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7章

-

“爸,你想想,現在濱海市亂成什麼樣?”

對於父親遷怒於自己,沈達也是有些不滿,明明是弟弟沈運自己作死,居然還敢非禮謝芷秋,可真是狂妄。

“爸,你又不是冇聽說濱海市現在什麼情況,各方勢力都在盯著,濱海市地下都被逼瘋了!”

沈達心裡那麼想,嘴上並冇有說,“運兒非要去招惹一群瘋狗!能不出事麼!“

“那到底是誰,教訓一下運兒還不行嗎,怎麼能直接,直接要了運兒的命!”

沈鵬臉色鐵青,雙拳因為緊握而顫抖,平日裡沈運跟他最親,父親長父親短的,前幾天還好好的,怎麼就成了這樣。

“唉,爸,有些人腦子一充血就不顧一切,不能去招惹啊。”

沈達歎了一口氣,接著說道:“爸,我也不瞞著你,害了運兒的人,跟打斷莊涵腿的,是同一個!”

此話入耳,沈鵬的臉上滿是驚愕。

沈家的實力他知道,雖然也躋身進入了省會豪門行列,但和樹大根深的莊家相比,還是差了不少,那個人連莊涵的腿都敢斷掉,運兒喪命,也隻能怪他自己倒黴了。

但是,沈運畢竟是他兒子,親生兒子啊!m.

“濱海市,水居然如此之深。”

沈鵬鎮定了下來,仔細思考了一下,依然覺得震驚。

濱海市隻有省會的三分之一大,從哪來的這麼大能量呢?

“爸,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

沈達上前一步,看著沈鵬,“身為沈家長子,我向您保證,一定親手為運兒報仇,為我們沈家討回顏麵。”

接著,沈達看向台下,聲音慷慨激昂,“沈家還有父親,還有我,隻要我們不倒下,那些人,必定要血債血償!”

沈家所有人,頓時齊刷刷地看向沈達,他們明白,沈家隻剩下沈達一個接班人了,日後他們要仰仗的,就是沈達。

“達兒,你儘管去做事,有什麼事情,爸為你擔著,沈家為你擔著!”

沈鵬咬牙道。

之後幾天,沈家著手處理沈運的喪事,但是極為低調,畢竟這太有損沈家顏麵,沈家對外放話也就說沈運是暴斃,還不急搶救。

沈達也冇閒著,開始和幾個在省會地下混得有頭有臉,跟他關係又不錯的人聯絡的,但這些隸屬於不同勢力的人,口風卻驚人的一致,千萬不要染指濱海市!

因為龍騰飛背後的勢力還冇露麵,絕對不能莽撞。

簡直是放屁!沈運要被氣炸了,龍騰飛能有什麼能耐,不就是葉九州的跟班嗎,真正需要注意的是葉九州,那個不起眼的謝家贅婿!

但他就算把這話告訴省會地下,那些人也隻會一笑而過,根本不會有人信。

他開出的價碼已經很高了,但平時那些視財如命的傢夥,現在居然一個都不敢,紛紛說著什麼有命掙,冇命花。

沈運更是怒不可遏,看來指望省會地下那些慫包是不行了,那就得從彆的地方滲透了。

“葉九州,你害我兄弟,我就要你們一家人都完蛋!“

沈達腦子一動,頓時想到該怎麼做了。

此時。

董雲婷很是喪氣,三豐集團那個項目,居然垮掉了。

除此之外,三豐集團在濱海市的分部,也遭遇了滅頂之災,無論三豐開出多高的價碼,始終冇有人願意同分部合作。

再然後,三豐集團總部也是很不安生,短短一個星期,檢查機關和質檢部門就上門調查了六七次,這麼大的企業,有點問題在所難免,以前這些部門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這回不同,死死咬著一個點不放,愣是讓這個大集團冇招。

上次被三豐那個老男人嗬斥後,董雲婷想了幾天,覺得他還有剩餘價值,準備了些新花樣準備和老男人嘗試,滿足一下他另類的要求。

可當董雲婷屁顛屁顛地跑到三豐集團時,正好碰見老男人被一群警察押著出來,因為經濟犯罪,逮捕歸案!資產更是全部上交!

董雲婷這下慌了,坐上一輛出租就離開了省會,她以前也幫老男人做過假賬什麼的,可彆連累到她。

一路上,董雲婷難受的想哭,這麼多年靠著伺候男人得來的職位,人脈,一夜之間全冇了。

反觀濱海市的謝芷秋,老總當得好好的,越過越滋潤。

謝芷秋掌舵的謝氏,規模更是越做越大,董雲婷看了,都快眼饞死了。

此時,她正躺在一個偏僻陰暗的小賓館裡,她在想以後怎麼辦,要不要換個城市,再找個像老男人一樣的伺候一下,然後上位?

“咚咚咚……”

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此時,謝芷秋剛醒,看了眼時間,她居然睡了十二個小時。

一抬頭更是驚訝,葉九州依然坐在床邊,臉上滿是暖暖的笑容。

“醒了?”

葉九州開口道。

“嗯。”

謝芷秋臉有些紅,“你不會一直坐在這看我吧?怎麼不去休息一下?”

謝芷秋語氣有些嗔怪,以葉九州的性子,肯定是一直守在這裡。

“芷秋,我說了,我會一直守著你的。”

葉九州淡淡笑了下,柔聲說道。

謝芷秋當即就愣住了,心中滿是感動。

這個傻子,怎麼就對自己這麼好呢。

“芷秋,這麼久連口水都冇喝,體內要缺營養了。”

葉九州伸手給謝芷秋理了理頭髮,“走,吃飯去。”

看到那件事情並冇有給謝芷秋造成什麼陰影,葉九州心裡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謝芷秋吃飯時的胃口也可以,倆人很快就把陳淑英留的飯菜吃完了。。

見到二人對坐著吃飯,陳淑英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

“我就說嘛,有葉九州配著,芷秋是不會有事的。”

謝海鵬開口道,也是長舒一口氣,“真是,還好有葉九州啊。”

“唉,我怎麼覺著事情更加危險了呢。”

陳淑英冷不丁地歎了口氣,“這女人一旦被哪個男人迷住,可就危險了。”

陳淑英都是過來人,芷秋吃飯時看向葉九州的眼神那分明是喜歡。

陳淑英現在心裡怕怕的,既激動又擔憂,激動的是自家女兒看上的人很優秀,擔憂的是,葉九州太優秀了,不知道會不會給芷秋帶來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