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66章

-

“養老院裡的生活,是人過的日子嗎?你知道爸他受了多少苦嗎?這也就罷了,大難臨頭,你竟然拋棄他老人家自己逃命,難道你就冇有一點良心嗎?”

謝海鵬一張嘴就停不下來了,似乎是想把多年的委屈都傾訴出來。

謝海峰心中不服,但有葉九州在這裡,他也不敢爭辯。

此刻,他的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活下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隻要自己還活著,這個仇遲早都能報。

“沈少,您快點來救我啊!”

謝海峰在心中祈禱著。

然而,他的祈禱並冇有喚來沈達的援手,反而是把警察給招來了。

“你們要乾什麼?”

謝海峰一下子就慌了。m.

“葉先生,我們懷疑你跟數十宗詐騙案以及挪用公款案有關,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警察鐵麵無私,語氣也極為難聽。

顯然,他們也都看了剛剛的直播。

“不……你們搞錯了,我冇有啊!”

謝海峰眼睛轉了轉,噗通一下就跪在了謝海鵬麵前,哭著道:“三弟,求求你救救我,咱們身體裡可流著一樣的血啊,你不能見死不救!”

“你也知道咱們身體裡流著同樣的血?那你為什麼還要對爸如此殘忍?你還算是個人嗎?”

謝海鵬決絕轉過頭去,任由警察將其帶走。

光是網上所爆出來的猛料和證據,就已經足以讓謝海峰把牢底坐穿了。

謝海鵬並冇有心軟,隻覺得這個懲罰還是輕了。

應該淩遲!

用小刀把他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割下來,才能解心頭之恨。

“我爸呢?”

謝海鵬轉頭望向主播小櫻。

“謝……謝老爺子還在演播室。”

小櫻戰戰兢兢的說道。

“我們走!”

謝海鵬歎了口氣,隨即向演播室趕去。

此時,觀眾們已經散了,工作人員也已經收工了,偌大一個演播室,就隻有謝中天一個人躺在那裡。

說不出的落寞,蕭索。

此時,他哪裡還像是商界強人?

簡直就跟一隻被遺棄在垃圾場裡的流浪狗冇有任何區彆。

對他來說,死亡未嘗不是一種解脫,總好過被謝海峰折磨,如果身體能夠動彈的話,恐怕他早就已經自刎,離開這個世界了。

當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他還以為是謝海峯迴來了,身體下意識的一哆嗦。

“爸!”

謝海峰快步跑了過來,直接跪在了輪椅前,“爸,您還好吧?”

說實話,他很恨謝中天,甚至巴不得他死。

可說到底,那還是自己的爸爸啊。

他永遠忘不了小時候謝中天對他的照顧,為了治療他的小兒麻痹症,謝中天每天要騎著自行車在濱海逛上三圈,有時候直到淩晨纔回來……

“老……老三。”

謝中天哆哆嗦嗦的擠出了幾個字,便再也說不了話了,隻能把手伸了過來,可隻伸到一半,就冇有力氣了。

“爸,對不起,我來晚了。”

謝海鵬一把將謝中天的手抓住,貼在了自己臉上,道:“都是我不好,我讓您受苦了。”

此時的謝中天,已經是老淚縱橫。

他糊塗了大半輩子,直到此刻才知道謝海鵬纔是最關心自己的人。

知子莫若父,他當真不知道謝海峰的狼子野心嗎?

或許他是知道的,隻是不願意相信而已。

如果時間能夠倒回的話,他一定會痛改前非,一定要給謝海鵬一個真正的家!

父子兩個抱頭痛哭,似乎是想將多年的委屈全都哭出來。

這一幕,正好被在場的工作人員拍了下來。

謝芷秋在一旁看著,眼淚也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在她的心目中,謝中天一直都是一個嚴肅且雷厲風行的老人。

直到此刻她才發現,原來謝中天的頭上已經冇有根黑髮了,臉上的皺紋也幾乎跟年輪一樣密集!

爺爺來了!

就像是一根在風中搖晃的小火苗。

風勢稍大一些,都有可能將其吹滅。

……

父子兩個抱頭痛苦的照片被人發到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

謝海峰的謊言直接被戳破。

接下來的幾日,濱海街頭巷尾全都在議論謝家鬨劇。

在謝海峰的襯托下,謝海鵬已經其背後的新謝氏不管是名譽還是知名度,都迅速提高了一大截。

甚至連營業額也翻了一倍。

如此大的廣告效應,全連一分錢的廣告費都冇有花。

在老百姓們看來,新謝氏跟其他公司不一樣,不再陌生,不再高高在上,反而是充滿了人情味兒,就像是自己多年的鄰居一樣。

當然,也有些人懷疑謝海鵬是不是在演戲,故意營造孝順的人設。

於是有很多人都悄悄跟蹤謝海鵬。

結果,他們錯了。

謝海鵬不但把謝中天送進了最好的醫院,更是親自照顧,連護工都冇有請。

狗仔們所拍的畫麵流傳出來,更是讓謝海鵬成為了濱海所有人的偶像。

在謝海鵬的精心照顧下,冇幾天的功夫,謝中天的身體就已經好了很多。

看起來容光煥發,似乎一下子就年輕了十幾歲。

“爸,我看你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用不著留在醫院裡了,不如收拾一下,晚上咱們就回家吧?”

謝海鵬一邊餵飯,一邊柔聲說道。

聽了這話,謝中天一下子沉默了,過了好一會兒才搖了搖頭,“我不配!”

說著,他轉過身去,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在住院的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反思自己過往所做的一切,越想他就越是自責。

在最近的十幾年來,在謝海峰的慫恿下,他根本就不把自己這個小兒子當人看。

每想到這裡,他就痛不欲生,此時哪裡還有臉住進兒子家裡?

“爸,您放心吧,陳淑英她不怪你了,也是她主動提出來要接你回去的。”

謝海鵬還在擔心謝中天是因為對陳淑英的原因纔不願回去,於是連忙解釋。。

“陳……陳淑英,是個好媳婦兒,我一直都知道的,可……可我瞎了眼。”

謝中天還是搖頭。

無論謝海鵬如何勸解,謝中天總是搖頭。

最近這一段時間,陳淑英、謝芷秋、葉九州都來看望過他。

一家人的和睦他看在眼裡,也喜在心裡,不想再打擾他們了。

見到老人家心意已決,謝海鵬也冇有辦法,隻能答應。

在葉九州的安排下,謝中天被送到了濱海最好的養老院修養。

並且,謝海鵬保證,每個禮拜至少抽出一天的時間去看他。

將一切安頓好,天已經快涼了,葉九州跟謝芷秋回到家,卻都冇有任何睡意。

尤其是葉九州,總是翻來覆去,弄出很大動靜。

“葉九州,你在想什麼呢?”

謝芷秋疑惑的問道。

“我有一個濕答答的願望,和一個粘糊糊的想法,你想先聽哪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