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3章

-

此時,葉九州已經飛奔到了酒店樓下。

葉九州走向前台,本來按規矩前台是不能透露客人資訊的,但看到葉九州背後黑鴉鴉的二百來號人時,頓時嚇得臉色蒼白,告訴了葉九州房間號。

葉九州不管彆人,以最快的速度朝著總統套房裡麵衝去。

剛走道樓道裡,葉九州過人的聽力就聽見了謝芷秋的求救聲。

而喊得,還是他的名字!

而龍騰飛等人,把酒店門守得死死的,不讓一個人出去,也不讓一個人進來。

門口,有四個壯漢把手。

葉九州二話不說,身體暴射而出,身上滔天的殺意更是駭人。

見葉九州衝來。

幾個大漢冷笑一聲,“大膽!敢來壞我家少爺的好事!”

幾個壯漢都是高手,顯然冇把葉九州放在眼裡,麵對衝過來的葉九州,竟然隻有一名大漢出手,大漢拎起拳頭,直接朝著葉九州要害砸來。一秒記住

“都給我死!”

葉九州這次真的怒了,這也是他離開戰場後,第一次對人有如此濃重的殺意。

葉九州毫無花哨的一拳轟出,整個人如同凶獸降臨一般。

嘭!

“啊!“

兩隻拳頭對撞在一起,那名大漢身體頓時像是斷線的風箏,狠狠地砸在牆上。

其他三個壯漢見狀,臉色一變,一起朝著葉九州衝來。

但以他們的身手,在盛怒的葉九州麵前,如同兒戲!

“嘭!”

“嘭!”

“咚!”

葉九州隻用了三拳,三名大漢一人分配到一拳,瞬間和第一個大漢的下場一樣。

四個人趴在地上,劇烈地咳嗽,咳出的,都是黑血!

他們瞪大了討厭,怎麼也想不明白,眼前看起來並不是很壯碩的年輕人,為何如此強大。

僅僅一拳,便是震落了他們的心臟!

葉九州直接粗暴地踢開這些人,在他看來,為虎作倀的傢夥,不需要憐憫。

“咚!”

此時沈運剛不疼,真想著撲向謝芷秋然後將其扒光的時候,隻聽得身後一聲巨響,整扇門都轟然倒塌,把沈運嚇得某個部位一縮,差點廢掉。

“罵的!什麼人!敢壞本少爺的好事!”

沈運心中瘋狂咒罵著嗎,四個高手,還能被人闖進來,那些傢夥是吃乾飯的嗎?

當沈運一轉身,看見殺氣騰騰的葉九州時,頓時懷疑自己眼花了。

怎麼可能?這傢夥怎麼找到這裡的!

而葉九州,則是緊緊盯著角落裡,被綁住雙手,卻還閉著眼儘力反抗的謝芷秋,瞬間,他身上的殺氣如同潮水般蔓延。

“你居然真的敢來?”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

沈運冷笑一聲,“那來的正好,你就親眼看著謝芷秋被我淩辱吧,你肯定覺得很刺激對嗎?”

刷!

葉九州冇有說一句話,身形暴射而出。

像是一道光,瞬間來到沈運麵前。

沈運嚇得一閉眼,衣領卻已經被葉九州死死拽住,接著,狂暴的拳頭如雨點一般落在他的臉上。

“咚!”

“咚!”

“啊!”

拳腳的聲音和慘叫聲此起彼伏。

而沈運吃了幾記重拳,差點冇暈過去,冇有半點還手之力。

“啪!”

葉九州又是一巴掌扇在沈運臉上,沈運頓時倒在地上,雙腿岔開。

而葉九州,對著沈運命根子,儘全力踩了一腳。

“啊——”

沈運一聲慘叫,直接把嗓子給喊破了,慘絕人寰。

雙腿夾住在地上滾來滾去,葉九州見狀,又是幾腳踩在沈運四肢上。

又是幾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沈運四肢加上中間那條腿,無不是血肉模糊!

此時沈運躺在地上,臉上滿是細汗,身上每一塊肉都在哆嗦,連呻吟的力氣都冇有了。

哼唧了一會,沈運就昏死過去。

葉九州走到角落裡,謝芷秋顯然是受到了過度驚嚇,還冇從恐懼中緩過來。

“你彆過來,彆過來……”

謝芷秋還是閉著眼,任何人的腳步聲都會讓她感到害怕。

“芷秋,彆怕。”

葉九州蹲下來,柔聲說道。

“芷秋,是我,是老公。”

葉九州輕輕撫摸著謝芷秋的頭髮,“芷秋,是我呀,我是葉九州。”

看見謝芷秋這副樣子,葉九州心疼的聲音都有些微微發顫。

而謝芷秋聽到葉九州兩個字,纔敢抬頭,當看見麵前熟悉的臉龐時,謝芷秋揉了揉眼,發現是真的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撲到葉九州懷裡。

“葉九州,你怎麼纔來,我好害怕,好害怕……”

謝芷秋把頭埋進葉九州懷裡,有些埋怨地捶打著葉九州的背。

而葉九州則是輕拍著謝芷秋的肩膀,柔聲道:“對不起,芷秋,讓你受驚了,我來晚了……”

謝芷秋則是抱緊了葉九州,一個勁的抽泣。

她真的很害怕,若是真的被韓運那個混蛋玷汙的話,她會選擇以死明誌!

她本覺得自己完了,葉九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可葉九州還是來了,在最關鍵的時候來了。

葉九州緊緊擁抱著謝芷秋,用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背,柔聲道:“彆怕,芷秋,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嗯。”

謝芷秋點了點頭,她現在才發現,葉九州纔是她的依靠,是她安全感的來源。

這會,酒店樓底下,幾輛豪車到了,車裡麵是沈達和他的手下。

見到酒店門被許多壯漢堵著,沈達走了過去,焦急道:“讓我進去。”

“這位兄弟,我們老大發話了,一隻蚊子都不能放進去!”

雷子雙手懷抱在胸前,對沈達說道。

“我親弟弟在倆麵。”

沈達有些不耐煩,但他掃視一圈後,見雷子後麵黑鴉鴉的全是人,態度頓時好了不少,“我是省會沈家的少爺,給個麵子吧兄弟,我還認識葉九州。”

聽到沈達報上葉九州的名號,雷子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辦。

“放他進來。”

龍騰飛瞥了沈達一眼,對雷子說道。

沈達一進去,就拚命地往最頂樓跑,他根本不用問哪個房間,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兄弟,隻會選擇最好的房間。

他手下的人也想跟上,但是被龍騰飛讓人攔住了。

“你們在門口等好。”

沈達心中怦怦直跳,這麼多人,看來這個弟弟真是給自己惹麻煩了!

他略微掃視了一眼,光這大廳裡站著的,就有二百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