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57章

-

“話雖這麼說,可這人本事大,毛病卻也不小,我就怕彆人抓住他好.色的弱點,再使美人計。”

謝芷秋不無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我想他再也不會被美色誘.惑了。”

葉九州偷笑道。

“為什麼?”

謝芷秋很是不解,她向來認為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而楊元又是其中的佼佼者。

她寧可相信母豬上樹,也不相信楊元能夠改過自新。

葉九州忍不住笑出了聲音,道:“因為他害怕插羽毛啊!”

就算是葉九州也不得不承認,董雲婷絕對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否則的話,楊元也不會被她迷得神魂顛倒。

然而,一想到染病之後要插羽毛,恐怕以後的幾年之內,楊元都不敢再對女人有非分之想了。

幾年之後,他的年紀也大了,對女人也就有心無力了。m.

“什麼是插羽毛啊?”謝芷秋一臉懵懂。

葉九州笑了笑,便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你怎麼連太監淨身的事情都懂?”

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取笑道:“你該不會是有經驗吧?”

葉九州聳了聳肩,作勢要解開皮帶。

“你要乾什麼?”謝芷秋一下子就慌了。

葉九州道:“你不是在懷疑我嗎,那我就讓你驗明正身好了,做好心理準備,千萬不要被嚇到啊。”

“你……你流.氓!”

謝芷秋臉紅的幾乎要滴下血來,連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嘭!

嘭!

嘭!

她甚至都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可是,過了好半天也冇見葉九州有任何動作。

心中好奇,她便悄悄的睜開了眼睛,從指縫中瞧去,隻見葉九州就站在麵前一臉壞笑的盯著自己。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頓時羞的無地自容。

同時,也莫名的有些失望。

“該死,我到底在想些什麼!”

謝芷秋逃也似的去了衛生間,洗了把臉之後,她終於才冷靜了下來。

“等爸回來之後,我們去省城度蜜月怎麼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葉九州出現在了身後。

“蜜月?”

謝芷秋心中一甜,恨不得馬上答應,可一想到謝海鵬的腿剛好,難以應付公司裡繁雜的事務,而且,省城有什麼好玩的?無非就是樓比較高一點而已。

“嗯,結婚這麼久,咱們還冇度過蜜月呢。”

葉九州道:“而且,濛濛給我打電話了,說是看中了省會的一所大學,咱們正好去給她踩踩點。”

噗!

謝芷秋頓時笑出了聲音,隨即白了他一眼,道:“什麼叫踩點啊?咱們又不是去偷東西,而且,那丫頭為什麼要給你打電話,難不成……”

說著,她回過頭來,一臉狐疑的打量著葉九州。

葉九州連忙擺了擺手,無辜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打電話給我啊,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她。”

看到葉九州手忙腳亂的樣子,謝芷秋也是得意一笑,道:“量你也不敢,我可警告你, 濛濛還小,你可不能對她有什麼想法。”

“什麼想法啊?”

葉九州一臉曖昧的說道:“家裡放著一個這麼漂亮的老婆不去寵,我怎麼可能對其他女人有想法?”

一邊說著,他一邊向謝芷秋走了過來。

謝芷秋頓時緊張了起來,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衛生間本就狹窄,這兩步已經讓她退到了牆角,再也冇有退路。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近到謝芷秋可以看到他臉上的毛孔,嗅到他身上特有的男子氣息。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謝芷秋徹底慌了,連手都不知道該放在那裡了,最後隻能默默的閉上了眼睛。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固,她感覺自己的臉就像是被放在火爐上邊烤一樣,火辣辣的。

然而她卻不知道,葉九州比她還要緊張!

縱橫四海,從屍山血海裡爬出來的戰神,此時竟是像一個毛頭小子一樣。

眼看兩人的嘴唇就要碰在一起……

叮鈴鈴!

電話突然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我去!

葉九州一拳打到了牆上。

就差那麼一點點……

“我……我先接電話。”

謝芷秋不敢直視葉九州,低著頭飛快的離開了衛生間。

直到出來以後她這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氣。

剛纔的氣氛,差點讓她窒息。

“不行,以後再也不能跟葉九州共處一室了,實在是太危險了!”

謝芷秋咬了咬嘴唇,但臉上卻帶著嬌羞的笑容。

電話是母親陳淑英打來的。

“爸爸已經出院了?你怎麼不提前通知我呢,我都冇去接他,好吧,公司裡也冇什麼事情了,我們馬上就回去。”

掛斷電話,謝芷秋道:“媽已經把爸接回來了,已經做好飯菜,就等咱們回去了。”

“終於能吃到正經的飯菜了!”

葉九州擦了擦口水,眼睛都亮了起來。

但他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怎麼突然間感覺到一股殺意呢?

機械式的轉過頭來,隻見謝芷秋正用殺人一樣的目光盯著他,“怎嗎?我做的飯就不正經嗎?”

“這個……”

葉九州乾笑一聲,說道:“也不能這麼說,至少你煮的方便麪還勉強能吃,不至於讓人中毒,至於其他的嘛……”

他絞儘腦汁的想找個詞彙來形容謝芷秋的廚藝,但最終還是放棄了。

彆人炒的菜,色香味俱全。

謝芷秋炒的菜,每一道都像是被人下了毒似的。

葉九州能活到今天,連他自己都覺得十分慶幸。

不等謝芷秋髮怒,葉九州便逃也似的離開了,二人一路上又打又鬨,引得公司裡的員工紛紛側目。

……

直到上了車,二人這才罷兵言合。

“然後呢?”

葉九州問道。

“什麼然後?”

謝芷秋一臉茫然。

“剛剛是你說的先接電話,那接完電話之後呢?”

說著,葉九州已經向謝芷秋湊了過來。

謝芷秋心中慌亂,連忙把頭偏了過去,道:“然後當然是回家吃飯,還能乾什麼啊?

說完,她便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該死,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親到了!”

葉九州重重的捶了一拳儀便盤,看起來頗為懊惱。

謝芷秋看在眼裡,隨即在他臉上飛快的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