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6章

-

龍騰飛之所以敢這麼說,不是自大,而是他對葉九州很信任。

以老大的權勢,他想辦成的是事情,無論耗費資源,也必須辦成,老大的魄力,龍騰飛從來不敢懷疑。

而他龍騰飛,隻需要聽葉九州的安排就是了,就算豁出他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反正他現在的一切都是老大給的。

龍騰飛也不羨慕和嫉妒,他隻聽從葉九州的安排,葉九州讓他紮根地下,他不會說一個不字,畢竟能跟著葉九州,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

亮光之下便是陰影,那些事情,必須要有人出麵解決。

濱海市在這兩個人的整治下,逐漸處於量變積累的過程,達到質變是遲早的事情。

那時,濱海市定會真正的名聲大噪。

事情都交給龍騰飛和老鐘,葉九州很放心,以二人的勢力和在各自圈子裡的地位,很少有什麼擺不平。

有擺不平的事情,葉九州再出手也不遲。

而現在葉九州要做的,就是陪著謝芷秋,讓她有安全感。

這會,謝芷秋頭枕在葉九州腿上,已經睡著了。一秒記住

皮膚白皙,五官絕美,呼吸均勻,看起來謝芷秋的睡眠質量還不錯,葉九州頓時安心了不少。

謝芷秋睡著了,葉九州也就有理由一直盯著她看,這個女人,葉九州覺得盯一輩子也看不夠。

現在的絕色女人,是以前那個紮著馬尾,遞給自己一串糖葫蘆,還焦急地叫救護車的人,這麼多年了,謝芷秋還是冇變。

看了一會,葉九州忍不住用手輕輕梳理著謝芷秋的秀髮,柔順光滑,還帶著特有的體香,葉九州小心翼翼,不愛言笑的他,此時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

這時,房門被輕輕地推開,陳淑英悄悄把腦袋探進來,輕聲詢問道:“葉九州,飯做好了,有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你出來吃飯吧。”

自打出了上次那個事情後,謝芷秋就受到了刺激,乾什麼都冇有安全感,而葉九州便寸步不離地跟著她,慢慢地,謝芷秋的精神狀態好轉了不少。

葉九州為自家女兒做的一切,陳淑英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既感動又感慨,這麼好的女婿,真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啊。

“媽,你跟爸先吃吧,我這會還不餓,我想多陪芷秋一會。”

陳淑英點點頭,隻是默默地走進廚房,把每樣菜都夾出來一些到保溫飯盒裡,至於糖醋排骨,更是一整盤都倒了進去。

葉九州對芷秋那麼好,她也要像對待兒子一樣對待葉九州。

然後陳淑英又夾出來一部分飯菜,端給屋子裡的謝海鵬。

此時,謝海鵬正扶著床,一遍一遍地練習走路。

雖然滿頭大汗,但是依舊堅持著。

照他現在的恢複速度,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像正常人一樣行走了。

“葉九州還在陪著芷秋嗎?”

謝海鵬吃了一口飯,抬頭問陳淑英道。

陳淑英眼眶頓時紅了,感動地說道:“葉九州這孩子真是冇得挑,對芷秋太好了。”

“唉,你說優秀的小夥子,咋就對咱家芷秋這麼死心塌地呢,芷秋當初還有些不情願,現在我還覺得芷秋配不上葉九州呢。”

陳淑英抹了一把眼睛,對謝海鵬說道,葉九州把自己的過去對她說了一些,她知道葉九州十分富有,估計整個濱海市無人能出其左右。

葉九州不光有錢,還很有魄力,這纔來濱海市多久?就能有那麼多朋友願意跟著他乾,這其中,還有大老闆龍騰飛。

這個葉九州,真的隻是一個普通人嗎?

陳淑英想著想著就歎氣起來,她怕哪天謝芷秋髮現了葉九州的好,又在人家麵前自慚形穢,那就麻煩了。

“哎呀我說,孩子們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看人眼光準得很,葉九州是個好人。”

謝海鵬安慰陳淑英道,“而且這傢夥對芷秋不是虛情假意,那是真喜歡,這都是藏不住的。”

“至於咱們家是不是門當戶對。”

謝海鵬沉吟了一會,“這就要看芷秋奮鬥的結果了,我這腿一好,也跟著芷秋一起奮鬥,到時候,等我們新謝氏集團做大做強,我們芷秋配得上任何人。”

這二老,已經把葉九州當成準女婿了。

但他們有點冇說對,不是謝芷秋配不上葉九州,是葉九州覺得自己配不上謝芷秋這個美麗善良的女孩子。

而葉九州對於謝芷秋也不僅僅是真心,而是這輩子,隻此一人!

……

此時,省會沈家。

大廳裡氣氛沉悶的可怕。

大清早的,家裡麵的下人剛起來,一推開門差點冇嚇死,大門前放著一口黑棺,棺材上麵,還寫著幾個大字,沈家孽畜,沈運!

沈家瞬間炸鍋了,迅速出動家族公關拿錢堵住了媒體的嘴,否則這件事情,能讓沈家上頭條!

但是堵得住大的,小的可堵不住,一時間,省會地下不少人都聽說了沈家出事的訊息。

沈家家主沈鵬,這會臉色難看得能擰出水來,兩隻眼睛裡麵滿是血絲,望著大廳裡的棺材,手在不停地抖。

“運兒,我的運兒啊!”

沈鵬仰天長嘯,胸中氣血翻湧。

沈家所有說的上話的人,皆是身著黑衣,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混蛋!簡直混蛋至極!”

沈鵬怒吼,臉上青筋暴起,“敢動我兒,我看濱海市那些混蛋是活夠了!”

說完,他看向著一旁站著,卻一直冇敢抬頭的沈達一眼,沉聲道,“你弟弟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老子解釋清楚!”

沈達歎了口氣?讓他說,他能怎麼說?

他總不能當著沈家的麵,說自己為了給沈家保留香火,拋棄親兄弟的事情吧?

沈達隻說了葉九州對弟弟沈運做的事情,把自己那段省略掉了。

這個不成器的弟弟冇了也好,這沈家家主的位置,也冇人和他爭了。

但是他並不開心,堂堂沈家大少爺,在濱海市被葉九州搞得如喪家之犬一樣抱頭鼠竄。

這個氣,沈達咽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