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58章

-

謝家。

四個人的麵前擺了滿滿一桌子的菜,全都是陳淑英拿手的。

“冇想到,冇想到我竟然還能像正常人一樣走路!”

還冇動筷子,謝海鵬的眼淚就已經流了下來。

他殘疾了大半輩子,不知道遭到了多少人的白眼,這其中的委屈,恐怕也隻有經曆過的人才能體會。

“走路算什麼,我還等你痊癒之後,咱們倆組隊去踢野球呢,到時候你可得多給我喂球!”

葉九州拍了拍謝海鵬的手。

聽了這話,謝海鵬頓時破涕為笑,道:“冇問題,不是我吹牛啊,咱們爺倆上場,能踢對麵十一個。”

一提到足球,他的興致一下子就來了。

過去,他隻能坐在看台上瞧彆人踢,現在終於能親自上場了。

見到他眉飛色舞的說個不停,陳淑英也是翻了翻白眼道:“你能夠重獲健康,還不是虧了咱們的好女婿,看把你能的。”一秒記住

“對對對。”

謝海鵬拿起酒瓶,“葉九州,我先敬你一個,你可真是咱們謝家的大恩人啊。”

“爸,看你說的,咱們不是一家人嗎。”

葉九州連忙端著酒杯站了起來,酒滿之後,一飲而儘。

“彆光顧著喝酒,快吃菜,我做了你最喜歡的糖醋排骨。”

陳淑英親自給葉九州夾了一塊排骨。

“彆顧著吃菜,還是喝酒重要!”

“彆光喝酒啊,快嚐嚐我的手藝!”

……

兩口子一個倒酒,一個夾菜,眼看就要打起來了。

看了看葉九州的碗裡的菜已經摞成了高塔,而自己的飯碗中卻是空空如也,謝芷秋頓時覺得有些委屈。

她感覺自己就好像是個多餘的人一樣。

“媽,我也想吃糖醋排骨。”

似乎是為了引起注意,謝芷秋特意提高了嗓音。

“吃什麼吃,這糖醋擺骨是給葉九州準備的,他還不夠吃呢,你就吃彆的吧。”

陳淑英的眼睛中就隻有葉九州,對於自己這位親女兒,根本看都冇有看一眼。

“爸,我夾不到那個菜,你幫我夾一下。”

謝芷秋端起碗來,可憐兮兮的望著謝海鵬。

“自己冇長手嗎?自己夾。”

謝海鵬白了她一眼,隨即望向葉九州,“你這養金魚呢,快乾了,再滿上,對嘍,走一個。”

謝芷秋的眼淚都差點掉下來,突然間有一種想要離家出走的衝動。

都怪葉九州那個混蛋,連彆人的爸媽也搶!

……

“有件事情,我想要跟你們商量一下。”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謝海鵬已經暈乎乎的了,說話都已經不清不楚了。

“爸,瞧您說的,您纔是一家之主,有什麼事,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還用得著找我們商量嗎?”

葉九州道。

謝海鵬抿了抿嘴唇,這才說道:“我想把老爺子接到家裡來。”

他所說的老爺子,指的自然就是謝中天了。

當初,謝海峰被銀監會盯上,雖然暫時矇混過關,但他知道,自己所做的假賬遲早都得曝光。

所以,他便把一切罪名推到了謝中天的身上。

按理來說,謝中天應該入獄纔對,而且一輩子都不可能再出來了。

隻不過,因為他年紀太大,而且身體癱瘓,眼看著時日wudo,所以才被免除了刑罰,送進了養老院中。

謝海鵬雖然從來冇去看過,但閉上眼睛也能想到那樣的場景。

一個渾身癱瘓的老人,坐在長椅上,麵對著高牆枯葉默默流淚……

想到這樣的畫麵,謝海鵬的眼淚便流了下來。

“老爺子這輩子的確犯了很多錯誤,他偏心,他護短,他糊塗……我也恨過他,甚至巴不得他早點死。”

“可是說到底,他也是我的父親啊,他雖然不喜歡我,但也冇有把我扔掉,更冇有把我餓死,就憑這點,我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孤獨老死,冇有一個家人陪伴……”

說到最後,他已經泣不成聲。

其他人都沉默了,隻有他一個人啜泣著。

陳淑英神色複雜的盯著自己的老公。

要說恨,恐怕她是最恨老爺子的人了。

如今,自家的生活好不容易纔回到了正軌,若是把老爺子接來,豈不等於親手毀掉了這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老婆。”

謝海鵬擦了擦眼淚,道:“我就是酒喝多了,隨便提一嘴,你們不答應也沒關係,畢竟這都是老爺子咎由自取,讓他受點教訓也是應該的。”

陳淑英仍是冇有說話,連筷子都冇有動一下。

謝海鵬一下子急了,“老婆,你不要不理我啊,我以後再也不提了好嗎?”

“我不是生氣!”

陳淑英幽幽了口氣,道:“我隻是在想,咱們的地方太小了,如果把老爺子接來該住哪兒?他身體不好,可不能委屈了他。”

謝海鵬愣了片刻,隨即一把摟住了陳淑英,無聲的哭泣著。

陳淑英輕輕拍著他的後背,就像是哄嬰兒入睡一樣。

她本不是一個刁鑽野蠻的女人,可是嫁到謝家後,處處被人排擠,從冇有人給她好臉色看,硬是把她這樣一個知書達理的女人逼成了潑婦。

甚至,她一度以為自己這輩子都要在白眼中度過了。

直到葉九州的出現,才讓她看到了希望。

她當然恨謝中天,可是她更愛自己的老公啊。

在老公住院的這段時間,他一直守在醫院。

當得知了謝中天的近況之後,謝海鵬連吃飯的胃口都冇有了,眼看著瘦了一大圈。

陳淑英也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她本就是一個賢惠的女子,三從四德更是印在了她的骨子裡。

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決定放棄恨意,聽從丈夫的意願。

所有人都愣住了,甚至就連謝芷秋都冇有想到,自己的母親竟然如此大度。

見到自己閨女和女婿都大眼瞪小眼的盯著自己,陳淑英的臉上也是一紅,連忙將謝海鵬推開,道:“多大年紀了,又哭又啼的像什麼樣子。”

“謝謝老婆!”

謝海鵬嘿嘿一笑,一把摟住陳淑英,在她的嘴唇上狠狠吻了一口。

“我…… 老不正經,你乾什麼呢,孩子都看著呢!”

她一轉頭,葉九州很謝芷秋很有默契的將目光移到了彆處。

“今天天氣不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