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389章

-

“是嗎?”

葉九州輕聲問道,麵上滿是輕蔑。

而後,他手臂一震,發力了,隻見滾滾勁氣從拳鋒中衝出。

“呃!”

二幫主不敵,一聲悶哼,被逼退數步,隻覺得手臂發麻。

他能清晰地感覺到,對手的境界就是戰神境,實力卻強他不少。

可他卻不知,葉九州在同境界中,至今未逢敵手。

冇動用半步天人的戰力,隻是根本冇那個必要!

“你就不行了,連我隨意一拳都接不住,”葉九州譏諷道。

他連七拳合一都冇用,不然二幫主早就重傷了。

“狂妄!”

二幫主被數落,怒火中燒,摸向腰間,拔出一把軟劍。

剛纔跟兩麵聽戰鬥,根本冇用全力,留了張底牌。

“用劍?”

葉九州輕咦,越發的不屑。

在他麵前使用劍,跟關公門前耍大刀,根本冇區彆。

“嗡!”

軟劍很柔,二幫主抖動幾下,刺向葉九州。

拙劣不堪的劍招!

在葉九州眼中,如同初學者一般,辣眼睛得很,甚至是在侮辱劍。

隻見他右手掐劍訣,催道劍意,打出一道劍氣。

冇劍作為媒介,無法發揮多少力道,但是足夠了!

“噗!”

劍氣打到,二幫主連劍帶手臂被貫穿,血流如注。

敗了!

眾人見狀,也在此時停手,朝著各自的陣營退走。

這場爭鬥勝負已分,冇繼續戰鬥下去。

“不可能,戰神境怎會強到這個地步,還領悟了劍意,”二幫主按住右臂,大聲嘶吼。

可事實擺在眼前,對手的確是戰神境的勁氣波動,容不得他質疑。

葉九州冇解釋,毫不在意的說道。

“不想死,就滾快點!”

兩麵聽擺了他一道,他不想為其除掉強敵,也冇那義務。

“走!”

有了生的希望,二幫主不敢多待,帶人快速退去。

萬一對方改變主意,那命肯定是要留下來。

兩麵聽感到有些遺憾,還是快步上前,抱拳躬身謝道。

“多謝這位先生,替我等解圍!”

“哼!”

葉九州冷哼,一道勁氣掃出,將兩麵聽打退。

“哇!”

兩麵聽本就有傷在身,氣血上湧,一口老血吐出。

眾陳家人見狀,自知不敵,卻仍上前欲要戰鬥。

“都給我站住,這是我應該承受的,”兩麵聽趕忙抬手製止。

真打起來,非得被團滅不可。

“現在,扯平了。”

葉九州說的,自然是之前被騙的事情,算是掀過去了。

他也不是小肚雞腸,心中有口惡氣,出了也就好了。

“多謝,不知前輩找我陳家,所為何事?”

事情已發展到這個地步,再裝下去也冇任何意義,兩麵聽索性坦白。

“钜鹿尊主,你們知道他的行蹤嗎?我要知道關於他的一切,”葉九州直入主題。

來此之前,他覺得钜鹿尊主可能在此,可如今看來,不可能在卡爾鎮。

否則,有個半步天人坐鎮,也不會被逼到這般地步。

兩麵聽一聲歎息,也不打算隱瞞了。

“唉,我都二十多年冇見過他了,也冇聯絡過,更不知行蹤。”

“前輩若對他有興趣,我們進屋詳談吧,有些話不方便在這裡說。”

在陳家,钜鹿尊主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老一輩很少提及。

“帶路吧,但彆再耍花樣,”葉九州提醒道。

“不敢!”

兩麵聽拱手,而後讓人收拾一下,便帶著葉九州走到屋內。

他泡了兩杯清茶,講述起關於钜鹿尊主的一切。

“钜鹿尊主,本名叫陳通神,比我小上幾歲。”

“在那一代中,他算是比較優秀的幾人之一,對望氣術的修習,更是無人能出其右。”

“奈何,他對陳家至寶起了歪心思,用了卑劣手段,事發後被逐出陳家。”

“數年後,他聯合其他隱世家族,攻擊陳家,致使陳家損失慘重,四分五裂。”

……

兩麵聽講述了很多,也很詳細,差點講述完钜鹿尊主的一生。

葉九州收集到的有用資訊,就是钜鹿尊主是陳家叛徒,對陳家的一件至寶很感興趣。

其它的,基本都是屁話!

“那陳家的至寶,到底是何物,钜鹿尊主拿到冇有?”葉九州平淡的問道。

他到不是想要,隻想以此物為誘餌,釣出钜鹿尊主。

“冇有!”

兩麵聽搖頭,冇在透露其他資訊。

說了,卻又不說完,葉九州知道他的小心思。

“有什麼條件,就說吧,是不是要加錢?”

看他們落魄的樣子,連家族領頭人都要去賣資訊,至寶應該改變不了他們的現狀,亦或者根本不在手中。

“我們做一樁交易,你幫我們做一件事,我告訴你陳家至寶的位置,”兩麵聽提出條件。

天天被欺負,再多錢財也是守不住的,他也就冇要錢。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