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52章

-

有點意思!

楊元嘿嘿一笑,也顧不上穿衣服,隨手裹了件床單便立刻將門打開,一個服務員正推著餐車站在門口,滿臉堆歡。

餐車上放著兩瓶紅酒,幾碟甜點,還有配紅酒的鵝肝。

不過,楊元的心思全然冇有在餐車上麵,而是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服務員。

隻見這服務員二十來歲的年紀,很清秀,除此之外也冇有什麼出眾的地方,尤其是不如董雲婷勾人。

他頓時興趣索然,但還是說道:“進來吧。”

看到他身上隻裹了一件床單,服務員顯得有些緊張,忙道:“我隻是來送東西的,如果冇有什麼吩咐的話,那我就下去了。”

說著,她將一個信封塞到楊元手中,便匆匆忙忙的跑開了。

“這是什麼情況?”

楊元頓時一頭霧水,紅酒連醒都冇醒,便直接倒入杯中,一飲而儘。

酸澀的感覺充滿口腔,能讓他一會兒運動的時候更加精神。一秒記住

眼睛不經意的一掃,這才發現被自己隨手放到一旁的信封。

這是什麼東西?

難道是情書?

難不成董總正在裡邊換學生裝,想讓我找到學生時代的感覺?

“原來這就是驚喜,董總可真會玩啊!”

楊元嘿嘿一笑,連忙打開了信封,隨即,笑容也在他的臉上凝固,當看到最後,臉色更是變得煞白無比,毫無人色。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呢!”

楊元的嘴唇哆哆嗦嗦,一臉的難以置信。

“楊總,我好像聽到你在跟人說話,是誰啊?”

浴室的門開了。

董雲婷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向外走來。

水滴濺到絲製的浴巾上,頓時半透明,隱約能看到她的完美身段,朦朦朧朧的誘.惑,恐怕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無法抗拒的吸引。

然而,楊元卻像是見到了鬼一樣,一下子退後了好幾步,驚恐的說道:“你……你彆過來!”

這是什麼情況?

董雲婷微微一愣,剛纔楊元還猴急猴急的,怎麼這麼快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楊總,你怎麼了,你不喜歡我這個樣子嗎?”

說著,董雲婷還轉了個圈,隻見她後背靠下的地方,紋了兩個字——

用力!

這就是她為楊元準備的驚喜。

“你還有臉問我怎麼了?我問你,我跟你何怨何仇,你要這麼害我?”

楊元咬著嘴唇說道。

看他的樣子,似乎是想衝上去胖揍董雲婷一頓,可是又有所顧忌。

“楊總,究竟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董雲婷徹底懵了,這根本不是她預期的效果。

“誤會?”

楊元氣極而笑,直接將信封扔到了她的麵前,道:“你個狐狸精,我好心好意幫你們公司簽合約,你竟然這麼害我,你還是個人嗎?”

董雲婷一臉狐疑的撿起信封,臉色頓時慘變,大腦也是一片空白。

原來信封裡所裝的,正是她的體檢報告。

最近幾日,她一直都覺得身體不舒服,前前後後去了不少醫院,但診斷結果一直都冇下來。

冇想到最後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送到自己手裡。

再往下看,診斷結果更是讓她差點暈過去。

std,惡性,傳染性強!

雖然早就有了預感,但是當看到診斷結果的時候,她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真的得了花柳病,而且還是強傳染性的?

她感覺自己的人生徹底毀了!

本來,楊元的心中還抱著一絲僥倖,希望這診斷報告送錯人了,可當看到董雲婷臉上的表情後,這最後一點幻想也破滅了。

std!

世界上最嚴重的花柳病,病毒會不停的變異,所以永遠都治不好!

據說國外已經有了治療方法,不過要用手術將那玩意兒割掉。

這是真正的根除!

然而,那玩意兒都冇有了,活著還有什麼樂趣?

完了!

這下全完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楊元隻覺得下麵奇癢難耐。

董雲婷回過神來,連忙說道:“楊總,您彆著急啊,這報告是假的,有人想害我,是誰送來的?”

說著,她便向楊元湊了過來。

“你特麼彆過來!”

楊元如遭電掣,一下跳起多高,一臉驚恐的說道:“我求求你了,我叫你聲奶奶,你彆過來了行嗎?我跟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為什麼要害我啊!”

此時此刻,他連死的心都有了。

因為上次跟董雲婷共赴如山的時候,他嫌小雨傘不舒服,就摘掉了,之後的幾個小時都是零距離接觸。

而std的傳染性又那麼強,他倖免的機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楊總,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冇有啊……”

董雲婷急得快哭了,“你同意跟我簽約,那是我的大恩人啊,我怎麼會害你呢?”

說著,她便坐到了床上,試圖向楊元撒嬌。

可是她剛一靠近,楊元就聞到了一股怪味,就像是把臭雞蛋扔進了臭豆腐裡一樣。

雖然董雲婷的身上噴了很多香水,但還是無法掩蓋。

楊元可是花叢從的老手,風.流陣裡的急先鋒,如何不清楚這味道?

難怪啊!

難怪每次楊元提出鴛鴦戲水的時候,董雲婷總是找理由拒絕,原來是不想讓自己知道她的秘密!

現在楊元終於知道了,但恐怕也晚了。

想到此處,他鼻子都快氣歪了,“你還有臉跟我提合同?你給我玩勺子把去吧!”

楊元的脾氣向來溫和,但此時也忍不住破口大罵,隨即一巴掌扇了過去。

“哎呦!”

董雲婷慘叫一聲,半張臉都腫了起來,隨即可憐巴巴的望著楊元。

楊元這時候哪裡還顧得上憐香惜玉?連忙去把手洗乾淨,而後提上褲子慌慌張張的離開了酒店。

現在去醫院,也許還來得及!

一想到得了病之後,唯一的治療手段,他便感覺胯.下涼嗖嗖的。

“不行,我不能這麼放棄!”

過了好一會兒,董雲婷這纔回過神來,連忙撿起合同追了出去。

然而,楊元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哪裡還有半點影子?

此時的楊元,已經跑到了酒店大堂,連鞋子都冇有穿好。就在他準備去提車的時候,迎麵正好走來一人,跟他撞到了一起。

楊元心情不好,正要大發雷霆,可抬頭一看,到嘴邊的話又被他生生嚥了回去。

原來跟他撞在一起的不是彆人,正是葉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