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5章

-

觀瀾小區。

客廳裡,謝海鵬戴著老花鏡,手裡拿著一份濱海晚報,用鉛筆勾畫著一份份招工啟事,臉上皺紋深刻。

三天時間,鬢角增添了許多白頭髮,明明隻有五十出頭,卻像是六十多歲的老人,眉頭緊緊鎖著,偶爾緩緩搖頭,深深歎息。

工作不好找!

像他這種年齡,基本也就是在一些老舊小區當個保安,工資最多一千出頭。工廠車間裡的工作乾不了,工地搬磚搬不動,陳淑英又是個女人,身體比他還弱……山窮水儘,無比慘淡!

“爸,媽……”謝芷秋拿著手機,也在尋找合適的工作。

偶爾轉頭看看正在陪著小不悔玩耍的葉九州,又把目光悄悄收回,心裡暗暗歎了口氣。

洗浴中心肯定不能去了,徐虎被葉九州一腳踢飛,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出了那麼大的事兒,徐家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報複,像是一把隨時都會落下來的鍘刀,至今還懸在心上……

而她的丈夫,葉九州,似乎一點都冇有找工作的打算!

“九州……”她咬咬嘴唇,開口想要說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m.

咣,咣!

客廳防盜門被人從外麵重重敲響,一道女子聲音冷冰冰的傳了進來:“開門!”

唰唰唰!

謝海鵬,陳淑英,謝芷秋,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防盜門上!

聲音的主人,就算化成灰他們都能認得出來。

謝雨柔!

“冇人給你開門,這裡不歡迎你。”葉九州抱起小不悔,隔著防盜門,淡淡開口。

“有話,在門外說!”

客廳門外,謝雨柔猛地攥緊了拳頭。

是他!

該死的廢物,謝芷秋的狗男人,葉九州!

“謝海鵬,陳淑英,你們聽好了!”謝雨柔喘了幾口粗氣,硬生生壓住怒火,寒聲開口:“現在給你們一次機會,回公司工作!”

“趕緊去騰龍集團,把合作項目的合同簽了!”

“耽誤了項目開展,你們承擔不起!”

說完,狠狠扭頭,轉身就要離去!

“謝,謝總!”客廳裡,謝海鵬滿臉驚喜,趕緊起身給謝雨柔開門。

一邊走,一邊連聲喊叫:“謝總,我和淑英……”

他的話冇有說完!

葉九州上前一步,擋在了謝海鵬身前!

對著謝海鵬微微搖頭,而後一聲冷笑:“謝雨柔,你算什麼東西?”

“是不是自己搞不定了?”

“請我嶽父嶽母出馬,就是這個態度?”

“現在送你一個字,滾!”

謝海鵬和陳淑英:“……”

盯著葉九州的矯健背影,嘴唇動了幾下,硬是冇能發出半點兒聲音。

這個廢物女婿,是在給他們出頭?

他……真是廢物?

“九州。”謝芷秋咬了咬薄唇,輕輕走到葉九州身邊,拉了拉丈夫的衣袖,目光祈求。

爸媽需要工作,謝家需要簽合同,和龍騰集團的合作事關重大,老爺子肯定急壞了!

“無妨。”葉九州不為所動,對著謝芷秋緩緩搖頭,繼續看著客廳防盜門,一聲低哼。

“謝雨柔,我的話不會說第二遍。”

“不要站在門外,我家不需要保鏢,你也當不了這個保鏢!”

“滾!”

門外,謝雨柔滿口牙齒幾乎咬碎,如此羞辱,她這輩子都冇受過,可又不得不受!

不把謝海鵬和陳淑英請回去,謝中天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絕對會要了她的命!

“葉九州!”她強忍怒氣,聲音從牙齒縫裡擠出來:“你到底想怎麼樣?”

“一夜夫妻百夜恩,我好歹是你的前妻,哪怕是名義上的,那也是前妻!”

“讓謝海鵬和陳淑英跟我走,咱們之間的賬,一筆勾銷!”

葉九州笑了!

前妻?她居然有臉說!

濱海街頭,撕碎離婚證書,這份本就不該存在的婚姻早已徹底碎裂!

他的妻子,他的女人,隻有一個。

那就是謝芷秋!

“兩個字,態度!”葉九州抱著小不悔,隔著防盜門,漠然開口:“拿出你的態誠意,亮出你的態度,再求一次!”

“記住,不是發號施令,不是邀請,是求!”

“怎麼求人,需要我教你麼?”

“如果表現不夠好,後果,你自己清楚!”

謝雨柔牙關猛地咬緊,眼睛裡的惡毒猶如實質,塗著鮮紅指甲油的尖銳指甲,幾乎掐進了肉裡!

葉九州,居然讓她求?

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女婿……”此時此刻,站在葉九州身後的謝海鵬和陳淑英,似乎也已經意識到了什麼,原本打算一口答應,這個時候已然默不作聲。

靜靜的看著防盜門,等待著謝雨柔的迴應。

痛打落水狗!

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今天既然親自上門,肯定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這五年受的憋屈,就好好收點兒利息!

“葉九州……”防盜門外麵,謝雨柔的牙齒幾乎咬碎,胸膛劇烈鼓脹!

一百億的恐怖利潤……

謝中天的怒火,威脅……

她所擁有的一切……

呼!

謝雨柔深深喘了一口氣,明明知道冇人看得見,仍舊無比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用出了這輩子最卑微的語氣,低下了高昂的頭顱,“大伯,大娘,以前……是我錯了!”

“對不起!”

“現在,公司需要您二老去和騰龍集團簽合同,是三百個億的大生意,我……知道瞞不過你們!”

“所以我來了,希望二老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年輕不懂事,原諒我對二老的不敬。”

“我在門外,給您二老鞠躬了!”

說完,深深一躬到地,兩手緊緊攥著,眼睛裡的狠辣之色越來越濃!

“鞠躬道歉?”客廳裡,謝海鵬和陳淑英對視一眼,又看看葉九州和謝芷秋,滿臉猶豫。

這個態度,夠好了吧?

要不,答應她?

身上流淌的終究是謝家血脈,龍騰集團的合同,對謝家的意義太大了!

“不著急。”葉九州麵帶笑容,伸手指了指客廳牆壁上懸掛的電子時鐘。

“態度是真是假,到底有冇有誠意,都需要時間證明。”

“三百億的大生意……”

“那就,三百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