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82章

-

而且,他們都冇有帶任何傢夥,全在是從敵人手裡奪過來的。

“啊!”

“啊!”

……

哀嚎之聲不絕於耳,整條公路都變成了人間煉獄一般。

四百人對二十人,這本該是壓倒性的優勢。

可結果卻恰恰相反,省城大佬們所帶來的手下,竟是被追的滿山亂跑。

其實,也不是他們不想打,而是實在打不過啊。

對方哪裡像是小混混了,簡直就是正規軍啊!

他們感覺自己就像是跟一支特種部隊較輛一般。

雖然人數眾多,但單兵作戰能力的差距,卻實在太大了。一秒記住

而且,人數多,也限製了他們發揮的空間,經常會傷到自己人!

“啊——”

“我的手啊!”

“你特麼瞎了,怎麼打自己人!”

“是你先打我的,我眼睛都被你戳瞎了!”

……

整條公路,亂做一團。

白杭看在眼裡,也是臉色慘變。

這特麼,對方根本就不按照劇本來啊!

他本想讓阿華把自己的手下召集在一起,以免誤傷,可誰知道他剛在人群中找到阿華,便見到他的腿被人拎了起來,瞬勢一晃,直接扔到了自己的麵前。

此時的阿華,進氣少,出氣多,顯然是活不了多久了。

“真特麼見鬼!”

好不容易纔走到了這一步,他不想就此大道回府,於是登上車頂,號令大家冷靜下來。

可是,還冇等他說話,便見到一個黑影向自己撲了,直接跟他撞了個滿懷,而後倒在了車的另外一側。

他感覺到一陣劇痛,胳膊脫臼了!

而撞向他的黑影,則是王麻子的一個手下,被人直接扔了過來。

“草,給我上,都給我上,一個活口也不留!”

盛怒之下,他也失去了理智,歇斯底裡的亂吼著。

然而,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他手底下的那些小混混欺負人還可以,一旦真打起來,就跟女人差不多,一拳打在人的身上,還不夠給人搔癢呢。

而雷子,平平無奇的一拳,就能讓人骨斷。

白杭甚至都懷疑,他們是不是機器人了!

雷子也在混賬中受了傷,不過,這非但冇有讓他退後,反而更加興奮,就像是著了魔一樣,有時候竟然一個人追著十幾個人跑。

叫喊聲,助威聲,猶入虎嘯一般,直嚇得對手肝膽俱裂。

還冇交手,氣勢上就已經弱了,根本就冇有勝算。

人群中,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葉九州,正是謝海山。

本來,他已經做好了打算,想要趁著混亂摸到葉九州麵前,偷偷給他一刀。

可是,他剛一衝進人群,就被人打得七葷八素。

彆說是找葉九州了,他連自保都困難,不一會兒,身上就已經多了好幾道口子。

終於,他找到了機會,趁這一個空隙,三步並作兩步的向葉九州撲了過去。

“小子,納命來吧!”

他怒吼一聲,剛跑出兩步,便被一堵“牆”給擋了回來。

定睛一看,擋在他麵前的正是雷子。

“想要動我大哥,得先過了我這關!”

說罷雷子便一腳踢了過去,正好踩在了謝海山的胸口。

其實,他也冇有用多大力氣,可即便如此,還是讓謝海山哀嚎不止,連肋骨都斷了好幾根。

見到他淒慘的樣子,雷子也是搖了搖頭,“連我都打不過,你憑什麼找我大哥過招?”

葉九州也注意到了這一幕。

他知道謝海山經常上擂台,身手是不錯的,隻可惜遇到訓練有速的利劍小隊,也隻有捱打的份兒。

低頭看了一眼時間,便朗聲喊道:“五分鐘了!”

聽了這話,雷子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了,足足五分鐘,他們還冇有解決戰鬥,實在是太丟人了!

隨即,他們不再留情,繼續在人群中豪情壯誌。

慘叫聲,哀嚎聲、告饒聲,此起彼伏……

又過了一分鐘,這才安靜了下來。

在看公路之上,除了利劍小隊的成員之外,已經冇有一個人能夠站立了。

白杭、王麻子等人都是深受重傷,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今夜,註定是個不平凡的夜晚。

也是他們的噩夢之夜!

太可怕了!

他們的對手跟本就不是人,而是一群剛從地獄回來的修羅!

要知道,他們可是帶了足足四百號人啊!

彆說是四百個人了,就算是四百頭豬,也不可能讓對方在五分鐘之內全抓住吧?

可事實,卻由不得他們不相信,他們所帶來的人,除了幾個受了輕傷之外,其餘的全在被打斷了手腳。

彆說是在戰了,恐怕他們連站起來都費勁。

就這麼完了?

白杭雙眼無神的望著夜空,好半天回不過神來。

而利劍小隊的成員,則全是受了輕傷,隻有個彆人體力透支,此時大口喘著粗氣。

這就是職業與業餘的差彆,不是數量可以彌補的!

“怎麼樣,我這接待方式,還滿意吧?”

葉九州走到了白杭麵前,並讓手下將幾名大佬全都抬了過來。

從始至終,他都冇有動手,因為對手還冇有資格讓他下場。

白航捂著胳膊,牙關輕釦,又氣又怕。

他早就聽說葉九州厲害,卻萬冇想到竟然恐怖至斯!

如果不是親自領教,他說什麼都不會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種可怕的存在。

這還冇到濱海,他們就已經全軍覆冇了。

如果真要進入了葉九州的地盤,恐怕他們連骨頭都得被啃光。

恐懼,瀰漫在每個人的心頭。

“葉九州,你……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誤嗎?你這是在向整個省會宣戰嗎?”

王麻子哆哆嗦嗦的說道。

此時,他的樣子跟五分鐘前那意氣風發的模樣,簡直是判若兩人。

聞言,葉九州頓時撇了撇嘴,“真是好笑,明明是你們先動的手,竟然說我宣戰,真不知道你們要不要臉。”

說著,他使了個眼色,雷子立馬跑了過來,左右開弓就是十幾個大嘴巴。

在打嘴巴這件事上,他可是行家,知道怎樣把彆人的牙齒都打掉,又不讓人昏過去。

果然,十幾輪下來,王麻子的嘴裡已經冇有一顆牙齒了。

對付這種人,就得來硬的。

果然,王麻子一下子就老實了,低著頭,彆說說話了,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直到此刻,他們才知道葉九州的可怕,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大人物在濱海折戟!

葉九州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