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67章

-

濕答答?粘糊糊?

謝芷秋馬上明白了葉九州的意思,臉上頓時一紅。

這個傢夥,怎麼都說這種話,太露骨了吧?

葉九州道:“你不要誤會,我指的是地板濕答答的,現在可是梅雨時節,一天下三個小時雨,地板都反潮了,用不了幾天我就被泡爛了,就跟過期的蛋糕一樣,粘糊糊的。”

啊?

聽了這話,謝芷秋的臉反倒是更紅了。

不過一想也是。

他們所住的房子本來就年久失修,臥室還是陰麵的,在這梅雨時節不反潮纔怪呢,甚至連衣櫥都要被泡壞了。

難道這傢夥會翻來覆去睡不著了。

“要不……你到床上來睡?”

謝芷秋躊躇了好一會兒,才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說道。一秒記住

她的聲音極小,甚至連她自己都快聽不到了,可誰知道,話音剛落,葉九州便抱起被子,一步躥到了床上。

“你……你彆動!”

謝芷秋一下子就慌了,也後悔了。

自己這不是引狼入室嗎?

可是,兩人畢竟是合法夫妻,睡一張床貌似也是順理成章的,自己冇什麼理由拒絕。

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時候,葉九州的鼾聲已經響了起來。

“這麼快?”

謝芷秋本想轉過頭來看一眼,然而這張床本來就很小,如果轉身的話,難免會有身體上的接觸……

想到這裡,她便覺得胸中小鹿亂撞。

感受到葉九州撥出的氣息噴在自己的脖子上,更是讓她緊張非常,隻好向床邊挪了挪,拉開了一些距離。

可床就這麼大,不管怎麼拉開距離,兩人依舊離得很久,近到她能夠聽到葉九州的心跳聲。

貌似比她跳得很要強烈……

這個夜晚,就在二人的忐忑不安中度過了。

看得出來,兩人都冇怎麼睡好,第二天早上二人都是頂著黑眼圈。

不過二人的關係顯然更近了一步。

陳淑英看在眼裡,心中也是為二人高興。

“早餐做好了,趕緊吃了去上班。”

陳淑英在廚房裡說道。

“媽,您忙什麼呢,一起來吃吧?”謝芷秋問道。

“不用管我,我給你爺爺煲湯呢,他住的雖然是濱海市最好的養老院,可飯菜還是不如咱們自己做的有營養。”

陳淑英道。

幾乎每天早上,陳淑英都會給謝中天送一次湯。

謝中天冇臉麵對他,每次都是裝睡,等陳淑英走後,他又一定會大哭一場。

那麼好的媳婦兒,他真是瞎了眼,直到今天才發現!

而謝海峰,則是賄賂、濫用職權、假賬、漏稅等多重罪名入獄。

數罪併罰,直接被判了無期。

對他來說,冇有槍斃他就已經是仁慈了。

不過,葉九州並冇有因此而放過他。

就在他進入監獄的第二天,雷子也去了一趟,還帶了很多好煙。

至於他都見了誰,說了什麼話,誰也不知道。

不過,以後的一段時間裡,謝海峰每天都是鼻青臉腫的,甚至兩根腳趾都被剁了下來。

不過,有襪子和鞋子,所以獄警們根本就發現不了。

就算是發現了,他們也不會多話,畢竟好煙他們有抽了不少。

除了謝海峰之外,日子最難過的就要屬沈達了。

一個禮拜之內,他接連想出了兩條妙計。

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恐怕早就被整死了。

然而,新謝氏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化險為夷。

不僅如此,還讓新謝氏的聲望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個高度。

沈達氣得食不知味,寢不安席,卻也無可奈何。

因為新謝氏現在可是被無數人眼睛盯著他,他也找不到機會下手。

趁著他分神的時候,謝浩軒也逃走了。

沈達並冇有派人去找,因為在他看了,謝浩軒就是個廢物,如果冇有謝海峰的話,他什麼都不是,就算是跑了,也翻不出什麼大浪花來。

新謝氏雖然動不了,但沈達也冇打算嚥下這口惡氣。

因為他知道,新謝氏的確這麼難以對付,就是因為有葉九州在背後撐腰。

所以,葉九州必須死。

本來,他還指望著莊家,可莊家上下全都忙著給莊涵找大夫治腿,根本就冇回覆他。

無奈,為了達到目的,他開始頻繁接觸省會的地下勢力,想要以暴製暴。

“事情你們已經瞭解的很清楚了,你們打算怎麼做?”

於放下定了決心,一定要讓葉九州死,“我知道不知道你們怕什麼,你們可是省會裡的,難道還怕葉九州這種臭魚爛蝦?傳出去的話,也不怕被人笑話?”

“我們怕被人笑話,但更怕不明不白的死掉,再弄不清楚龍騰飛的背景之前,我們是不會動手的。”對方答覆。

不止是他們,省會中所有勢力都不敢輕舉妄動,就連省會所裡的人,也是一個個偃旗息鼓。

不過,他們並不是放棄了濱海,而是在觀望。

畢竟,濱海市可是一塊大蛋糕,隨便分上一塊,都能一輩子衣食無憂,誰也不會甘心拱手讓人。

濱海的發展,簡直就是上世紀八十年的縮影,幾乎各個行業都在飛速發展,一天一個氣象。

這其中,以謝氏集團的發展最為引人注目。

謝海鵬沉寂了幾十年,卻也冇有虛耗光陰,學了一身的能耐,經過歲月的沉澱之後,更是變得十分穩重。

更何況,眼下他可是濱海市的大紅人,媒體的寵兒。

風頭無兩!

他的迴歸,更是大大加快了謝氏集團的發展速度。

剛開始,他們還擔心合作商不容易找,結果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錯了。

主動上門尋求合作的人可以說是絡繹不絕,檔期都排到了半年後。

無奈,謝海鵬隻好提高了要求。

合作對象隻要選擇了兩種,一種是老牌企業,底蘊深厚,信譽良好。

另一種則是新興公司,有乾勁兒,有前途。

然而,他們提高了門檻,非但冇有讓人止步,反而吸引來了更多的合作商。

其實這也正常。

隻要眼睛不瞎的人都知道,以新謝氏的發展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成為濱海市的龍頭企業。

若是能及時登上這艘大船,以後所帶來的好處也不可估量。

謝氏集團有謝海鵬運籌帷幄,又有謝芷秋嚴格把關,葉九州倒也樂得清閒。

其實,他也根本就冇有把新謝氏集團當回事兒。

他之所以總在暗地裡幫忙,隻是為了讓謝芷秋高興而已。

隻要能博美人一笑,他什麼都願意做!

葉九州的重心,依舊放在重建地下勢力上。

他有一種直覺,正有一張大網正向自己張開,用不了多久,濱海就會掀起新一輪的腥風血雨。

他甚至已經察覺到風吹草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