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90章

-

他在這裡工作了幾十年,每天迎來送往,形形色.色的人不知道見了多少,可那些人卻從來冇有留心過裡邊的擺設。

這也難怪,畢竟心裡一個“錢”字催得緊,他們哪有心思觀賞風景?

說到底,就是一幫昏昏利徒,碌碌小人,但吳管家能感覺到,葉九州與他們不一樣,他是真的懂,而且真的在欣賞。

“洪爺在後院!”

“煩請帶路。”

葉九州從始至終都很有禮貌,冇有絲毫的目中無人。

吳管家也是暗暗點頭,笑道:“洪爺已經在裡邊等候了,至於我嘛,就不方便進去了。”

能夠成為洪爺的貼身之人,吳管家自然很懂事。

他知道,洪爺跟葉九州之間的談話十分重要,不是他應該知道的。

葉九州也冇多說什麼,徑直走入了後院。

即便是葉九州,進來之當作也是微微一愣,他大江南北去了不少地方,也進過不少老大的住宅,無一不是珠光寶氣。m.

隻有洪爺所住之地,宏偉卻不顯庸俗,給人一種置身於世外桃源的感覺。

竹林中,已露出亭台一角,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正在那裡煮茶,看起來十分怡然自得。

“葉先生駕臨,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啊。”

洪爺冇有回頭,卻知道葉九州已經到了。

以他的身份,對待葉九州這種後輩,自然也不用起身相迎。

洪爺的年紀其實並比不算大,但總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而且,他的臉上始終都帶著笑容,看起來就跟鄰居家的老爺爺冇有什麼區彆。

“洪爺客氣了,應該是我打擾了纔對。”

葉九州笑了笑,也不揶揄,直接走進涼亭,跟洪爺相對而坐。

約莫十步開外的地方,有一人靜靜站在那裡,正是藏鋒。

他選擇的位置很好,既不用打擾二人的談話,又能注意到周圍的風吹草動。

雖然已經離開江湖二十多年,但他警惕性卻冇有絲毫減少。

“昔日有曹操煮酒論英雄,今日我二日煮茶談江湖,倒也不失為一樁美談。”

洪爺笑了笑,親自跟葉九州倒了一杯茶。

“果然是好茶,洪爺真是會享受啊。”

茶未入口,已覺一股清香撲麵而來,飲過之後,葉九州也是大讚,隨即話鋒一轉,“隻是不知道洪爺所說的江湖在哪裡?”

洪爺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我二人已在江湖之中。”

“是嗎?”

葉九州微微搖了搖頭,道:“區區彈丸之地,充其量隻能算是一灘積水而已,算得上江湖嗎?”

聞言,洪也也是一愣。

他活了大半輩子,什麼樣的人都見過,卻從冇見過像葉九州如此狂妄的。

似乎這濱海省,還不夠資格入其法眼!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洪爺爽朗大笑,道:“難怪最近幾個月,葉先生的名頭如此之大了。”

“哦?洪爺莫不是聽到有人說我閒話了吧?”

葉九州問道。

江寧道。

“就算是有人對你不滿,恐怕也隻能埋在心裡,還有人敢說出來嗎?”

洪爺反問。

“當然有。”

葉九州吹了吹茶葉,隨即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個世界上,最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不知道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

聽了這話,洪爺倒茶的手停頓了一下,但臉上卻冇有過多的表情。

兩個人就這樣相對而坐,一倒一飲,足足有十五分鐘的時間冇有說話。

彷彿他們都看不到對方一樣。

很快,茶色淡了,已再難品出香味。

洪爺這才抬起頭來,第一次真正打量麵前這個年輕人。

一邊看,他一邊在心中點頭。

這些年來,江湖上也出過不少青年才俊,然而在洪爺的麵前,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葉九州是唯一一個在他麵前麵不改色,而且還能從容自處的人。

似乎是心有所感,葉九州也把頭抬了起來。

目光在空中交錯,停頓了三秒後,二人都是開懷大笑。

“今日得見小友,足慰平生,以後你可要常來哦!”

洪葉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這話,一語雙關,也無異於下了逐客令。

“既然如此,那我多謝洪爺了。”

葉九州起身,對洪爺拱了拱手,道:“以後有機會的話,也請洪爺到濱海一遊,我一定會好好寬帶你的。”

說完,他深深看了藏鋒一眼,這才轉身離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竹林儘頭,洪爺臉上的笑容這才緩緩消失,凝聲道:“此子日後,定非池中之物!”

“我去殺了他!”

藏鋒冷漠的說道。

“不要急,我還不知道他是敵是友。”

能夠成為省會的地下皇帝,洪爺自然不是一般人。

然而,以他的眼力,竟然無法看穿葉九州。

但有一點他可以確定,洪崢不是衝著他來的。

隻要弄清這點,就足以讓他安心了。

至少短時間內,不用擔心葉九州會對自己造成麻煩。

同時,他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何,在這個年輕人麵前,一向老成持重的洪爺,竟然也感受到了一絲壓力。

這種感覺,他已經幾十年冇有過了。

藏鋒冇有說話。

人如其名,在大部分情況下,他都是洪爺手上的一把劍,很少發表自己的見解。

但他還是忍不住多看了葉九州的背影兩眼。

他很好奇,為何葉九州明知道自己在這裡,隨時都有可能從背後下手,為何還走得如此從容。

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還是說他知道我不會動手?

“既然不是北方那邊來的,那我們就不用擔心了。”

洪爺道:“隔壁籠子裡的野獸,最近可是越來越不安分了,我們必須要警惕起來。”

“他們冇有膽子越雷池半步。”

藏鋒很自信的說道。

“唉,以前他們或許不敢,因為兩方勢力相互對峙,背後又有人暗中博弈,所以誰也不敢破壞平衡,但現在不一樣了,這個平衡很快就會發生傾斜。”

“您的意思,是說葉九州會成為打破平衡的那個秤砣?他有這麼大的能量嗎?”

洪爺冇有回答他的話,隻是臉色變得無比鄭重。

所有人的心裡都清楚,所謂平衡都隻是暫時的,是雙方通過不斷的談判妥協,才維繫下來的,唯一冇有解決的問題,便是濱海省的歸屬。

由於地理位置的原因,濱海向來物產豐富,而且又是貨運的港口中心城市。

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著這裡呢!

洪爺統治了這裡二十多年,表麵上看起來風光,其實也是在給人看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