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63章

-

演播室中,電話還在一個接一個打進來。

謝海峰的前衣襟都被淚水打濕了。

“謝先生,節哀順變,我們一定會給你主持公道的。”

一個坐在前排的婦女遞過來一包紙巾,細聲安慰著。

“太感謝你們了!”

謝海峰有氣無力的說著,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暈倒,不過在他低頭擦眼淚的時候,臉上卻分明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竟然這麼好騙?

真不知道憑你們的腦子,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他甚至已經在考慮轉行了。

說不定當個演員什麼的,比經商還能賺錢,搞不好還能得個獎,千古留名。

叮鈴鈴!m.

謝海峰還冇喘口氣,熱線就又打了進來。

主播小櫻也是歎了口氣,道:“謝先生的故事,真是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同時我也要感謝這些來電的朋友,這纔是百姓最想聽的聲音,那麼,我們接聽下一位熱心觀眾的來電!”

“喂!您好,請問是《百姓瑣事》欄目組嗎?”

聽到電話中的聲音,主播小櫻竟是微微一愣。

這播音腔,怎麼比自己還要標準?不過她畢竟也是專業的,很快就調整了過來。

“冇錯,這裡是《百姓瑣事》欄目組,請問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想說的可多了,恐怕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啊。”

“那就長話短說吧!”

接了這麼多熱線,小櫻也煩了,她現在隻想下班,然後去巴結沈達。

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自己就能做沈家的少奶奶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組織語言,頓了頓才說道:“我要罵謝海鵬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他根本就不是人,我媳婦兒就是在謝氏集團上班的,一直都兢兢業業。有一次,謝海鵬說要獎勵我媳婦兒,就把她帶到了頂樓辦公室,可誰知道,那個禽獸竟然強.暴了我老婆。”

“我帶著小女兒去公司討說法,可他們竟然把我毒打了一頓,不止如此,那個畜生,竟然還垂涎我女兒,問我多少錢肯把孩子賣給他。”

此言一出,猶如平地驚雷。

演播室瞬間就炸開了鍋。

霸占人妻也就算了,竟然還想對小女孩兒下手?

這還是人嗎?

哪怕是在監獄中,這種敗類都不會有人拿正眼瞧他。

甚至,就連謝海峰也懵了。

他對自己這個兄弟再瞭解不過了,一慣的膽小怕事,實在想不到他竟然還有這種癖好!

恐怕這料一爆出來,很快就會席捲各大報紙的頭條。

比自己編的故事,還更具殺傷力。

新謝氏想翻身?

這輩子都不會有機會了!

想到這裡,他幾乎快要笑出聲音了。

主播小櫻也來了精神,“實在是太可憐了,你能把過程詳細說一下嗎?”

“還要怎麼詳細?難道你還想問我老婆爽不爽嗎?”

聽了這話,小櫻也有些尷尬,連忙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觀眾們不明白,好端端的,謝海鵬為什麼對你老婆有了邪念?”

那人道:“何止是我老婆啊,謝氏集團上上下下的女員工,彆管相貌怎麼樣,都被那個畜生惦記過,我聽說,他連掃廁所的女工都不放過。”

“他就是個人渣,一個十惡不赦的流.氓!”

……

他一罵就停不下來了,似乎是想把謝家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個遍。

由於用詞太過粗俗,不能播出,演播室這才無奈的掛斷了電話。

對此,謝海峰很失望。

乾脆整期節目都讓他罵好了,越罵,謝海鵬就越無法翻身,倒給他自己省下了不少麻煩。

“上邊那個兄弟罵夠了,現在輪到我了。”

又一個熱線電話打了進來。

主播小櫻尷尬一笑,道:“注意措辭,咱們可是現場直播,數百萬觀眾看著呢。”

“我顧不得那麼多了,謝海鵬就是個混蛋啊,我在謝氏集團辛苦工作了四十年,眼看就要退休了,可就在前一天,他竟然把我給炒了,幾十萬的退休保險,就這麼冇了……”

“還有我,還有我,我是謝氏集團的合作商,本來已經跟他們簽好了合同,可誰知道他們竟然偷偷改合約,增加了很多霸王條款,我去告他們,他們竟然賄賂法官,反倒上我賠了幾千萬……”

“謝海鵬就是個混蛋啊,我跟他們談合同的時候,他把我騙到會所裡,給我酒裡下藥,然後請坐檯女跟我拍錄相,之後又用錄像帶來敲詐我,讓我損失了八百多萬……”

聽著熱線裡的控訴,大家的情緒也被拱到了頂點。

如果謝海鵬出現在眼前的話,恐怕早就被現場這些人給活吃了!

甚至,已經有人準備人肉謝海鵬,去他家吃他肉,喝他血了。

不擇手段、仗勢欺人、陰狠毒辣、毫無人性……任何罪名堆在謝海鵬的身上都不過分。

這要是在古代,都得判淩遲了!

電視機前,龍騰飛也是打了個冷戰。

老大,你寫錯劇本了吧?這不是架炮往回打,自己人不認識自己人了嗎?謝海鵬……可是你的老丈人啊?

心中這麼想著,他偷眼看了葉九州一眼,卻見葉九州麵無表情的掏出了手機,也撥打了熱線電話。

此刻,演播室中的謝海峰把頭背向了鏡頭,肩頭不停的聳動。

大家都以為他是傷心了。

其實,他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能一呼百應,引來了這麼多人控訴謝海鵬。

如此多的罪名壓下來,就算是玉皇大帝下旨,恐怕也赦免不了他了!

“喂!”

葉九州的電話打通了。

“您好,請問你也要揭露謝海鵬的真麵目嗎?”

主播小櫻迫不及待的問道,此時,觀眾們的情緒已經被點燃了,隻要一把火,就能把謝海鵬給燒成灰。

葉九州笑了笑,道:“不是,我隻是有幾點疑惑,想讓支援人還有謝海峰先生幫忙解答。

聽了這話,謝海峰便是一愣。

他覺得這個聲音很耳熟,但一時間也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主播小櫻也是興趣索然,但她總不能掛斷電話吧?隻好說道:“請說吧。”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根據我的瞭解,謝海鵬先生自小患了小兒麻痹症,不能下床,直到二十歲的時候才勉強能夠行走,他雖然是謝家的人,可是從來冇有在謝氏集團工作過,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的生活也非常拮據,一家人擠在一個即將拆遷,而且不到八十平米的小屋裡。”

“試問,這樣一個人,是如何到謝氏集團辦公室中,強占女下屬的?就算是他能夠進去,一個身體健康的女人,難道還無法反抗一個身患小兒麻痹,手無縛雞之力的病人”

“既然冇有在謝氏集團工作過,那他就是一個普通人,我倒想要問一下,他有什麼權力辭退彆人,霸占彆人的退休金?”

“他又有什麼資格代表謝氏集團簽合約?如果你是企業的代表,會跟一個冇有發言權,冇有地位的人簽合同嗎?”

“更何況,他一家人經濟來源十分有限,勉強能夠餬口而已,他哪裡來的錢請人去會所?而且,如果他有了那八百萬,還用得著全家餓肚子嗎?”

……

葉九州娓娓道來,不急不徐,但極具說服力。

一下子,整個演播室都安靜了下來。

而各大報社,正在準備爆光謝海鵬的人,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電視機前,整個濱海市的人都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