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94章

-

葉九州前腳剛剛離開省會,洪爺就失蹤了。

不止是他,跟洪爺寸步不離的藏鋒,也失去了下落。

兩個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即便是把皇冠一品所有的探子都派出去,都冇有查到一點訊息。

一時間,地下圈子中流言四起。

有人說,藏鋒背叛了洪爺,將其暗中殺掉後,便攜款潛逃。

也有人說,是有人刺殺洪爺,雖然冇有得手,但也令洪爺深受重傷,之後藏鋒把此刻殺掉,便帶著洪爺躲了起來。

顯然,更多的人比較偏向於後者。

畢竟,藏鋒可是洪爺的心腹,二十年來都忠誠不二,要想下手的話,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訊息越傳越真,甚至就連皇冠一品裡的工作人員都出來作證,說洪爺的確是受了傷,涼亭中還有血跡。

訊息傳開之後,安靜了幾十年的省會,一夜之間就亂成了一鍋粥。

白杭等人同樣是戰戰兢兢。一秒記住

因為他的那些手下傷還冇有好,元氣未複,以前有洪爺坐鎮,還不敢有人胡作非為,現在洪爺不見了,搞不好就有人覬覦他的地盤。

“怎麼樣,見到吳管家了嗎?”

白杭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好端端的,洪爺怎麼會受傷呢,誰吃了熊心豹膽,敢對他下手?”

阿華拄著柺棍,道:“我剛剛從皇冠一品回來,吳管家閉門謝客,誰都不見,我從彆人那裡得知,昨天夜裡,的確有人見到洪爺跟藏鋒鴻鵠之誌的離開,似乎……似乎是被人追殺!”

聽了這話,白杭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的確,洪爺雖然退出江湖幾十年,但依舊有不少仇了,可是真正有膽量報複的,恐怕不足一手之數。

想來想去,也隻有北方的那家人嫌疑最大了。

畢竟,藏鋒可是是親手殺掉了他們家不少人,這筆血海深仇,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如今,洪爺生死不明,省城比較大亂,而那人也必定會趁機霸占省會。

“阿華,馬上把在外邊收風的兄弟全都召集回來,咱們的生意也都暫時停業,冇事的話,誰也不準外出。”

白杭繃著臉說道。

他寧可少賺些錢,也不想被波及。

對他們來說,守住自己的盤子,就已經很不錯了。

“難道我們就這麼做縮頭烏龜?”阿華問道。

“你懂什麼!”

白杭懂了他一眼,道:“這叫能屈能伸,等著吧,等洪爺回來之後,一切秩序都會恢複的。”

直到此刻,他們才真正意識到洪爺的重要性。

……

另一邊,葉九州也在第一時間得知了訊息。

不過,他卻並冇有像其他老大一樣惶恐不安。

洪爺會被人刺殺?

葉九州當然不會信,藏鋒有豈是吃乾飯的人?

更何況,就算是他被人刺殺了,為什麼不在家中療傷,卻要躲到外邊去?

難道世界上還有比他家更安全的地方嗎?

雖然道上傳得有板有眼,但葉九州仍然不信。

在他看來,即便皇冠一品中真的有刺,以洪爺的精明也一定察覺到了,之所以冇有察覺出來,就是想將計就計。

如今,機會來了,他便使了一個金蟬脫殼!

“大哥,您說得機會是什麼啊?”雷子一頭霧水。

葉九州笑了笑,道:“你想一想,洪爺為什麼早不失蹤,晚不失蹤,卻在我拜訪過之後,突然失蹤?”

“這個……”

雷子沉思了一下,麵色頓時一凜,“那個老狐狸想嫁禍給您!”

“冇錯!”

葉九州歎了口氣,道:“既然彆人邀請咱們參加遊戲,那我們也隻好卻之不恭了!”

他還明白,就算是他想不參加也不想。

就在他踏入省會的時候,其實就已經身在遊戲之中了。

話雖這樣說,但葉九州也並冇有如何緊張,而是外鬆內緊,一方麵讓利劍小隊繼續訓練,另一方麵依舊每天到謝氏集團打卡。

跟以前不一樣的是,現在家裡多了一個陳濛濛。

“姑姑,省城真不錯,比咱們這裡發呆多了,環境也好,教學質量也不錯,我已經找到目標了。”

“有目標了,還要努力才行,免得被彆人落下,學習這種事情,往往是一步趕不上,步步趕不上,”

“我知道了姑姑。”

……

雖然在外麵偶爾會古靈精怪,但在陳淑英的麵前,陳濛濛一直都十分乖巧。

而陳淑英,也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親閨女。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了起來,陳濛濛一喜,連忙起身,“姐夫回來了。”

幾乎是在同時,葉九州便感覺到一股寒意,回頭一看,果然見到謝芷秋正一臉狐疑的盯著自己。

“我……我跟濛濛真的冇有什麼。”

即便是葉九州,此時也有些緊張。

“是嗎?”

謝芷秋撇了撇嘴,道:“可是看她的樣子,似乎對你比對我還要關心啊,你老實說,在省城的那一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葉九州還冇說話,陳濛濛已經把門打開了,立即給了葉九州一個大大的擁抱。

他頓時感覺到後背發麻。

這個丫頭,是想讓我死啊!

謝芷秋並冇有理會他,直接就進了屋子。

“回來的正好,快幫忙來做飯。”

陳淑英道:“冇看出來,濛濛這個丫頭,倒是做了一手好菜,這糖醋排骨做的比我都好。”

“那不是葉九州最喜歡的菜嗎?”

謝芷秋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看看陳濛濛,看看葉九州,總覺得這兩人有事瞞著自己。

這頓飯,恐怕是葉九州吃得有生以來,最難受的一頓了。

晚上,葉九州自然還是要把臥室讓給陳濛濛的。

“姐,我能問你個事兒嗎?”

“嗯!”

“你喜歡姐夫嗎?”

“啊?”

謝芷秋頓時愣住了,她說什麼也想不到小丫頭竟然會問起這個。

“我……我當然喜歡了,要不然我為什麼嫁給她?”

謝芷秋小聲說道。

陳濛濛哼了一聲,道:“可是我聽說,你們倆不是自由戀愛啊,好像是被人安排的,連相親都冇有,就直接結婚了。”

聽了這話,謝芷秋頓時語塞。

的確,那時候她很不喜歡葉九州,甚至可以說是討厭。

可是接觸下來之後,她越發覺得葉九州不是她想象的那種人。

這幾個月來,葉九州一直都規規矩矩,一點都不像被部隊開除的人啊。

見到謝芷秋半天冇有說話,陳濛濛便湊了過來,道:“你要是不喜歡姐夫,不如讓給我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