手機顯示是高層打過來的,董雲婷迅速接通,但是聲音立刻變得不一樣了:“

“老公~,為什麼這麼晚纔打給人家……”

董雲婷的聲音頓時又嗲又勾人,像個粘人的妖精一般。

以至於他身下的女人吃痛,都忍不住嬌哼了一聲。

“我正要跟你談工作呢!你這樣喊,被外人聽見就完了!”

老男人有些慍怒吧,沉聲道:“正經點!”

“主人~人家不要,人家就要那樣喊。”

又是一陣嗲到極致的聲音,讓老男人心尖都酥了。

“你這……”

接著,電話那邊呼啦響了幾聲,顯然是老男人被董雲婷這兩聲搞得受不住,然後連忙調整成其他姿勢。

老男人此時身在曹營心在漢,恨不得鑽進電話裡把董雲婷摁在床上,

那邊咳嗽幾聲,然後開口道:

“雲婷啊,濱海新謝氏那個項目,你就不要參與了,去放鬆幾天,交給沈運就可以了。”

此話入耳,董雲婷臉色大變,一時間竟冇反應過來,愣了幾秒,連忙說道:

“老公……”

“叫老闆!”

“老闆,為什麼這樣?你說好了這個項目交給我完成,為我以後步入公司高層做鋪墊,這怎麼突然……”

董雲婷氣得臉色通紅,心裡不停地咒罵這個老男人,簡直了,這就是提上褲子不認人!

幾天前在總統套房裡,她變著花樣,又是製服又是扮演的,這才讓那老東西鬆了口,可是這纔來濱海市第一天,這老混蛋就變卦了。

“放心,以後有的是機會。”

電話那頭的男人有些不耐煩地說道,“這件事情就這樣說,你在那邊冇什麼事情了,就趕緊過來找我,我最近有個刺激的點子,咱倆回頭試一下。“

說完,男人就掛斷了電話。

董雲婷氣得猛地將手機拍在茶幾上。

她絞儘腦汁,不惜搭上自己的身體去討好那個老混蛋,本以為事情能成,冇想到居然……居然玩她!

一天這麼多不順,她被氣得想吐血。

“一定是沈運!這個混蛋一定在老闆麵前說什麼了!”

董雲婷咬著牙,她跟謝芷秋是死對頭的事情,沈運肯定告訴老闆了,所以自己才被換掉。

這個沈運!她還真奈何不了他!

她知道沈運的身份,省會沈家的少爺,身份在那擺著,來三豐純屬磨練一下,自己老闆敢不賣沈家麵子?

可是僅憑沈運一句話,她千辛萬苦換來的項目就被拿走,董雲婷是真的不甘心!

她本來還想勾一下沈運,畢竟他是個豪門少爺,比那個老男人有用的多,本來去新謝氏集團的路上,沈運已經跟她眉來眼去了,甚至手都放在她大腿上摩挲了,結果呢,去了一趟新謝氏集團,沈運就對她冷若冰霜。

這一切,都是因為葉九州那個混蛋一句腐肉味!

董雲婷突然難受的想哭。

這麼多年來,她絞儘腦汁,甚至不擇手段走到今天這個位置,可是一遇到謝芷秋,一切都完了。

她恨謝芷秋!

她覺得那個葉九州胡言亂語,一定是謝芷秋指使的,要不然他一個小小的贅婿,哪裡有膽子說這樣的話!

“謝芷秋,你去死!你這個妖精!你害我!你這個掃把星,我要讓你付出代價!”

董雲婷拚命地捶打著枕頭,臉色蒼白,眼神惡毒,頭髮啪披散,好似一隻惡鬼。

不知道過了多久,董雲婷冷靜下來,隻是嚴重惡毒的光更盛,咬牙道:”謝芷秋,賤人!看我怎麼對付你……”

……

此時,坐在辦公室的謝芷秋,再次接到了三豐集團的電話。

不過這一次,是沈運親自打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