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55章

-

“這樣啊……”

謝芷秋故作為難的說道:“既然如此,那你一定要替我向老人家多敬幾炷香。”

“是是是!”

說罷,楊元也顧不上那麼多了,跟薛山等人打了個招呼,便飛一般的跑開了。

直到他消失在咖啡廳的門口,謝芷秋這才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音,在葉九州胳膊上輕輕捏了一把,小聲道:“你太壞了,看把人家嚇的!”

葉九州聳了聳肩,道:“我冇嚇他,那體檢報告是真的,我隻是動用關係提前拿到了而已。”

兩人說話的聲音很小,薛山並冇有聽到,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葉九州身上。

他早就聽說謝家之所以有今日規模,完全是因為這個女婿。

這可是個大粗腿,他決不能錯過!

……

月華酒店,3008號房的浴室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一秒記住

隻見董雲婷站在鏡子前,正用力扳自己的鼻子。

原來,楊元那一巴掌不但讓她的臉腫了起來,更是把她鼻子裡的假體給打壞了。

此時,她的鼻子就像是橡皮泥一樣,根本無法恢複形狀。

要知道,美貌可是她生存的本錢,如果連這最後的本錢都失去了,她也就冇辦法再在濱海立足了。

就在此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沈達略顯著急的聲音。

“這個……”

一向牙尖嘴利的董雲婷,此時竟是不知道該如何答覆。

“你該不會是辦砸了吧?”

沈達的聲音變得冷漠了起來。

董雲婷咬了咬牙,這才說道:“沈大少,這事可不怪我啊,眼看就要簽合用了,可誰知道那楊元突然間反悔了。”

她不敢提體檢報告的事情,隻能用楚楚可憐的聲音說道:“沈大少,這件事真的不怪我,我全都是按你吩咐做的,您看什麼時候有時間,把我的酬勞打給我?”

“你還想要錢?”

沈達氣笑了。

他抓破腦袋纔想出了這個絕妙的計劃,他甚至都已經開始準備後續的計劃了,結果董雲婷告訴他,合約沒簽成。

要知道,這可是他計劃中最關鍵的一環。

如果連合約都簽不成,那麼以後的計劃也就全部泡湯了。

董雲婷還想要錢?

沈達都想要她的命了。

他一句話不說,狠狠掛斷了電話。

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忙碌音,董雲婷頓時懵了。

她現在鼻子歪了,假體也壞了,如果不儘快動手術取出來,肯定會徹底毀容,可她根本就冇錢做手術啊!

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她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馬上回撥了回去,開門見山的說道:“沈達,我為你的計劃付出了那麼多,那筆酬勞也是我應得的,你如果不把錢給我,那我就把你的計劃告訴謝芷秋!”

反正失去了容貌,她也就失去了一切,所以她已經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

沈達沉默了。

董雲婷心中一喜,道:“沈大少,您家大業大,也不在乎這點錢,就當是花錢買平安吧!而且我要的也不多,就兩百萬而已,對您來說還不是九牛一毛嗎?”

“你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那幅尊容,值兩百萬嗎?”

沈達冷笑一聲,道:“你想去告密的話,就儘管去吧,不過不要忘了,我不會讓你那麼輕易開口的。”

說罷,他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董雲婷從他的話語中聽出了殺意,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沈達要殺她!

她絲毫不懷疑沈達的膽量!

同時她也暗暗後悔自己太愚蠢了,竟然敢威脅沈家大少爺,這跟自己找死有什麼區彆?

沈達甚至都不需要親自動手,隨便打個電話,就能找人把自己給收拾了。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董雲婷頓時慌了,也顧不上歪掉的鼻子,連忙戴上大墨鏡,用圍巾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而後倉皇的離開了酒店。

她要離開濱海,一刻也不能耽擱!

如果晚一點的話,恐怕明天自己的屍體就會出現在濱海某個偏僻的海灘上。

另一邊,沈達掛斷電話,用手指輕敲著桌麵。

從他的臉上,你看不出絲毫怒意,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經怒到了極點。

經常亂吠的狗往往不咬人,隻有不會叫的狗,才最為可怕!

“去特麼的!”

突然,沈達毫無預兆的將手機摔在了牆上,怒道:“飯桶,都特麼是飯桶,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養你們乾什麼吃的?”

在他的身邊站了不少人,然而此時卻都一個個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誰也不想在此時觸黴頭。

直到將手邊的東西都砸爛了,沈達著才冷靜了下來,“好你個葉九州,還真有點本事,竟然這麼快就察覺到了我的計劃!”

這幾個字,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擠出來的,其心中的憤怒可見一斑。

為了這個計劃,他苦心孤詣琢磨了好久,一旦完成,不但能夠拖垮謝氏集團,更是能夠讓謝家債台高築,永無翻身之日。

可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計劃還冇開始,就被扼殺在了搖籃之中。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葉九州提前看穿了他的計劃。

“葉九州,又是葉九州!”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心中的憤怒,轉頭望向身邊的手下。

“我交代你的事情,辦好了冇有?”

“回沈少,已經辦好了,人就關在地下室裡。”

沈達也不多話,馬上向地下室走去。

過去,龍夏的外交陷入僵局,為了防止敵人的導彈襲擊,全國上下挖了不少防空洞,濱海市自然也不例外。

到如今,那些防空洞都已經廢棄了,有很多都被改造成了地下室,成為了那些有權有勢之人的私人監獄。

濱海市某個偏僻的地下室中,謝海峰、謝浩軒兩人正蜷縮在一起。

他們兩個渾身**,渾身上下隻剩下一條四角褲,隻有擁抱在一起,才能得到一絲溫暖,不至於凍死。

身為謝家的長子長孫,他們父子兩個本當榮華富貴,可是卻因為嫉妒和貪心,最終作繭自縛。

被囚禁的幾日,更是讓他們忘記了自己的身世。

此時,在他們看來,再多的錢財,都不如一個麪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