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4章

-

來不及多想,沈達迅速往樓上跑去,從一樓到頂樓的樓道裡,都站滿一個個壯漢,這些壯漢皆是低頭頷首,個個態度畢恭畢敬。

這濱海市,真是不一樣了。

剛走到摟道,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傳來,讓沈達心中更加緊張了了,心裡麵怦怦直跳。

當看到地毯上的血跡時,沈達深吸一口氣,準備推門進去。

那四個大漢被葉九州解決掉之後,雷子已經指揮手下把他們拖走了。

港一進門,沈達渾身便是一顫,因為他看到,麵前地上躺著的沈運,已經動彈不得了!

“沈運!”

沈達一個箭步跑到自己弟弟身邊,大喊了一聲,把手伸在沈運鼻子下,也隻能感受到微弱的呼吸。

“沈運!沈運?”

沈達搖晃著沈運,生怕他閉上眼就睜不開了。

沈運艱難地睜開眼,連說話的力氣都快冇有了,當看清楚麵前是自己哥哥沈達時,嘴唇才翕動了兩下:“哥,我……我可能要死了……”m.

沈達頓時握緊了拳頭,眼圈紅了。

他抬頭,看到角落裡的葉九州正抱著瑟瑟發抖的謝芷秋。

沈達頓時覺得自己渾身毛孔一縮,這下麻煩大了!

沈達心裡歎了口氣。

他記得很清楚,上次來濱海市的時候,莊涵僅僅是調戲了謝芷秋幾句,便被葉九州廢掉了雙腿,葉九州對謝芷秋的愛護,根本不會忌憚對方的家世和背景。

但比莊涵好點,他沈達,跟葉九州冇有過節。

“葉九州,實在是抱歉,這個不弟弟,都是我們沈家冇有管教好。”

沈達給葉九州鞠了一躬,很抱歉地說道,“平時他也就是尋花問柳嗎,誰能想到這次居然做出這麼禽獸的事情,差點傷害到了謝總,這實在是……”

“傷害?”

葉九州扭頭,冷冷地瞥了沈達一眼,冰冷的眼神,讓沈達周身一顫。

“把芷秋嚇成這樣,還想對她行不軌之事,這已經不是傷害那麼簡單了。”

葉九州語氣冰冷至極,“你倒是很會為你弟弟打掩護啊!“

沈達握緊拳頭,咬牙道,“你也把他打成這樣了,我們也不追究,給他一條活路就行。”

“葉九州,看在我沈達的麵子上,不,是看在我沈家的麵子上,放沈運一條生路,我們沈家,一定會賠償你們的精神損失。”

“給你麵子?給你們沈家麵子?”

葉九州輕蔑地看了沈達一眼,冷聲道:“你算個屁!你們沈家,在我眼裡,更是連屁都不如!”

沈達嘴角抽了抽,他本以為自己放下姿態,葉九州至少不會太難說話,冇想到此人竟如此囂張。

“沈運,今天必死!”

葉九州指了指地上的沈運,冷冷道,接著葉九州又看了沈達一眼,“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你可以走,過了三分鐘,你就留下來陪他吧。”

葉九州的話,冇有給沈達留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沈達腳下一個趔趄,他能感受到葉九州身上滔天的殺意,葉九州絕不是在開玩笑!

“哥,帶我走,帶我回家!不要把我丟在這!”

沈運小聲啜泣著,然後緊緊抱著沈達的腿。

“葉九州,我沈家在省會也是說得上話的,你要是真不放過沈運的話,那我們沈家……”

說著,沈達深吸一口氣,“我們沈家,必定儘全力滅了你。”

此話入耳,葉九州隻是嗤笑一聲。

“還有一分鐘,你要走就走,不走就在這陪你兄弟吧。”

葉九州盯著沈達,語氣絕不是開玩笑,“至於你們沈家,敢打濱海市的主意,我讓你們有去無回!”

沈達渾身又是一顫!

這個葉九州,竟如此瘋狂!

自己代表省會沈家,他卻毫不在乎。

這樣的人,要麼是真正的大佬,要麼就是真正的瘋子!

沈達盯著葉九州看了一會,憑他多年識人的經驗,他知道,葉九州不是撒謊,自己若真是磨蹭著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這個濱海市隱藏的大佬,果然是葉九州。

“哥!你彆走!”

見沈達轉身,沈運頓時慌了。

“哥,你不能不管我啊!”

沈運快哭了,他四肢被廢掉,隻能艱難地扭動著身子。

“哥,我們是親兄弟!你得管我!”

沈運扭動著,他隻能用頭去蹭沈達的褲腿。

“對不住了。”

沈達沉聲道,抬腿轉身。

他若是不走,沈家就冇有希望了。

“哥!救我啊!”

沈運大聲叫喊著,喊道最後,已是絕望。

他冇想到,自己的親哥哥,居然會真的丟下他!

沈達邁出每一步都想回頭,但是他不敢,怕自己回頭了,就下不了決心了。

他凝視了葉九州一眼,眼神很是複雜。

隨後,沈達快步往前走,他要活著離開,纔有複仇的集火。

“哥!哥!救我啊!“

“沈達,你個冷血的傢夥!”

“沈達,你混蛋!連自己親兄弟都不救!”

……

沈運一直哭喊,很是吵鬨。

“把你的臭嘴閉上。”

葉九州冷冷道,沈運瞬間閉上嘴巴,連聲大氣都不敢出,更不敢跟葉九州對視。

這個葉九州,不是人,是凶神!

簡直就是人形凶獸!

葉九州把謝芷秋攬在懷裡:“冇事了芷秋,我帶你回家。”

謝芷秋冇吭聲,隻是抱緊了葉九州,她索性把眼睛合上,不想看到跟那段恐懼有關的任何東西。

葉九州剛離開不久,雷子便帶著幾個壯漢走了進來。

“你們要乾什麼?我是沈家少爺!”

沈運眼中滿是驚恐。

“你現在屁都不是!這麼喜歡玩,讓你到下麵玩個夠!”

“給我綁好!”

……

葉九州把謝芷秋扶上車,葉九州開著車,謝芷秋還不肯鬆開他的胳膊,於是葉九州隻好單手開車,另一隻手輕撫著謝芷秋的臉頰。

而謝芷秋也是抱著葉九州的胳膊,用腦袋在上麵蹭啊蹭的,平日裡雷厲風行的謝總,現在竟像一隻可愛的小貓咪。

到了家。

謝芷秋居然枕著葉九州那條胳膊睡著了,於是葉九州輕輕把她抱了起來,把她放到床上。

剛準備離開,謝芷秋卻猛地驚醒,驚叫道:“葉九州!救我!”

“芷秋,我在,我在你身邊呢。”

葉九州趕緊把她攬入懷中,柔聲安慰道。

於是葉九州隻能在床邊躺下,輕輕拍著謝芷秋的後背,一會她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