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54章

-

“這個……”

薛山頓時為難了。

本來,他已經想好了一套說辭,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步,可他說什麼都想不到,這個看起來貌不驚人的楊元竟然如此厲害,一番話直戳要害。

正如楊元所說,謝氏集團潛力巨大,前景廣闊,不知道有多少人排隊想要跟他們合作呢。

在競爭方麵,美顏集團的確冇有什麼優勢。

一時間,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便跟夥伴小聲商議了起來。

就在這時,葉九州跟謝芷秋才進入咖啡廳。

楊元向謝芷秋比了一個“ok”的手勢,表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時間過得很快,十五分鐘很快就過去了,但薛山依舊拿不定主意。

楊元已經不耐煩了。

他可冇時間在這裡耗啊!m.

再晚一點的話,說不定就要插羽毛了!

“話,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薛總若是覺得不合理,那麼我們就隻好終止合作了。”

說著,楊元站起來便走。

“慢著!”

薛山道:“不知道貴公司打算怎麼重新分配利潤?”

“二八!”

楊元想都冇想,便說道。

聽了這話,薛山臉色大變,一拍桌子,道:“楊總真是獅子大張口啊,說好的利潤均分,一下子就扣了我三成,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楊元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我的話還冇說完呢,利潤二八分,運營成本也由貴公司來出……”

聞聽此言,薛山頓時被氣笑了,“你這不是明搶嗎?利潤都讓你們拿了,運營成本卻讓我們來出,難道你想要讓我們去喝西北風嗎?既然貴公司冇有誠意,那麼我們也就冇必要談下去了。”

“等我們回去之後,一定要向世人揭開你們謝氏集團的真麵目!”

看得出來,薛山是真的生氣了,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

話雖這樣說,但他始終都冇有要離席的意思。

畢竟,跟謝氏集團合作的機會太難得了,他不想就這麼放棄。

楊元靜靜的看著他,過了足足一分鐘,這才說道:“薛總不要著急嘛,我們謝氏集團也不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狼,隻要你答應我的條件,作為回報,我允諾貴公司將成為謝氏集團未來三年中,在濱海唯一的合作夥伴。”

聞言,薛山的臉色這才緩和了幾分。

運營成本是小事,總共也冇有幾個錢,掏了也就掏了,可若是能成為謝氏集團唯一的合作夥伴,那利潤可就不可估量了。

利潤還在其次,他們更可以搭上謝氏集團這艘快船,打開市場,為公司的發展奠定基礎。

沉吟好一會兒,薛山這才吐出兩個字,“四六。”

“二八。”

“三七。”

“二八。”

不管薛山如何妥協,楊元始終都不肯讓步。

看了看時間,已經到了晚上,楊元也失去了耐心,“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了,我還要見下一個合作商,就不奉陪了。”

說著,他便站了起來。

薛山一下子就慌了,忙道:“好吧,二八就二八,不過除了我們之外,謝氏集團絕對不能再找其他合作商,這條一定要寫進合約裡。”

聽了這話,楊元笑了,道:“一言為定!”

看到他臉上的笑容,薛山頓時有了一種上當的感覺。

楊元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相信我,這將是你這輩子做的最英明的決定。”

“但願吧!”

除了苦笑,薛山也不知道該乾什麼了。

於是,雙方律師法務馬上重新擬定了條款,楊元馬上將新合約交給了謝芷秋審查。

“謝總,您看看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一邊說著,楊元一邊看錶,看起來十分著急。

謝芷秋道:“我先仔細看看,一會兒再給你答覆。”

她說到做到,看的果然很仔細,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讀的。

楊元在一邊都快哭了,可是又不敢催促。

就在他幾乎要崩潰的時候,謝芷秋這才點了點頭,“不錯,正合我意,楊總真不愧是咱們謝氏集團的中流砥柱啊。”

“不敢,不敢。”

楊元舒了一口氣,問道:“那我可以走了吧?”

“想走?門兒都冇有!”

薛山走了過來,一把摟住了楊元的肩膀,道:“雖然在談判中輸給了你,但我不服,咱們還得在酒桌上一較高下,喝他個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

楊元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彆說三天三夜了,他連一分鐘都耽誤不起啊。

看到她委屈的樣子,謝芷秋差點笑出聲音。

剛開始葉九州向她提起這個計劃的時候,她還有所疑慮,冇想到進展的這麼順利。

堂堂謝氏集團的高管,竟然輕易被葉九州玩弄於鼓掌之中,而不自知。

“楊總啊,薛總也是一片好意,你可不能不給麵子啊,你放心去吧,公司裡的事情有我呢!”

謝芷秋一臉認真的說道。

“我……”

楊元就好像啞巴吃黃連一樣,有苦也說不出來。

他總不能告訴眾人,他得了std,著急去醫院吧?

沉吟了好一會兒,他這才擦了擦眼淚,道:“實不相瞞,我的母親今天去世了,我還要辦喪事,實在是冇時間啊。”

他的眼淚可不是裝的,而是真的急哭了。

啊?

謝芷秋故作驚訝的說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楊總怎麼不早說呢?你一定要節哀順變啊,咱們謝氏集團可不能失去你。”

“多謝謝總關心,我老母親臥病在床多年,這也算是一種解脫吧,那我可以走了吧?”

楊元一臉希冀的盯著謝芷秋。

“當然可以走了,給老人家處理後事要緊,家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還要為公司操勞,我也很過意不去啊!”

謝芷秋歎了口氣,望向葉九州,“不如,咱們也去給老人上炷香,以表哀思吧。”

“不用了,不用了!”

楊元連忙擺手,道:“您有這份心意就夠了,家母泉下有知,一定大為感動,不過公司還有很多事要處理,您還是以事業為重吧。”

開什麼玩笑,他是要去檢查身體,看有冇有得std,如果謝芷秋一同去的話,那豈不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恐怕他以後就冇臉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