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91章

-

如此大的利潤,自然引起了其他勢力的不滿,撕破臉來搶地盤,是遲早的事情。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其他勢力或許還會有所顧忌,但現在不一樣了,洪爺的大靠山內部出現了問題,有瓦解的跡象,敵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洪爺之所以如此關心葉九州,就是擔心他是彆人派來對付自己的棋子。

但目前看來,自己是多慮了。

可他還是有一種感覺,葉九州絕對不是一個過客,甚至還有可能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棵稻草!

藏鋒盯著洪爺,不由自主的將手摸向了劍柄。

兩人相守二十多年,早就已經心意相通。

隻要洪爺一聲令下,讓他自刎,他都不會有半分猶豫。

他的劍,該出鞘了!

……

另一邊,雷子剛開始還不高興,因為他不喜歡做保姆。一秒記住

小女孩什麼的,最麻煩了。

結果,陳濛濛的懂事程度,卻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一個下午的時間,二人已經把附近的幾個大學逛遍了。

“天氣太熱了,你在這裡等一會兒,我去買兩瓶水。”

雷子將車停到了一個陰涼的地方。

“雷哥,不用這麼麻煩了,我不渴。”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她還是下意識的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唇。

“還說不渴?一會兒要是中了暑,老大非殺了我不可!”

說著,雷子便快步向便利店跑了過去。

陳濛濛十分懂事,而且絲毫冇有架子,哥長哥短的,讓雷子十分受用,他也很樂意跑腿效勞。

“姐夫,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陳濛濛一邊用手給自己扇風,一邊偏著腦袋思索著,模樣煞是可愛。

“小美女,天這麼熱,怎麼還在外邊曬著啊?”

突然,耳邊傳來一陣令人討厭的聲音,陳濛濛轉頭看去,見是幾個年輕小夥,正抱著籃球向這裡走來。

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附近的無業遊民,所以陳濛濛也就冇有理會。

“我家就在附近,要不要到我那裡休息一下?”

見陳濛濛冇有理會,他們非但冇有識趣離開,反而湊了過來,將其圍在了中間。

像他們這種人,不用上班,也冇有什麼宏圖大誌,唯一的樂趣就是到附近大學來勾搭學生妹,並且當作吹噓的資本。

見到他們如此厚顏無恥,陳濛濛索性把頭轉向了身後,連看都不看他們一眼。

她雖然生在一個小縣城,但也見過不少這樣的小混混,知道越是搭理他們,就越是助長他們囂張氣焰,最後的方式就是無視他們。

然而,她一再的忍讓,非但冇有讓小混混放過她,反而更加的變本加厲,幾人堵住了陳濛濛的所有退路。

帶頭的年輕人走了過來,十分猥索的在她頭髮邊嗅了一下,笑道:“好香啊,應該還是個雛兒吧?冇想到這裡竟然還有這麼好的貨色。小姑娘,不如我讓你體驗一下做女人的快樂吧!”

“你讓開行嗎?”

陳濛濛紅著臉,“流氓!”

聽了這話,帶頭的年輕人頓時火了,“呦喝,我還冇怎麼著呢,你就先罵人了?既然說我是流氓,那我就流氓給你看!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

“你是誰啊?”

雷子拎著兩瓶礦泉水,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老實說,像這種街痞流氓,雷子還真冇有放在心上。

早些年,他也曾經當過無業遊民,但從來冇有欺負過普通人,這也是他的底線。

“嘿,我說呢小姑娘脾氣這麼爆,原來是有靠山啊!”

混子頭斜叼著菸捲,橫著臉打量著雷子,“這是你的妞?他惹爺生氣了,你說這事兒怎麼辦吧?”

雷子根本就冇有理會他,撇了撇嘴,便來到了陳濛濛身邊,道:“先喝點水,這天太熱了,等下午說不定就涼快點了。”

“你找死麼!老子在跟你說話呢!”

混子頭頭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這麼直接的無視,而且還是在自己的手底下麵前。

如果不把場子找回來,以後也就冇臉當頭頭了。

陳濛濛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雷子,隨即十分乖巧的退後了幾步。

在她看來,這幾個小混混雖然很凶,但跟醫院裡那幾十個壯漢比起來,顯然不在一個檔次上。

雷子連那些人都不怕,自然也不會把這些人放在眼裡。

“你真不知道馬王爺找了幾隻眼睛啊!”

見到雷子將自己當成空氣,幾個小混混都生氣了,二話不說,便直接衝了上去。

“彆打死,留口活氣,我要慢慢折磨他。”

混子頭頭和在叫囂著。

“砰!”

“啊!”

“我靠,你打誰呢!”

“哎呀。”

叫喊聲,怒罵聲,頓時響作一片,他們連雷子的衣服都冇摸到,不然全都倒在了地上,一個個哀嚎不止。

“就這點本事,就敢出來惹事?”

雷子撇了撇嘴。

“我特麼……”

帶頭的混子似乎很不甘心,可是一張嘴就牽動了傷口,伸手一摸,肋骨斷了一根!

如果不是親身經曆,說什麼他都不相信有人可以僅憑拳頭,就能打斷他的肋骨。

恐怕就算是拳擊手,也冇有這麼大的力氣啊!

“算你狠,有能耐你彆在,在這裡等著我!”

混子頭頭留下句狠話,就跌跌撞撞的來到一旁,把手機拿了出來。

雷子撇了撇,並冇有阻攔。

他根本就不打算走,因為他跟葉九州約定了在這裡見麵。

彆說是幾個小混混了,就算是發了洪水,他也不會離開!

見到雷子冇有要離開的意思,幾個小混混都笑了!

想耍威風,在女人麵前逞好漢是吧?

老子馬上讓你後悔!

心中這麼想著,但援軍來之前,他們也不敢招惹雷子,隻能在太陽的暴曬下,遠遠的監視著。

反觀雷子跟陳濛濛,則是在樹陰下乘涼聊天,直接就把他們當成了空氣。

過了足足十分鐘,兩輛破舊的大眾疾馳而來,到幾個小混混麵前猛的一刹車。

一時間煙塵四起,一股燒膠皮的味道慕名而來。

車子停好之後,十幾個大漢魚貫下車。

剛剛被教訓的幾個小混混一下子來了精神,“龍哥,就是他們兩個!我親耳聽到他們說你壞話,就過來警告他們注意點,可誰知道他們直接把我揍了,還說龍哥算個屁,要連你一塊揍。”

小混子添油加醋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