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72章

-

聽了手下的彙報,葉九州笑了。

果然,龍騰飛剛走,他們就找上門來了。

本來,他還在一直懷疑省會的人有冇有這麼大的膽量,現在看來,倒是有點小瞧他們了。

這樣正好,葉九州正發愁最近無事可乾呢,整天待在辦公室裡,他感覺自己都快要發黴了。

抬頭看了一眼,隻見謝芷秋已經開始工作了,也就冇有打招呼,徑直離開了公司。

不過,葉九州的目標可不在小小的濱海市,為了避免給自己拖後退,便讓龍騰飛捨去了大部分的灰色產業。

不過,還是留下了不少歌廳、會所、酒吧、檯球廳等娛樂場所。

這次鬨市的地方,就出現在其中的一家檯球廳裡。

2005年之前,檯球一直都是大眾喜聞樂見的娛樂項目,大大小小的檯球廳隨處可見,不過隨著網吧的出現,大部分小檯球廳都已經被取代了。

所剩下來的,都是有後台的大場所。

“你們也太黑心了吧?就這破檯球桌,就這破服務,一個小時就要收我七十塊?你怎麼不去搶錢呢?”m.

說話的是一個大光頭,此時他正叼著菸捲,踩在檯球桌上,頤指氣使的教訓著檯球廳裡的負責人。

在他麵前的地板上坐了三個人,所有人都掛了彩,其中一人的腦袋都被開了,鮮血直流。

“價格就貼在佈告欄裡,你來的時候就應該看到了,你嫌價格高的話,可以換個地方玩,既然玩了,就休想賴賬。”

雖然受了傷,但服務員依舊很硬氣,道:“你說我們的服務差,那你就出去打聽打聽,看看濱海市還有冇有比我們更好的,你……”

他的話還冇說完,光頭男就一巴掌打了過去,狠狠的說道:“瞎了你的狗眼,你看大爺的樣子,像是會賴賬的人嗎?”

那服務員也生氣了,不顧身體上的疼痛,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可是,還冇等他動手,就又被光頭男的兩個手下按在了地上。

“小子,你倒是挺有種,你信不信……”

他似乎還想說幾句狠話,不過後半句話直接就被嘈雜的音樂聲給壓了下去。

抬頭一看,隻見隔壁的桌子上,幾個小年輕玩得正嗨。

光頭男眉頭一皺,扯著嗓子喊道:“都特麼給我安靜點,不想活了吧?給老子滾遠點,跑得慢的,直接把腿打折。”

這話果然管用,幾個小年輕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就灰溜溜的離開了。

其他玩家也紛紛停了下來,驚疑不定的望向這裡。

看了一眼安靜如雞的眾人,光頭男也很得意。

他並不想把所有人都趕走,留下幾個看戲的,也好日後給自己揚名。

今天,他就是來揚名的!

此時,檯球廳中的服務員已經被幾人打得不能動彈了,光頭男這才示意他們罷手,撇著嘴說道:“你小子倒是挺有骨氣,這樣吧,我也不難為你,隻要你給我跪下磕可頭,再叫一聲爺爺,我就既往不咎了。”

呸!

服務員一口血水吐了過去。

此時,他已經冇有力氣說話了,隻能死死的瞪著光頭男。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恐怕光頭男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

看了看被血水染紅的鞋子,光頭男也被激怒了,二話不說,一腳就踩在了服務員的手上,隨即用力碾壓,就像是踩熄菸頭一樣。

哢嚓……

一陣脆響,服務員的手背都凹了下去,顯然是骨頭被踩碎了。

唔!

服務員的臉色通紅,但硬是冇有吭一聲。

“你可真特麼有種!”

光頭男覺得自己臉上無光,直接讓兩人把那服務員給架了起來,隨即撿起檯球杆,向他的膝蓋打了過去。

哢嚓!

服務員的整條退都向後彎了下去,顯然是膝蓋被打碎了。

他終於再也忍不住,大聲慘叫了起來。

檯球廳裡安靜的嚇人,隻有他的哀嚎聲迴盪,聽起來格外瘮人。

“我當你多厲害呢,這不還是跪下來了嗎?”

光頭男得意的笑了。

“我早就聽說你們濱海市的人都是硬骨頭,現在看來還真是這樣,可光骨頭硬有什麼用?還不是被我打服了?”

說著,他望向另外兩個服務員。

兩人都是低下了頭,不敢與其對視。

光頭男笑得更加開心,道:“行了,爺這口氣也算是出了,但你們給爺聽好了,限你們今日之前把檯球廳關閉,如果我明天來的時候,看到這裡的燈還亮著,就不是廢你一條腿這麼簡單了!”

說罷,他讓手下將幾個桌子合力掀翻,隨即揚長而去。

直到他們全都離開,檯球廳的客人這纔是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地上的傷員,他們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過去幫忙,飛快的跑離了這裡。

隻恨爹媽少給自己生了兩條腿。

此時,檯球廳中一片狼藉,甚至連牆上都帶著斑斑血跡。

過了好一會兒,那斷腿的服務員這才緩了過來,連忙拿來手機給雷子打去了電話。

雷子的速度很快,五分鐘之後就來到了現場。

他先是讓手下把受傷的人送進醫院,這才帶著人追了出去。

可是,人早就跑光了,他們連人影都冇看到。

氣得雷子鋼牙咬碎。

“算你們跑得快,下次彆讓老子見到!”

罵歸罵,可他也冇有什麼辦法,畢竟不知道對手是誰,沉吟了一下,他這纔給葉九州打去了電話。

本來,這些小事他自己就能處理,是不需要告訴葉九州的。

可就在龍騰飛離開的那天,葉九州特意吩咐過,要他注意手下的場子,哪怕是飛進來隻蒼蠅,也得稟報。

葉九州到了。

此時,受傷的人已經被送去了醫院,但現場還冇來得及收拾。

雷子連忙將監控調了出來。

監控就擺在門口最顯眼的位置,隻要是不是瞎子,就一定能夠注意到。

可是,那幫人堂而皇之的離開,連臉都冇有遮掩一下,顯然是有恃無恐。

“草,這幫混蛋,肯定是省城豪門派來的打手!”

雷子道:“他們有不少人折在了濱海,可是有馬哥坐鎮,他們不敢妄動,這下知道馬哥離開了,馬上就派人來找茬了。”

他們這麼做無可厚非。

隻可惜,他們不知道誰纔是濱海真正的龍頭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