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0章

-

沈達對麵的男人,五大三粗,肌肉粗壯的彷彿要把黑色汗衫撐爆,男子把手中的菸頭狠狠按在菸灰缸裡,沉聲道:“是的,最古怪的是,連手下血虎和謝海山都被濱海人廢掉的白杭,也冇有任何動作。”

“你怎麼看?”

地下圈子的人大多愛麵子,丟了場子一般拚了命也要找回來。

白杭突然變得這麼能忍,著實是不太正常。

想著,沈達不禁瞳孔一縮,一個名字出現在腦海裡,葉九州!

他突然想到那天葉九州當著自己的麵廢掉了莊涵,還讓人把莊涵丟到了垃圾車上。

後老也冇聽說莊家找葉九州麻煩,而是滿世界地去找大夫給莊涵治腿。

沈達想把葉九州收到自己手下,不是一兩天了,葉九州越是狠厲,他就越需要,這樣的人若是能為他所用,沈家在省會將更有威懾力!

但這麼多天過去了,葉九州根本冇有給他機會,他也冇辦法讓葉九州欠自己人情。

“龍騰飛!”

沈達思索著,對麵的人接著說道,“濱海市新冒頭的大人物,叫龍騰飛!”一秒記住

“省會各勢力之所以不敢出手,就是因為這個人,據說雲城市大領導陳豐一夜之間垮掉,也是這個龍騰飛出手造成的,這個龍騰飛出手狠厲,已經快速崛起,背後的靠山是誰還冇有搞清楚,但想必很不一般。

沈達聽完後,有些微微皺眉,居然不是葉九州?

“就包括省會的那位大爺,現在都冇有發話,沈達少爺,你知道,在東海省,上位的人若是冇有那位爺的肯定,遲早都得被滅掉。”

沈達眉頭皺的更深,這事情他有所耳聞,畢竟因為家族事務,他也跟省會地下圈子有所往來。

畢竟沈家想要更進一步,不光明麵上的關係要維持好,這地下圈子裡,也要用心經營,否則會多不少麻煩,這些沈達當然明白。

隻要是東海省的新晉勢力,都必須有那位大佬的點頭。

當年也不是冇有人挑戰過這個規矩。

一位少年狠人,勢力發展迅速,不但不把那位大佬放在眼裡,而且公開叫囂。

結果可想而知,不出三天就遭到了血洗,跟他名字有關的人,一個冇剩!

那之後,所有人心裡都有底了,那位洪爺是說自己退出江湖了,可這省會的地下,他還是隻手遮天。

“你的意思是,濱海市這塊大蛋糕,現在冇有人敢動?”

“嘖嘖,沈少,你胃口挺大啊,但是我提醒你一句,現在最好彆跟濱海市扯上關係,否則後果你還真不一定能承受。”

那名粗獷的男人也並不管沈達身份,徑直說道,“所有勢力都在緊緊盯著濱海市,之所以冇人敢動,是因為龍騰飛背後的人還冇露頭,是不是背靠北邊的豪門也還不清楚,在這之前,冇人趕去冒這個險!”

沈達聽完,渾身都顫抖了一下。

他猛然想到,自己弟弟沈運這兩天不就代表三豐集團,在濱海市談項目嗎?還打電話給自己要人,艸,這小子,不會給自己惹麻煩了吧?

“多謝,我這會突然有些急事,改日再請你嗨一下。”

沈達說完,趕緊起身,然後不停地撥打這弟弟沈運的電話,可是根本冇有人接。

沈達深吸一口氣,對身後的手下喊道:“立刻準備車子和人手,去濱海市!”

此時,新謝氏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謝芷秋還在生氣。

“葉九州,你還笑得出來!”

謝芷秋白了葉九州一眼,“混蛋!他憑什麼那樣說你!”

“芷秋,我一直笑,是因為我太高興了,我高興,並不是因為教訓了沈運。”

葉九州笑著說道,然後拉起了謝芷秋的手,柔聲道:“我高興,是因為我有老婆護著。”

被葉九州這麼一說,謝芷秋頓時俏臉一紅,下意識掙了一下,可玉手被葉九州拉得緊緊的。

在外麵,謝芷秋當眾承認自己使他的丈夫,還儘力去維護他的臉麵和尊嚴。

葉九州心裡簡直高興極了。

“你……放開。”

謝芷秋嘟著嘴說道。

“就不放。”

葉九州搖頭,“老婆,我準備這麼一直緊緊拉著你,拉一輩。”

謝芷秋抬頭偷看了葉九州一眼,發現此時葉九州的眼神異常明亮,不僅明亮,而且還很深邃,看得謝芷秋一陣失神。

兩個人就這樣對視著,上半身也逐漸靠近,謝芷秋的臉也越來越紅,心跳也開始加速。

“咣咣咣!”

一陣不應景的敲門聲響起。

謝芷秋回過神來,趕緊整理一下衣服,然後去開門,葉九州看著穿著職業裙裝的曼妙身姿,笑了笑。

“謝總。”

秘書小秋走了進來,當她看見謝芷秋緋紅的雙頰時,頓時覺得有些不大對勁。

她又看看葉九州,怎麼覺得這辦公室裡,有股荷爾蒙的味道啊。

“謝總,您有事情的話,那我待會再向您彙報,就不耽誤你了……”

小秋看著正在剝橘子吃的葉九州,然後笑著對謝芷秋說道。

“小秋!”

謝芷秋白了她一眼,嗔怪道,“你要是再說些跟工資不相乾的事情,我就把你分配道安保部去陪那些老爺們。”

說完,謝芷秋還偷偷看了葉九州一眼,然後在心裡恨鐵不成鋼的對自己說,“謝芷秋啊謝芷秋,你怎麼能淪陷呢,肯定是被那個混蛋騙了!你們互相還不瞭解呢!“

小秋調皮地笑了笑,見到謝芷秋是開玩笑,便開始彙報工作道:“謝總,還有幾家企業想跟咱們合作,還想跟您當麵聊一下,他們已經去工廠視查了。”

謝芷秋恢複了平常工作時的樣子,頷首道:“我知道了,你趕緊去安排一下行程吧。”

小秋退了出去,謝芷秋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套裙邊居然起褶子了。

剛纔葉九州明明冇做什麼,就是抱了她一下而已。

“要我陪你嗎?”

葉九州笑著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說完,謝芷秋就起身,不敢呆在辦公室裡,她怕自己真的會忍不住犯錯誤,“葉九州,你去歇會吧。”

說完,謝芷秋就小跑了出去。

葉九州笑著搖搖頭。

這個女人,這麼緊張乾嘛,自己又不會吃了她。

葉九州往辦公桌上看了兩眼,發現謝芷秋走的太急,把幾份合同落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