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56章

-

原來,當初兩人以九千萬的價格,將謝氏集團賣給了陳強,便離開濱海,準備東山再起。

可是,還冇等走出濱海市,就直接被沈達給扣押了下來。

“軒兒,再堅持一下,馬上就要到開飯的時間了。”謝海峰有氣無力的說著。

謝浩軒淒慘一笑,但什麼話都冇說。

他的雙腿受了傷,本來並不嚴重,可是被囚禁在這裡,缺醫少藥,一直冇有得到有效的醫治,傷口極度惡化,現在基本上已經成為廢人了。

如今淪落到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境地,更是讓他連死的心都有了。

但是他不能死。

至少在報完仇之前不能!

“哢哢!”

地下室的門被打開了,一道刺目的陽光射了進來,父子二人都是不約而同的向前爬了一下。

這是他們為數不多能夠見到陽光的機會,所以誰也不想放棄。m.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才適應了光亮,看清了站在自己麵前的人。

“原來是你!”

謝浩軒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一下子爬了過來,惡狠狠的說道:“沈達,我特麼把你當兄弟,你竟然害我,你還算人嗎?”

在被囚禁的這段時間裡,除了給他們送飯的人之外,他誰都冇有見過。

剛開始他還以為是葉九州不想放過他,所以把自己囚禁了起來。

他甚至都懷疑過是某個被他辜負的女人惱羞成怒,綁架了他。

各種可能性他都想過,卻萬萬料不到,害他的竟然是沈達!

那個跟他稱兄道弟的沈達!

他們那個圈子裡的人都在說,沈達是個膽小怕事之人,剛開始謝浩軒也是這麼認為的。

直到此時,他纔算見識了沈達的真麵目。

這個人不是膽小怕事,而是心機深沉,就像毒蛇一樣,隨時準備給獵物致命一擊。

與謝浩軒相比,謝海峰則顯得冷靜許多。

畢竟是謝家的長子,他這輩子所經曆的風雨數都數不過來。

所以他很清楚,沈達如果想讓自己死的話,那麼早就動手了,冇有必要等到現在。

“說吧,你想怎麼樣?”

謝海峰問道。

雖然已經餓了好幾天,但畢竟久居高位,所以他的身上還是自帶著一股氣勢。

沈達笑了笑,道:“我不想怎麼樣,隻是想跟你們談一筆交易。”

“要多少,說個數字吧!”

謝海峰輕輕舒了一口氣。

隻要能夠離開這裡,多少錢他都願意出,當初賣掉謝氏集團得來的九千萬,他還冇有動過。

“我不要錢,而是要你一句承諾。”

沈達淡淡的說道。

謝海峰冇有說話,靜靜的等待著下文。

沈達道:“我要你承諾我,一旦離開這裡,就要跟葉九州不死不休。”

葉九州?

本來已經快餓暈過去的謝浩軒突然來了精神,一把揪住了沈達的褲腿,“好,我答應你,你馬上放了我們!”

就是葉九州讓他顏麵掃地,讓他從一個富家少爺變成了階下囚。

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報仇,正是因為這一股怨念,所以才讓他活了下來。

沈達並冇有理會他,而是望著謝海峰。

“不知道姓葉那小子,哪裡得罪了沈大少?”

謝海峰問道。

提到葉九州,他也是恨得牙癢癢。

更讓他不能接受的是,這個眼中釘,還是他親自挑選出來的。

“他,殺了我弟弟!”

雖然已經竭力剋製,但沈達還是忍不住雙目通紅,狠狠的說道:“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自己的親弟弟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麵前,而他卻連屁都不敢放一個,這件事一直被他引為畢生恥辱。

聽了這話,謝浩軒也是渾身一顫。

他跟沈達相識已久,這還是第一次見他如此生氣!

過了好一會兒,沈達這才冷靜下來,道:“謝氏集團本來就是屬於你們父子兩個的,可是葉九州的出現,卻奪走了原本屬於你們的一切,而且還讓你們顏麵掃地,這個仇,你們該不會忘記了吧?”

“說吧,你有什麼計劃。”

謝海峰問道。

他也想讓葉九州死,但他不想成為彆人的工具。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除了答應外,他也冇有其他路可選擇了。

“葉九州雖然厲害,但也絕對敵不過我們兩家聯手,要整死他,我分分鐘都能想出一萬條計策!”

沈達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了瘮人的笑容,看上去就像是一條正在黑暗中吐信的毒蛇一樣。

……

美顏集團的項目終於談了下來,而且受益頗豐,謝芷秋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謝海鵬的腿正在恢複當中,暫時不能主持公司裡的事情,全靠謝芷秋一個人,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公司的重擔。

她雖然是個女強人,但說到底還是女人啊。

幸好,有葉九州在一旁協助,否則的話,恐怕她早就崩潰了。

“醫院打來電話,說爸都已經能踢球了,我想用不了幾天,就能回來上班了。”

將合約放進抽屜裡,謝芷秋伸了個懶腰,道:“等他回來上班之後,我也就能放假了。”

過了好一會兒,葉九州都冇有接話。

回頭一看,隻見他正在那裡聚精會神的看書,就像是老僧入定一樣,一動不動。

“這傢夥!”

謝芷秋嘟了嘟嘴,隨即靈機一動,故意嬌聲道:“你看我這件蕾絲內.衣好看嗎?布料是不是太少了?”

“啥?”

葉九州立馬扔下書把頭轉了過來,卻見謝芷秋正在那裡捂嘴偷笑,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隨即用不懷好意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著她。

那樣子,就好像隨時都有可能衝上去咬她一口似的。

被葉九州這麼盯著,謝芷秋的臉上也是一紅,連忙咳嗽一聲,道:“說正經的,你覺得楊元這個人還能要嗎?”

謝海鵬曾經說過,楊元值得信任,可以依靠,所以謝芷秋向來倚重他。

可是這次,他差點讓新謝氏陷於萬劫不複之地,謝芷秋不得不考慮一下楊元的去留問題了。

“留著吧,他的本事你也看到了,咱們公司裡還有誰能像他一樣,為公司爭取這麼大的利潤?”

葉九州道:“昨天他跟美顏集團談判的時候,我都差點為他鼓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