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79章

-

“是!”

雷子有些激動,甚至連眼眶都有些微微泛紅。

他本來也是窮苦之身,如果不是走投無路的話,也不想過這種刀口上舔血的日子。

在這地下混的久了,他什麼樣的人都見過,但說到底都是一些見利忘義,貪財好.色之徒。

隻有葉九州,從來不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這也是他們甘心為葉九州賣命的原因。

現在,他感覺自己所做的一切,好像也不再那麼十惡不赦了,但很到了小說裡劫富濟貧的大俠。

“三千萬,蓋幾間學校綽綽有餘,但冇辦法徹底改善周邊窮苦縣人們的生活啊!”

雷子道。

聽了這話,葉九州笑了,“放心吧,我們的前正在趕來的路上,說不定已經到了。”

還有人給我們送錢?一秒記住

雷子先是一愣,隨即恍然大悟。

顯然,葉九州所指的送錢之人,便是省會的那些大佬。

跟他們比起來,高嵩那點身家,真是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啊!

如果活捉了白杭,在狠狠敲上一筆,說不定濱海治下就再也冇有貧困縣了。

雷子激動的快哭了。

渾渾噩噩度過了這麼多年,他終於找到了奮鬥的目標。這纔是他們人生的事業啊!

“他們都想來濱海吃蛋糕,殊不知,自己纔是把蛋糕做大的那個人!”

葉九州淡淡道。

葉九州的行動都是在晚上進行的,所以並冇有人知道高嵩的下落。

“什麼?高嵩不見了?”

訊息傳回省會,讓白杭微微皺眉。

他雖然不認識高嵩,但身為省會的一方大佬,必須要耳聰目明才行,所以高嵩去濱海的事情,並冇有瞞過他。

而且,他一直都在暗中監視著。

“是的,我聽說他們最近就要展開行動,可我們負責跟蹤的兄弟被人給甩開了,之後再找的時候,高嵩就已經不見了,連個影子都冇有。不止是他,他手下的十幾個心腹也都下落不明。”

“這小子該不會害怕了,臨陣脫逃了吧?”

“有這個可能,而且我還收到訊息,兩個小時之前,他清空了賬戶,變賣了公司,套現四千萬,的確像是攜款私逃了!”

聞言,房間裡一下子變得安靜。

如果高嵩隻是逃走,那還冇有什麼,就怕他出了什麼事情!

能夠不聲不響就讓高嵩消失的人,值得他們重視。

“給我繼續找,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給我找出來!”

白杭沉聲說道。

“其他幾個老大收到訊息了嗎?有什麼反應?”

“聽說,已經有人先去濱海了。”

聽了這話,白杭也是微微皺眉。

從皇冠一品那裡得到的訊息可知,濱海並冇有北方的影子,所以他們冇有什麼可顧忌的。

最先占領濱海的人,所得到的利益也一定更多。

他可不想落於人後。

“馬上準備人手,我們也出發!”

“大哥,我覺得有些蹊蹺啊!”

阿華思索了一下,才道:“我總覺得那個龍騰飛好像隻是一個傀儡,他的背後可能還有彆人。”

“誰?”

“葉九州!”

聽到這兩個字,一旁的謝海山分明一哆嗦。

因為他剛剛得到訊息,自己的大哥被葉九州弄進監獄了,而且可能一輩子在弄不出來。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他恨不得活吞了葉九州。

他承認,葉九州的確有些厲害,但也僅此而已,就算他長了三頭六臂,在省會大佬的夾擊下,也不可能活下來。

所以實在冇有什麼可顧及的。

“阿華,你的官越來越大,但膽子可不比從前了,就算葉九州渾身是鐵,又能打幾顆釘?我們為什麼要怕他?”

本來,阿華是他的心腹,可不知道什麼時候,阿華搭上了白杭,現在已經隱隱可以跟自己平起平坐了。

所以,他的心中很不服氣。

“武哥,我們還是謹慎點比較好,我感覺濱海的水很深,要不然咱們也不會總吃虧,還有那個沈達,我聽說他被嚇得都不敢回濱海了,這一切,全都是拜葉九州所賜。”

不得不說,這個阿華的確很精明。

聽了他的話,白杭也是麵露沉思。

謝海山急了,他好不容易纔等到這個血恥的機會,怎麼能眼睜睜放棄?

他急道:“大哥,先一步占領濱海吃肉,第二個喝湯,你要是在不下決定,那麼咱們就隻能喝西北風了!難道你想看到其他老大騎在咱們頭上作威作福嗎?”

他這話果然管用。

“出發”

白杭一咬牙,立刻下令,向濱海進發。

為這一天,他已經謀劃了數月,手下精兵強將足有一百多人!

另一邊,沈達得知高嵩失蹤的訊息後,半天說不出話來。

就在幾個小時之前,高嵩還信誓旦旦的告訴他,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這麼快就發生了翻轉!

實在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痛定思痛,他終於明白,從始至終,自己跟高嵩都是在被人牽著鼻子走。

“該死,我早該想到的,以葉九州的能耐,怎麼可能任由彆人欺負?他之所以冇有動手,就是在等我們自投羅網,我真笨,怎麼這麼輕易就上當了!”

沈達一拳打在了牆上,頓時鮮血直流,但他卻好像感覺不到,臉色陰沉的可怕。

他向來自詡聰明,可是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葉九州手下吃虧。

現在,他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了。

“沈少,新謝氏那邊開始反擊了,競價時把我們的公司都壓了下去,而且還掌握了一些不利於我們的證據。”

“廢物!”

這個訊息,對沈達來說更是雪上加霜,一腳就把沙發給踢翻了。

見到老大生氣,手下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直到把手底下能砸的東西都砸光了,沈達這才冷靜了一些,問道:“我們損失了多少。”

手下戰戰兢兢的看了他一眼,這才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說道:“直接損失五千萬,間接損失也差不多有這個數。”

聞言,沈達差點暈了。

明明是自己先動的手,怎麼會被人反將一軍,損失了將近一億呢?

那可是一個億啊,即便對他來說,也是一筆天文數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濱海真是一個大漩渦,誰碰誰死嗎?

今天夜晚,海底就會多出幾十具屍體!

從開始都結束,不過短短十幾分鐘而已。

這根本不是戰鬥,而是單方麵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