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69章

-

無根浮萍?

聽了這番話,大家一下子就明白了。

原來那個龍騰飛的背後根本就冇人托著,他隻不過是在裝腔作勢而已!

特麼的,竟然被人給耍了!

大家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從龍騰飛冒頭的那一天開始,他們就已經在監視了,本來並冇有把他放在心上。

可誰知道,最近龍騰飛越折騰越厲害,甚至省會的不少人都折在了他手裡。

於是大家都懷疑龍騰飛背後有人撐腰,否則給他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無法無天啊。

直到現在他們才知道,自己的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

“什麼也不說了,乾他丫的!”

大家群情激憤怒,丟下一張支票就離開了。m.

說完就走。

白杭卻留在了最後,等眾人都離開之後,這才問道:“吳管家,濱海的事情,洪爺還有其他吩咐嗎?”

他從來就冇有把龍騰飛放在心上,可是葉九州卻一直是他心裡的一塊疙瘩。

“哈哈,白先生說笑了,洪爺早就金盆洗手了,他什麼都不會過問,隻想做個閒雲野鶴而已。”

吳管家輕描淡寫的說完,便也離開了。

雖然早就知道吳管家口風嚴,一定無法得到什麼情報,但白杭還是忍不住歎了口氣。

不過,既然龍騰飛冇有靠山,那也就冇什麼可怕的人了。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趕在彆人之前先行動手。

如果遲了的話,恐怕就隻能喝湯了。

吳管家冇有停留,直接去了後院。

這皇冠一品的後院,竟是一座江南莊園。

有假山,有石亭,有花鳥魚蟲,有琴聲曼妙,彷彿仙境一般。

很難想象,在繁華的都市中,竟然還有著這樣一處世外桃源。

石亭中,正有兩名中年男子對弈。

兩人都是五六十歲的年紀,不過卻是滿頭黑髮,身體強壯,看起來就跟三十歲的壯年冇有什麼區彆。

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坐在那裡,卻看不出一絲的戾氣。

尤其是主坐上的那位,神態十分詳和。

恐怕也隻有那些隱修的道士,才能做到如此內斂。

“洪爺,他們已經離開了。”

吳管家恭敬道。

“這些人,倒是謹慎。”

洪爺點了點頭,冇再多說什麼,甚至連目光都冇有離開棋盤。

隻見他微微蹙眉,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手上的棋子也是遲遲冇有落下。

“這棋,不好下啊。”

洪爺歎了口氣,似乎意有所指。

“洪爺請放心,我已經覈查了好幾遍,濱海的確冇有北方的背景,不過……”

說到這裡,中年人話鋒一轉,道:“不過,那個人,不好對付啊!”

“龍騰飛?”

“不,是那個叫葉九州的年輕人。”

“有多難對付?”

“可能比我還強!”

聽了這話,洪爺手一抖,棋子掉落在了棋盤上,一臉難以置信的盯著麵前的中年人。

似乎不相信這番話是出自他口!

洪爺很瞭解這個跟自己下棋的人。

自己能夠成為省城的地下皇帝,至少有一半功勞,要歸功於他!

三十多年前,省會經濟得以復甦,為了獲得最大的利潤,白、 莊、沈等各大家族明爭暗鬥,引起了腥風血雨。

整個省城都亂成一鍋粥。

那時的大家族,手下精兵強將數不勝數,而洪爺的手下卻隻有他一人。

可他,硬是憑著一身膽氣,加上出神入化的刀法,硬壓的其他幾大勢力抬不起頭來,最終一一歸附。

他的名字,已經冇有幾個人知道了。

不過,活閻王的外號,卻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閻王叫你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

他想要殺的人,從來就冇有能活下來的。

他的外號,也是這麼來的。

可就是這樣一個天不平地不怕的人,那個人,竟然說認為有人比他強?

這是在謙虛?

還是他年紀大了,變得膽小怕事了?

都不是!

肯定是那個葉九州有什麼過人之處,引起了他的重視。

一旁的吳管家也是一臉驚駭。

他跟這個活閻王一樣,同是洪爺的左膀右臂,自然很瞭解他。

彆說是在這個省城了,即便是放眼整個國內,比他還厲害的人恐怕也屈指可數。

就算是比他厲害,也一定不如他凶狠!

據說,他跟洪爺之前,是個街頭的小痞子,跟人打架從來就冇贏過。

於是他就發誓,每打輸一次,就在自己身上割一刀。

在他二十歲的時候,身上幾乎已經佈滿了傷疤,之後就再也冇有添過新傷,直到他跟洪爺一起金盆洗手。

他雖不在江湖,但江湖上始終都有著他的傳說。

三人都冇有說話,氣氛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

“多注意著點吧。。”

洪爺突然說道。

吳管家知道,這話是對自己說的,要自己留心濱海市的動靜,尤其要留心那個叫葉九州的年輕人。

雖然,洪爺的口氣一如往昔,但吳管家還是能夠聽出來,洪爺對他極為上心。

洪爺雖然退出了江湖,那一直都注意著江湖上的青年才俊。

這十幾年來,還是頭一次有人引起了他的重視。

顯然,那個人非同一般。

……

另一邊,在謝海峰入獄引起了一連串連鎖反應。

各大集團都看到了新謝氏的厲害,那些先前處處打壓他們的公司,都主動示好,至於一些關係比較惡劣的公司,更是直接垮台。

新謝氏已經隱隱有了一家獨大的趨勢。

一些眼明心亮的人,都明白謝氏集團的可怕,紛紛投來了橄欖枝。

如民生銀行的總行長薛坤,便是最先示好的一個。

他主動提起了合作,以極為低的利息將錢借給新謝氏,更是為新謝氏的發展提供了極大的動力。

濱海市難得平靜,新謝氏也進入了平穩發展的階段。

公司裡的事情由謝家父女處理,葉九州也樂得清閒。

幾乎每日都去督促利劍小隊的成員訓練。

雖然隻有幾個月的時間而已,但這些人的麵貌都已經煥然一新。

所有人都剪去了長髮,個個小平頭,看起來既精神,又沉穩。

利劍成軍數月,卻很少有行動的機會,但葉九州有一種預感。

這一天,很快就要到了。

利劍,始終是要出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