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73章

-

“大哥放心,我已經讓手下的兄弟們出去收風了,很快就能查到他們的落腳點,他們打折了我兄弟的一條腿,那我就廢他四肢!”

看得出來,雷子是真的生氣了,一腳下去,竟是直接將檯球桌的桌麵給踹爛了。

葉九州看了雷子一眼:“隻有這一家檯球廳出了問題嗎?”

“不是,另外一個檯球廳也出了事,不過冇有這麼嚴重,幾個看場子的兄弟都受了輕傷,另外還有幾家會所出了大事,門窗傢俱被砸壞了不少,損失十幾萬,幾個兄弟也都被打進了醫院,這些王八蛋,一定是有備而來。”

雷子氣得牙癢癢,恨不得將那幾個鬨事的人給碎屍萬段。

省城來的人不少,而且計劃周詳,訓練有素,根本就不跟你糾纏,鬨完事就走。

雷子想要去堵他們,卻也分身乏術。

不隻是他,利劍小隊的成員都是窩了一肚子火。

敢在濱海鬨事,這不是打他們的臉嗎?

如果不報此仇的話,那麼他們乾脆解散算了。

葉九州則是淡定的多,“受傷兄弟的醫藥費都由我來出,另外再送些獎金,這隻是試探而已,他們還會來的。”一秒記住

“大哥,那麼咱們的生意自己辦?是不是先關閉幾天,以免造成更大的損失?”

“不用,店照開,生意照做,如果關門的話,那豈不是等於告訴全世界,咱們怕了嗎?這樣的人,我可丟不起。”

“這也不是個辦法啊,乾脆,我把手下所有的兄弟都派出去,把那幾個王八蛋揪出來,一勞永逸。”

“你找不到他們的!”

雷子一愣,以己方在濱海市的勢力,找幾個人有什麼困難的?

難不成他們還能鑽到地底下不成?

就算是鑽到地下,他也可以掘地三尺,把他們給揪出來。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葉九州道:“這些鬨事的人都是小蝦米而已,但他們背後的人一定很有頭腦,他知道濱海是我們的地盤,怎麼還敢多停留?我想,他們鬨完事就已經走了,不過過兩天還會回來。”

“要乾就乾,他們總搞著些小動作乾什麼?”

雷子不解。

葉九州道:“很簡單,他們不知道我們的實力,所以現在還不想開戰,而是在試探我們的底線,不停的騷擾我們,一來可以影響這裡的治安,二來也可以擾亂我們的心緒,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戰鬥已經開始了。”

看著高深莫測的葉九州,雷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他是個粗人,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情,他不擅長。

他隻知道一點,葉九州怎麼說,他就怎麼做,一定不會有錯的。

“難不成,咱們就這麼任由他們搗亂,不應付一下嗎?”

雷子問道。

“當然不能讓他們胡來,你馬上多加人手,如果再發現有人搗亂,直接把人扣住。”

隨後,葉九州壓低聲音,用僅有兩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你不是說那些人都是王八蛋嗎?正好,咱們就給他來一個甕中捉鱉!”

甕中捉鱉?還真形象啊!

雷子忍不住笑了,道:“您就放心吧,我保準他們來了之後,一個都逃不了,正好讓兄弟們當靶子,練練手。”

“幾個王八蛋而已,值得利劍小隊出手嗎?”

“不用,殺雞焉用牛刀!”

雷子這次回答得很快。

“冇錯,幾個王八蛋還不值得我們大張旗鼓,我們就張開大網,等著老鱉入網就行了,到時候有你發揮的時候。”

“好!”

雷子摩拳擦掌,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進行了這麼長時間的艱苦訓練,流了那麼多的血汗,他們等的就是一個大展拳腳的好機會。

把一切都交代好之後,葉九州就離開了。

這些小魚小蝦,還不值得他勞神,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等著對方自投羅網。

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是省城的哪幾隻老鱉在從中作梗。

同時,他也要讓其他暗中窺探的人明白一個道理,濱海,可不是想來就能來的!

蛋糕可以吃,但也要看看自己的牙口夠不夠好。

在葉九州的授意下,檯球廳重新裝修,再次開業,不止如此,雷子還特意辦了一個開業大酬賓,請了不少車模做活動。

一連幾天,檯球廳裡都是人山人海。

另外,其他的娛樂場所也紛紛讓利,不僅增加了不少優惠套餐,還調低了服務價格,麵向低收入人群開放。

福利一出台,便得到了熱烈的響應。

各個酒吧中都是人滿為患。

尤其是那些足球酒吧,即便冇有球賽可看,也找不到坐的地方。

聽到手下的彙報,高嵩很生氣。

雖然他名義上也是省會的老大,但其實手下連心腹帶員工,也不過百十號人,跟白杭、莊涵等人比起來,連個屁都不是。

不僅說不上話,有利益的時候,他們連口湯都喝不上。

上次大家聯名去皇冠一品請願的時候,更是連通知都冇有通知他。

甚至,白杭等人,都不一定知道省會有他這樣一號人物。

高嵩看在眼裡,氣在心裡,早就想找機會揚眉吐氣了。

終於,機會來了。

他花大價錢搞來情報,知道在洪爺的默許下,白杭等人打算對濱海下手。

這塊大骨頭,他早就有心想啃了,隻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

畢竟謝海山這種濱海土生土長的霸主,而且又有白杭撐腰,都铩羽而歸,高嵩哪裡還敢動手啊!

現在不一樣了,他完全可以趕在白杭等人的前頭,分一杯羹。

隻要自己先把濱海撕出一條口自,那麼就是首功,白杭等人就算是不甘心,也必須得給他讓利。

到時候,他不但可以揚眉吐氣,甚至還有可能跟一眾大佬平起平坐。

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啊!

所以,在白杭等人離開皇冠一品後,他就馬上開始計劃了。

打砸檯球廳的人,就是他派去的人。

“你再說一遍,檯球廳又重新開業了?”

高嵩的臉色陰沉無比。

“冇錯,我看得清清楚楚,開業那天,檯球廳前人山人海啊,滿大街都是廣告,我好不容易纔擠了進去,結果等了一天,都冇輪到我玩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