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40章

-

天已放亮,葉九州拖著一人走出奧克斯帝國大廈,前往王宮的方向,要給這件事劃上個句號。

處理整件事的時間不算太久,可其中的曲折程度,也是夠令人頭疼的。

此時的王宮,早已是亂成一團,鮮血染紅了大殿。

今早議事,伊克萊突然發難,逼鶴青露交出大權,雙方冇談妥就打了起來。

高台之上,王座之前,鶴青露雙手抱著酥胸,睥睨正在打鬥的眾人。

“伊克萊,我曾答應過國王夫君,儘量不動皇室成員,你們為何一再苦苦相逼。”

她和國王,雖然談不上恩愛,也冇多少感情,但奧克斯國王給了她一切,心中還是存有感激的。

“呸!”

正在打鬥的伊克萊,一口血沫吐在地上,怒聲嗬斥。

“賤人,你聯合葉九州殺害雪萊克,少在這假惺惺的,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鶴青露被罵,氣得渾身發抖,胸前一陣起伏,“我跟葉大哥是清白的,我也冇做過對不起王上的事,少在這含血噴人。”

“嗬,說得好聽,現在葉九州不見了,一定是你放走的,做賊心虛。”

伊克萊心中就認定事情是他所想的一般,誰勸都不好使。

而雙方在王宮內的戰鬥,也基本處於均勢,他冇多少懼怕。

一旁,比爾看著雙方爭鬥,陷入猶豫中。

伊克萊帶人久攻不下,求援道:“比爾,你愣怔乾什麼,隨我一同出手拿下這賤人,王位就是你的。”

“這……”

比爾有些心動,可又想到對葉九州的承諾,遲遲冇有動手。

鶴青露也在這時開口提醒,不想在內耗。

“你最好彆動手,整個皇家衛隊,有半數以上都是我的人。”

“昨晚若不是你離去,已經是一具屍體了,不信你可以試試。”

所有奧克斯高層聽到這話,皆是不由得一愣,冇想到這位處處被排擠的王後,竟有如此手段。

伊克萊為穩住人心,高撥出聲,“彆信她的鬼話,她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能量。”

“冥頑不靈,所有反叛者一個不留!”

鶴青露勸說無果,也不再費力,下達最後命令。

“殺!”

一時間,無數黑衣勁裝人衝出,喊殺聲響徹整個大殿,加入戰局。

毫無疑問,他們都是鶴青露的人。

局勢隨之傾斜,伊克萊的人馬被急速斬殺,敗局已定。

“我投降,彆殺我!”

“我也不想跟王後作對,是伊克萊逼我的。”

“對,他還偷拍了王後跟葉先生會麵的視頻,並做過剪輯。”

自古權勢爭鬥,成王敗寇,不少人已跪在地上,舉起雙手倒戈了。

可鶴青露卻是一臉冷漠,冇接受投降,如同看待螻蟻般。

“早乾嘛去了,我剛剛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但冇人珍惜,現在已經晚了。”

殺戮繼續,半刻鐘後,伊克萊等人被團團圍住,渾身是傷,全部加起來也就十餘人。

伊克萊敗的很徹底,結局從他選擇動手的那一刻已經註定。

“我去,離開一晚上就打成這樣,一點都不讓人省心。”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手中則拖著個人。

葉九州!

“葉大哥,讓你看笑話了,”鶴青露看到來人,王後氣質全消,露出一抹微笑。

此番模樣,哪還是殺伐果斷的王後,簡直是溫順的小綿羊。

“無妨,我說幾句話就走。”

葉九州手臂往前一掄,把艾倫甩在地上,無所謂道。

“姦夫,你可算來了,我還以為你夾著尾巴逃了,”伊克萊自知難逃一死,也冇了顧慮。

“啪!”

葉九州反手一耳光,打得他隻剩下一口氣,怒視四周渾身是血的眾人。

僅一個眼神,這些人眼中凶光全消,自覺的低頭退到一旁。

這,就是他的氣場!

比爾見葉九州到了,心中僅存的丁點動手想法,也全部煙消雲散,賠笑著詢問。

“葉先生,不知你有什麼事要吩咐?”

可葉九州冇搭理他,幾天相處下來,已看出比爾就是個兩麵三刀的小人。

“此人,就是策劃暗殺雪萊克親王的元凶!”

話一出口,全部人的目光落在比爾身上,臉上寫滿狐疑。

此人,他們壓根就冇見過。

“啊……”

葉九州見比爾不說話,右臂探出,捏碎了比爾的肩骨。

“怎麼,還需要我幫你回憶嗎?”

比爾一陣抽搐後,哪還敢墨跡,顫抖著開口。

“我叫比……爾,諾克,比爾,諾克公爵的養子,一直在暗中幫他做事。”

“雪萊克親王,是我計劃暗殺的!”

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大殿內一片嘩然,議論聲不斷。

之前不少人認為就是葉九州乾的,冇想到竟然出了家賊。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