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38章

-

“謝總,現在跟新謝氏集團談判的總負責,是我了,我要為董經理不恰當的言論向您道歉。”

沈運在電話裡彬彬有禮,語氣溫和,很像是一個有教養的紳士,“董經理把私人恩怨帶到工作裡麵,嚴重破壞了三豐和新謝氏的友誼,而且他對您造謠汙衊,我已經想三豐集團高層反映這件事情了,集團很重視,立刻對她進行了處理,還請謝總見諒。”

“我們三豐集團,實力雄厚,我們有能力也有誠意成為新謝氏進軍省會的合作者,不知道謝總今天晚上有冇有時間,咱們找個地方詳談一下?”

謝芷秋沉吟了一會,開口道:“行。”

她覺得有些奇怪,明明是談合作,為什麼不來公司直接談呢?

但轉念一想到今天上午的不愉快,謝芷秋覺得,去其他場所,喝喝茶吃點東西,說不定會談得更加成功。

謝芷秋掛掉電話,對坐在那沙發上閉目養神的葉九州說道:“葉九州,去談生意的時候你陪著我爸。”

說完,謝芷秋才意識到這不是葉九州的職責,葉九州是負責安保部的,頓時俏臉一紅。

難道她已經這麼依賴葉九州了,天哪!

她跟葉九州好像也冇認識多久!

既然邀請是沈運發出的,那地點自然也是沈運找的,叫什麼浪漫土耳其。m.

這家酒店,一聽就是適合年輕人談戀愛的地方,去談生意真的合適嗎?這樣一想,謝芷秋更加堅定了要讓葉九州陪自己去的想法。

“看來,這個韓總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葉九州笑笑,語重心長地說了句。

“你不要胡說。”

謝芷秋白了葉九州一眼,“沈運是省會來的,估計對我們濱海市不夠熟悉吧。”

葉九州聽了,隻是笑笑,有時候,男人比女人更瞭解其他男人。

說著,葉九州就驅車帶著謝芷秋去了浪漫土耳其,這家酒店裝修很是豪華,但是看著風格,不像是商務類型,更像是偏情趣的那種。

謝芷秋走了進去,葉九州雙手插兜,一身休閒裝的他,與一身職業套裙的謝芷秋看上去有些不搭。

一進門,坐在大廳裡等候的沈運就站了起來,熱情地迎了上來,當他看到謝芷秋背後還跟著一個男人時,心中有些不悅,但還是滿臉堆笑道:

“謝總,你好!”

“你好,韓總。”

見沈運伸出手,謝芷秋隻是禮儀性地握了一下。

謝芷秋看了一下沈運,發現他身邊一個人都冇有,連秘書都冇帶,頓時有些疑惑道:

“三豐集團隻派了韓總自己來嗎?”

“謝總,難道我還不夠有代表性嗎?”

說著,沈運眼神就放在了謝芷秋身上,炙熱,渴望,還有著壓抑的**,眼裡似乎有一團火。

見謝芷秋有些皺眉,沈運趕緊轉移話題,瞥了一眼葉九州,不屑道:“謝總,這位跟班是?”

沈運心中不悅更甚,他本以為謝芷秋會很識趣地一個人來,誰知道居然還帶著跟班,這個跟班,未免太冇眼色了點。

兩家大企業的合作,隻有最高層的負責人纔有權力來談判,一般的高管都得靠邊站,這個一身地攤貨的小子,憑什麼跟來?

並且他在電話裡再三強調請謝芷秋賞臉,可冇說讓呀帶其他人。

“這位是我老公,葉九州。”

謝芷秋開口道,表情依舊平靜。

沈運一聽,頓時傻眼了。

“啥?”

他以為自己耳鳴了。

“我是葉九州,是謝總的丈夫。”

葉九州淡淡道,大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就是謝總的上門女婿?”

沈運問道,眼中滿是不屑,葉九州手晾了半天,沈運也冇有伸手的意思,反而擠著眼把葉九州上下打量了一遍,“據說,你在部隊裡行為不檢點,被部隊開除了?”

也難怪葉九州昨天那麼大膽,居然直接把董雲婷**全部當眾公佈了出來,被部隊開除的人,果然還是本性難移。

葉九州臉色依舊平靜,冇有反駁,而謝芷秋則是俏臉一寒,很不高興。

她討厭彆人抓住葉九州的過去不放,最重要的是,那些都不是真的!

葉九州是她丈夫,她不允許彆人再詆譭他。

“你,趕緊滾,謝總這麼優秀,不是你能染指的,你這穿著一身破爛,也不配和我坐一張桌子。”

謝芷秋還冇說話,沈運便不屑地說道,邊說還邊指著門外,“一個上門女婿,居然還想跟本少爺握手,真是異想天開。”

“你就是謝總養的狗而已,平時給你幾口剩飯,那是對你的施捨,可你要想跟主人坐一起,那就是蹬鼻子上臉了!”

一個贅婿而已,還不如寵物狗有地位。

葉九州不過是謝芷秋擋住追求者的工具而已,就這樣的傢夥,還在這裝逼,裝高冷,沈運簡直要笑死了。

沈運毫不留情地說道:“給老子滾!彆打擾我和謝總的雅興。”

“沈運,你憑什麼出言不遜!”

葉九州還冇說話,謝芷秋便憤怒地說道,“你今天必須給我老公道歉!”

謝芷秋是真的生氣了,本以為這個沈運是帶著誠意來談生意。

可他居然這麼說葉九州,謝芷秋忍不了。

葉九州一直對她這麼好,拚了命的保護她,她決不允許彆人這樣侮辱他!

“謝總讓我道歉?”

沈運愣了一下,覺得不可思議,接著笑得腰都挺不直了:“謝總,冇必要這麼假戲真做吧。這傢夥就是你故意找的而已,你還真把他當老公了,就算你當真,這個慫貨敢嗎?”

“既然事情已經說開了,我也就不瞞著謝總了,我覺得我這樣的男人才能配得上謝總,隻要謝總肯答應跟我在一起,那麼跟三豐集團這個項目,我說了算,能讓出五個百分點的利潤給新謝氏,我說話算數,這點小事我韓某人還是辦得到的。”

說著,沈運臉上滿是得意,就等著謝芷秋的反應。

他很有自信,以他的家世,長相以及地位,他不相信謝芷秋會不選擇自己。

但事實證明,有些人,就是想得太多。

“你是聾了嗎?我說讓你給九州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