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80章

-

誰的錢都不是大風颳來的。

短短兩天,就損失了將近一個億,就算是沈達也承受不住啊。

他感覺自己的心彷彿都在流血。

就在他焦躁不安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第一時間拿起了電話,卻發現來電顯示是他的父親沈鵬打來的。

自從沈運死後,沈鵬就將所有希望寄托在了沈達身上。

然而,他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讓父親失望。

他也覺得心中有愧,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硬著頭皮接通了電話。

“達兒,究竟怎麼回事,你上次投資了兩家新公司,不是說穩賺嗎?我怎麼聽說一下子損失了很多,你究竟乾了什麼?”

雖然沈鵬儘量剋製,但他的語氣中還是透露著幾分焦急。

“爸,對不起,我大意了。”m.

沈達歎了口氣,道:“濱海的那個傢夥,比我想象的還要狡猾,我上了他的當,不過你放心,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第二次了。”

沈鵬本來還有著滿腔怒火,可當聽到“那個傢夥”四個字後,一下子就釋然了。

他知道,沈達是在對付謝氏集團,一方麵是為了家族的利益,另一方麵,也是為他死去弟弟報仇。

老實說,剛開始沈鵬並冇有將一個不入流的謝家放在眼裡。

可是事情的發展,卻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賠了不少錢不說,連自己兒子的命都給輸了。

這件事,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痛楚!

這才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昔日那個不值一提的三流企業,如今已經成為了一方霸主。

想要再動它,難了!

“沒關係,勝敗乃兵家常事,你儘管去做,彆忘了,老爸永遠在你身後。”

安慰了幾句之後,沈鵬這才掛斷電話。

他本來是想緩解一下沈達的壓力,卻殊不知,他越是這樣說,越是讓沈達自慚形穢。

自己堂堂沈家的接班人,竟然連區區一個新謝氏都鬥不過,以後還有臉繼承家產嗎?

“沈少,公司那邊打電話來了,問我們是不是要跟新謝氏打官司,我們這邊有專業律師團,有十足的把握勝訴!”

手下人小聲問道。

見到老大生氣,他們也不敢多話。

“算了吧,讓他們撤回來吧!”

沈達歎了一口氣。

因為他的計劃已經被敵人給知曉了,早就已經有了防備,既然失去了戰機,那麼拖下也是無用。

說不定還會中了彆人的拖刀計,損失更加慘重。

那些錢,就當是買了個教訓吧。

事實上,沈達的心中自己已經有了計劃。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敗,是因為濱海是謝家的地盤,不是他的勢力範圍之內。

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他當然會吃虧了。

然而,謝氏集團也有弱點,那就是他們想要把生意做到省城!

這樣一來,沈達的機會就來了,因為省城纔是他的主場。

到時候,他有一萬種辦法搞垮謝氏集團!

“幫我聯絡莊家,是時候開始準備了!”

……

沈達已經放棄了進軍濱海的打算,與此同時,白杭等人已經浩浩蕩蕩的趕向了濱海。

除了他本身的百十號人之外,他還特意邀請了五位大佬。

濱海的蛋糕很大,足夠六個人一起分了!

所以,他們都放下了彼此間的恩怨,準備通力合作,把濱海一口吃掉。

至於如何分配地盤,那都是後話,現在他們的耽誤之急,就是先把濱海拿下。

而且還要快,一定要趕在其他勢力動手之前。

對他們來說,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時間!

為了避免太過引人注目,六人每個隻帶了十幾個貼身的心腹,至於其他人,都遠遠跟在後邊,化整為零。

“王麻子這次可是有備而來,我聽說帶了四十多號人,都是闖過關東的,個個都是狠人,“

阿華道:“看來,這個傢夥野心不小啊。”

“沒關係,就算是再來十個王麻子,濱海的蛋糕也夠分了,如果貪多的話,反而會嚼不爛。”

白杭很聰明,從來都不會跟彆人計較追些蠅頭小利。

他的目標是整個濱海!

飯,隻有吃到肚子裡,那纔是自己的,否則都是空話。

話雖這樣說,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有些惴惴不安,可究竟哪裡不對勁,又說不清楚。

謝海山則顯得十分冷靜。

能分多少蛋糕,怎麼分,他根本就不關心,他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讓葉九州死!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準備好了嗎?”

謝海山敲擊著車窗,冷冷的說道:“等你死了,我再好好炮製謝海鵬一家,謝海鵬啊謝海鵬,做了那麼多年兄弟,我怎麼現在纔看穿你的真麵目呢!”

當初,謝海峰弄著謝中天做節目,可是引起了不少轟動,謝海山自然是知道的。

在他看來,謝海鵬之所以接走謝中天,純粹就是為了作秀。

所以,在他的心目中,謝海鵬跟葉九州一樣,都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

非拔不可!

至於什麼骨肉親情,早就已經被他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夜已經深了,再加上天空下著小雨,所以省道上的行車並不多。

幾位大佬的車隊保持著距離,雖然儘量低調,但還是氣勢非凡,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兩國要開戰了呢。

夜色茫茫,省道上的車並不算多,幾位大佬帶著人,前後車隊氣勢浩浩蕩蕩,看著就讓人感覺恐懼。

就在白杭盤算著該從哪裡開始下手的後,前方突然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刹車聲。

舉目瞧去,隻見車隊最前的一輛車突然翻到了路邊的水渠裡。

車子翻了好幾拳才停下,火光四濺。

“怎麼開的車!”白杭搖下車窗不滿的問道。

很快,就有一個小弟跑了過來,道:“老大,不知誰在前方的公路上擺了很多鬼見愁,前方的車子冇看清,直接爆胎側翻了!”

鬼見愁?

白杭微微皺眉。

其實,鬼見愁,說白瞭解是插滿鐵釘的木板子,專門用來攔車的,除非下車把它移開,否則隻能繞道。

“老大放心吧,我已經讓人去挪了,咱們馬上就能出發了。”

手下繼續道。

白杭點了點頭,眉頭卻一直擰在一起,因為他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