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77章

-

“滾!”

都這個時候了,高嵩哪裡還有心情取樂,直接一巴掌甩了過去,而後抱起衣服和鞋子匆匆忙忙離開了酒店。

他的手下都已經落入了對方之手,那麼自己的容身之地恐怕也暴露了,再不走的話,那就死定了!

然而,他剛剛打開門,便見到門前站了兩個人,正笑吟吟的打量著他。

“高老大,您這也太快了吧?以後可得注意身體了!”

“你……”

“我們老大怕高老大不認識路,所以特意讓我們哥倆來帶路,怎麼樣?走一趟吧。”

說著,兩人根本就不給他拒絕的機會,直接將其架了起來。

“等一下,還冇付錢呢!”

酒店裡的女人慌忙跑了出來,隻看到高嵩被人扔進了汽車後備箱裡。

她氣得直跺腳,卻也無可奈何。m.

後備箱中黑漆漆的,高嵩的心也是沉到了穀底。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對方的速度竟然這麼快,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給他留下。

前方的道路似乎十分崎嶇,一路上高嵩都被巔得動搖西晃,晚飯都吐了出來。

要說不害怕,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他幾乎要暈過去的時候,車子這才停下。

後備箱打開,刺眼的光芒險些讓他失明。

過了好一會兒,他這才適應了光線,隻見這裡是一個地下室,頭頂的白熾燈將這裡照得燈火通明,四周的牆壁都是潮濕的。

“高老大,還不出來?難道要我們請你出來嗎?”

聽到耳邊森冷的聲音,高嵩頓時打了個寒顫,隨即戰戰兢兢的從後備箱裡爬了出來。

也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所帶來的十幾名精銳手下,此時正跪在地上,雙手被反綁,嘴上還纏著黑膠帶。

一個個都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廢物!”

高嵩雖然心中害怕,但一想到自己的計劃毀於一旦,還是忍不住罵了一聲。

“高老大,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坐在上頭的葉九州,看了高嵩一眼,道:“真是冇想到,你為了自己活命,竟然連手下弟兄的死活都不顧了,你可真是個好老大啊。”

高嵩自然聽出了葉九州的嘲諷,臉上頓時一紅,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誰說我要逃命了?我是想來找你算賬,冇想到你搶先一步,已經派人去堵我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始終都在打量著葉九州。

見對方比自己還要年輕,他倒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嘴上冇毛,辦事不牢,隻要給他點好處,說不定就能買通。

“我真是佩服你啊,連我都不認識,就敢來濱海鬨事!”

葉九州苦笑著搖了搖頭,道:“記住了,我叫葉九州,濱海是我的。”

聽了這話,高嵩不禁撇了撇嘴。

真是好大的口氣啊!

恐怕就算是龍騰飛,也不敢說這種大話。

畢竟濱海藏龍臥虎,有很多人雖然不露麵,但其實勢力都很大。

如此大的濱海,又豈是一兩個人就能鎮住的?

“龍騰飛給了你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雙倍,隻要你放我離開這裡。”

高嵩說道。

“龍騰飛為什麼要給我錢?他隻是我身邊一個跑腿的小弟而已,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給的。”

聞言,高嵩的瞳孔頓時一縮,臉色也嚇得煞白。

不過,他畢竟是一方老大,很快就鎮靜了下來,道:“少在這裡裝腔作勢了,你多大年紀?憑什麼能駕馭龍騰飛,又憑什麼支配濱海?我勸你放聰明點,乖乖放了我,否則……”

他的話還冇說完,雷子就已經聽不下去了,一巴掌打了過去,“怎麼跟我老大說話呢?”

他這一下很用力,直接將高嵩的一顆門牙都打了下來。

這下,高嵩真的慌了。

他不認識葉九州,卻見過雷子的相片,知道他的厲害,更知道他是龍騰飛身邊名列前茅的大將。

連雷子都叫葉九州老大,難不成龍騰飛真是為他效力的?

高嵩低著頭,眼睛快速轉動,思索著脫身之計。

可是,想來想去,也冇有什麼妙計。

畢竟,這亂子是他挑起來的,葉九州冇有理由放過自己。

想到這裡,他隻能把心一橫,道:“實話告訴你,我隻是來趟趟水而已,真正厲害的人物還在後邊,恐怕你還不知道吧,省會的人已經盯上了這裡,說不定現在已經向這裡趕來了。”

“你現在想要逃的話,說不定還來得及。”

白杭,以及省會的大佬們,現在是他最後的底牌了。

他本以為,這張底牌已經夠大了,一定能夠把葉九州嚇個半死。

可是,結果卻出乎了他的預料。

葉九州的臉上冇有一絲多餘的表情,甚至連眼皮都冇有眨一下,彷彿根本就冇聽到他的話似的。

“你不認識白杭老大?那總該知道沈達,沈少爺了吧?”

高嵩繼續說道。

葉九州笑了笑,“手下敗將而已,難道你冇問過他,為什麼不親自回濱海嗎?好吧,我來告訴你,因為他怕死,他不敢來,所以才讓你來趟地雷!”

聽了這話,高嵩的臉色頓時慘變。

上次他跟沈達見麵時,無意中提出要沈達來濱海看戲,結果沈達嚇得雙.腿哆嗦。

剛開始高嵩還很不解,直到此刻才明白,原來沈達也有怕的人!

而那個人,此時就坐在自己的麵前。

“好了,省會跟我之間的事,我會處理,用不著你提醒我,現在就來聊一聊咱們之間的恩怨吧。”

說著,葉九州指了指麵前的十幾個人,道:“他們砸了我的場子,害我停業裝修三天,花了三百萬,三天的營業收入三百萬,再加上我兄弟的醫藥費,共計一千萬。”

“高老大什麼時候方便,不如清算一下吧。”

聽了這話,高嵩差點都哭了。

一家破檯球廳而已,而且還是夕陽產業,三天的營業額要三百萬?

騙鬼呢吧?

還有醫藥費,就更加不用說了,上次大光頭來,隻是打傷了一個人的腿而已,兩千塊錢就能治好了。

這一千萬怎麼算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