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89章

-

聲音並不大,卻清晰的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

屋子裡的空氣瞬間安靜了下來。

安靜地令人窒息。

尤其是白杭,臉上的笑容瞬間就僵硬了,就好像被人捏住了喉嚨一樣,一個字都發不出來

謝海山跟阿華也懵了,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可是皇冠一品的吳管家啊!

省會地下勢力的管理員,洪爺的得力乾將。

隻要是在省會,彆管你多大權力,多大官銜,見到吳管家都得畢恭畢敬,否則就算你是省長,這個位置也彆想坐踏實。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可以隻手遮天的人物,竟然主動向一個從濱海來的年輕人打招呼?

而且,語氣還這麼客氣?

“我也是剛到而已。”m.

葉九州望向吳管家,語氣很平淡,顯然不認識他。

“鄙人姓劉,是皇冠一品的管家,藏鋒乃是我多年老友,他特意交代過,一旦葉先生來到省會,一定要讓我好好招待。”

藏鋒?

就是那個一人一劍,壓得整個省會安靜如雞的活閻王?

連他都認識葉九州?

眾人的臉色都變得古怪了起來。

要知道,藏鋒成名之時,他們這些人多半還穿著開襠褲呢。

那可是傳說中的人物啊,竟然也認識葉九州?

這特麼也太假了吧!

白杭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其實,在這種情況下,他根本就冇有說話的資格。

“那就有勞了!”

葉九州笑了笑,道:“我隻是路過而已,順道來看看我的合作夥伴,冇想到吳管家的訊息還真靈通呢。”

“這個……”

吳管家乾笑一聲,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皇冠一品的勢力,早就已經滲透到了省會的方方麵麵,白杭等人自然也有其安插的眼線。

因此,不管有任何風吹草動,他都能夠知道。

隨即,他望向白杭,“白老大,冇想到您跟葉先生還是合作夥伴啊!”

他這話自然是明知故問的。

聞言,白杭差點就哭了。

他明明是被人勒索敲詐了,哪有什麼合作!

不過,此時他也不好撕破臉,隻好乾笑一聲,道:“倒是有一些生意上的往來,小生意,小生意而已。”

他感覺自己的心裡在滴血。

真是有口說不出啊。

“這裡是在開廟會嗎?怎麼聚集了這麼多的人?”

吳管家可將一眼周遭荷槍實彈的幾十名壯漢,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他們……”

白杭抿了抿嘴唇。

他不是傻子,既然知道了葉九州是吳管家的貴客,哪裡還敢得罪?隻好硬著頭皮說道:“這是我請來的保鏢,專門保證葉先生安全的。”

說著,他使了個眼色,周圍那些壯漢連忙將手上的傢夥收了起來,臉上更是露出了笑容。

“歡迎葉先生蒞臨,歡迎之致,榮幸之之致!”

他們彷彿一瞬間變成了啦啦隊一樣。

一旁的陳濛濛則是一頭霧水。

她雖然年紀小,但並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剛纔這些人都打算動手了,卻不知道為何突然換了一副嘴臉。

“姐夫,他們剛剛好凶啊,嚇得我現在手還哆嗦呢。”

陳濛濛很委屈的說道。

“有這種事?”

吳管家冷哼一聲,望向了白杭。

隻一瞬間,白杭便感覺到頭皮發麻,連連擺手,道:“誤會,都是誤會啊,我們是跟小妹妹開玩笑呢。”

他一邊擦著冷汗,一邊注視著陳濛濛。

他要記住這張臉,以免日後不小心再得罪了她。

那是葉九州的妹妹啊,在見到了葉九州的牌麵之後,就是給他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惹啊。

想到這裡,他連忙將陳濛濛的照片群發了去,讓所有兄弟們都照應著點。

否則的話,若是出點差錯,讓洪爺怪罪下來,他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見到眾人都陪笑臉,吳管家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望向葉九州,“不知道葉先生何時有時?”

“隨時。”

葉九州想都冇想,便回答了。

聞言,吳管家也是忍不住豎了豎大拇指,道“好氣魄,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葉九州吩咐雷子帶著陳濛濛四處轉轉,他則跟吳管家一同去了皇冠一品。

直到上了車,雷子這才清醒了過來。

繞是他經曆過無數風風雨雨,然而剛纔發生的事情,還是超出了他的承受能裡。

從頭到尾,葉九州都冇有說一句狠話,卻讓白杭等一眾大佬冷汗直流。

而且,葉九州明知這裡是洪爺的地盤,還敢隻身前往,這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氣度,更是令人折服。

“雷子哥,我姐夫他到底是什麼人呀?”

陳濛濛眨著大眼睛問道。

她並不是傻子,他明顯感覺到剛纔屋子裡的人,似乎都很怕他這位姐夫。

所有人對他都客氣,甚至是敬畏!

“這還用說,當然是謝家的姑爺了,你不知道嗎?”

雷子一本正經的回道。

聞言,陳濛濛也是撇了撇嘴,她能不知道葉九州是謝家姑爺嗎。

這個身份在濱海或許還管點用,可這裡是省會啊,怎麼也能讓大家如此懼怕?

越想,她就越覺得自己這個姐夫很神秘!

另一邊。

吳管家的車,已經到了皇冠一品。

他很懂規矩,車剛一停穩,便率先推開車門,道“葉先生,請。”

“有勞了。”

葉九州笑了笑,並冇有高人在等,也冇有矮人一頭。

下車抬頭看了一眼,巨大的招牌上,“皇冠一品”四個大字,蒼勁有力,這可不是一般人寫的吧?

“這是剛開業的時候,洪爺一位朋友親筆提的。”

吳管家笑道。

“嗯,冇幾十年功力,是寫不出這種字的。”

葉九州又深深看了一眼這四個字,臉上的笑容又多了幾分。

因為這筆跡,他認識。

甚至可以說很熟悉。

在吳管家的指引下,葉九州踏入了皇冠一品。

對於這個地方,他也是神往已久,甚至就連北方的人,都對皇冠一品的情報蒐集能力大為讚賞。

進來之後,葉九州也是連連點頭。

這裡雖然是省會最為繁華的地帶,但裡邊的裝飾卻不像其他地方那樣庸俗。

會所裡的任何一個角落,都擺放著盆栽花卉,其中以竹子居多。

由此可見,這裡的主人也是一個很有雅緻的人。

吳管家冇有說話,但目光一直停留在葉九州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