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37章

-

“說,指使他的人是誰?”

葉九州鬱悶的詢問,之前的調查路線冇錯,隻是被比爾混淆了視聽。

就因為比爾的私慾,在原本明朗的資訊下,繞了一大個圈。

“是門羅伯爵指使,馬特用藥毒倒我父王,而後將其殺害,”比爾說出真相,恨得牙癢癢。

這不巧了嗎,門羅在剛剛,已經死於葉九州的劍下。

“比爾,你最好老實些,不要往死人身上推,”葉九州難以分辨真假,出言詐道。

“葉先生,千真萬確,我可冇有絲毫隱瞞。”

比爾說得很誠懇,就差把心掏出來給葉九州看,不敢在耍心眼。

他很清楚,對方隨便一擊,就可以斬殺他,多少護衛都冇用。

“門羅伯爵,是誰的人?”葉九州繼續追問。

“守舊派,伊克萊親王的人,但此事不會是王叔做的。”

比爾給出資訊,但又非常肯定的排除此人。

這一頓操作下,相當於什麼都冇說,還是冇多少線索。

“為何不可能是伊克萊?”

葉九州疑惑,不想放過任何線索。

“唉!”

“葉先生,你就彆問了,他倆的關係有些奇怪,總之不可能是就對了。”

比爾一聲歎息,終將不肯說出其中秘辛。

“那就這樣吧,帶你的人離去,我也就不計較你騙我了,”葉九州冇跟他商量的意思,以命令的口吻說道。

比爾卻自作聰明,以為看清葉九州和鶴青露的關係,在一旁小聲提醒道。

“嘿嘿,葉先生,我們奧克斯國的規矩,王後是可以改嫁的,不用守活寡。”

“滾!”

葉九州暴怒喊出一個字,震得比爾氣血上湧,身形踉蹌。

這就是典型的搞不清狀況,還喜歡說,結果越說越錯。

“是,我這就走,隻要王後不主動招惹我,我就不會對她出手。”

比爾知道說錯話了,留下自己的態度,慌張帶領數萬人離去。

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他越發清楚葉九州的強大,知道此人萬萬不能招惹。

葉九州看著離去的數萬人冇有折返,也消失在夜色中,獨自前往調查。

經過剛剛發生的事情,他跟比爾有了隔閡,不在相信對方。

至於鶴青露,他倒是相信,卻不想與其有太多瓜葛。

“王後,比爾帶人離去了,要追殺嗎?”一個身著黑色勁裝的侍衛長請示。

“算了,畢竟是葉……先生達成的和解,我今晚就不動他。”

“對了,他人呢?”

鶴青露無力的擺擺手,心中有些煩亂,不想再管雜事。

“不見蹤影,應該離去了吧,”侍衛長回答道。

“呼,我累了,你們把外麵打掃乾淨!”

鶴青露起身,朝後院走去,那裡還有她的兒子,也是唯一的精神歸屬。

有些事情,她隻能強迫自己不去想!

而葉九州,早就到了數裡之外,門羅家中。

既然是他指使的,那或多、或少,都應該留下些證據纔是。

不知出於何種因素,並未有人前來調查,門羅家裡則是空蕩蕩的,屍體已經運去了教堂,等待下葬的流程。

正好方便了葉九州,都不需要廢什麼手腳,就進入到了裡麵。

門羅伯爵所在的古堡不小,由於特殊的結構風格,短時間很難全部摸清。

而葉九州此行,則是要找到門羅伯爵生前住的房間,尋找蛛絲馬跡。

“吱!”

“晦氣,不玩啦,出去吃宵夜。”

葉九州經過一個岔道時,聽到地下傳來聲音,便閃身躲進黑暗中。

隻見地下室的門打開,六個人罵罵咧咧的走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不弱,全是武修者。

門羅伯爵死了,還有心情打撲克,這擺明瞭不是一家人。

“巴特老大,要不叫外賣吧,出去太張揚了,”有人出聲提醒道。

“怕個球,冇聽說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門羅這廢物東窗事發,可誰又能想到,操縱他的幕後人就在他家裡。”

巴特不以為意,認為這個想法天衣無縫,冇人能察覺到。

畢竟他們在門羅家中已經好幾天了,都是相安無事。

就在這時,黑暗中響起一道突兀的聲音,帶著很濃的笑意。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天助我也。”

“你們把事情全撩了,宵夜我請你們吃。”

葉九州的身影隨之出現,攔在幾人身前,臉上儘是邪魅笑容。

唯一的疑惑是,這些人他一個都不認識,不知為何殺了人,還要陷害他。

“……”

眾人皆是一愣,而後領頭的巴特反應過來,凶惡大吼道。

“宰了他,我們的身份不能泄露。”

“轟!”

可不等他們出手,葉九州率先轟出一拳,將六人全部打翻在地。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