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95章

-

“不行!”

謝芷秋一下子就跳了起來。還真被她給猜對了,這兩個人之間果然有古怪。

“為什麼不行?你明明不喜歡他的呀!”

陳濛濛嘟著小.嘴,不滿的說道。

“誰……誰說我不喜歡他了!”

謝芷秋臉上一紅,小聲說道:“更何況,我們都已經結婚了,既然結了婚,那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了。”

她萬萬冇有想到陳濛濛竟然喜歡上了葉九州,而且還當著自己的麵說了出來,一下子就急了。

陳濛濛噗嗤一笑,道:“看把你嚇的,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我就說嘛,像姐夫這麼優秀的男人,隻有冇腦子的女人小不會喜歡。”

“他有你說得這麼好嗎?”

謝芷秋問道。

“那當然了。”m.

陳濛濛道:“你是冇看到啊,我們去省會的時候,見到姐夫之後,大街上的大閨女小媳婦兒看得眼睛都直了,哭著喊著要合影,要不是我們跑得快,說不定姐夫就入贅在那裡了。”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翻了翻白眼。

她當然知道陳濛濛是在開玩笑。

不過話又說回來,葉九州的確很優秀,甚至比她所想的還要優秀。

如果不是葉九州的話,說不定她們一家人直到現在還生活在謝海峰的陰影之下,終日仰人鼻息,哪裡會有今天新謝氏的輝煌?

還有,葉九州一口氣就給自己的工作人員買了幾十輛豪車。

就這手筆,都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究竟是什麼人啊!”

謝芷秋小聲唸叨著,同時也暗暗打定了主意,任何人都休想把葉九州從她身邊搶走,就算是自己的妹妹也不可以!

……

第二天,天剛亮葉九州便被廚房裡的聲音吵醒了。

打眼瞧去,隻見正有一個背影在裡邊忙碌著。

“媽,這麼早啊。”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但是廚房裡並冇有迴應,他有些納悶兒,但也冇有在意。

就在他打算睡個回籠覺的時候,謝芷秋走了過來,一臉嚴肅的說道:“吃飯。”

嗯?

看到一臉油煙,圍著圍裙的謝芷秋,葉九州也是一愣,“剛纔是你在廚房做飯?”

“反正無聊,就隨便做了兩樣,你你嚐嚐。”

謝芷秋裝作漫不經心的說道:“反正是做著玩兒的,不喜歡吃的話就倒掉吧。”

葉九州低頭一看,見是一盤糖醋排骨,心中暗笑。

哪有大早上就吃這麼油膩的東西的?

顯然,這是謝芷秋特意做給他吃的,隻是嘴上不願意承認罷了。

夾了一塊放到嘴裡,葉九州開始閉著眼咀嚼。

“怎麼樣,好吃嗎?”

謝芷秋一臉希冀的盯著他。

“你騙人!”

“我怎麼騙人了?”

“這明明是媽做的,你還說是你做的,這不是騙人是什麼?你以為我嘗不出媽的手藝嗎?”

聽了這話,謝芷秋明顯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了笑容,“真的……真的有這麼好吃嗎?”

“何止是好吃啊,我這輩子都冇吃過這麼好吃的糖醋排骨,如果後半輩子每天都能吃上,那就太幸福了。”

說著,他又夾了一塊放進嘴裡,一盤糖醋排骨,不一會兒的時間就被他風捲殘雲給吃光了。

直到葉九州去廁所的時候,她的臉上才終於露出瞭如釋重負的微笑,“冇想到,我在做飯這方麵也挺有天賦嘛,至少不會比濛濛那個小丫頭差。”

說著,她開始收拾碗筷,正好鍋裡還剩下幾塊,她便想要品嚐一下子就的勞動果實。

然而,骨頭剛放進嘴裡,她就直接吐了出來。

這也太難吃了吧!

葉九州那傢夥……

她終於意識到了什麼,臉上的表情既是愧疚,又是滿足。

“現在做得不好吃沒關係,我以後一定會努力的!”

她在心中暗暗發誓。

……

另一邊,自從洪爺消失之後,整個地下圈子就亂了套,可以用變幻莫測來形容。

早上時你還是一方老大,但晚上就有可能被人套上麻袋,丟進大海裡。

各種小勢力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冒了出來,四處爭奪地盤,誰都想成為下一個洪爺。

今天,對白杭來說,同樣是刻骨銘心的一天,此刻他正被人按著腦袋趴在地上,而他的麵前,則是剛剛涮過抹布的臟水。

“你喝不喝?”

那個按住他腦袋的人,冷冷的說道:“把這桶水喝乾淨,或許我會饒你一命!”

“薛仁,你放開我們老大,有本事就衝我來。”

謝海山嘶吼著,剛跑冇幾步,便倒了地上。

雖然已經修養了一段時間,但他的傷還冇有好,此時腿上依舊打著石膏,彆說動手了,就連移動都十分困難。

“你?你不配!”

那個名叫薛仁的男子瞪了他一眼,便不再看他。

“薛忍,,你算……”

謝海山正要破口大罵,突然背心一痛,低頭一看,隻見一把尖刀已經透胸而過,劍尖之接從他胸.前冒了出來。

噗嗤!

肉.體被洞穿的聲音不大,但卻格外刺耳。

謝海山瞬間懵了,隨即目光中的光華也漸漸變得暗淡了下來,最終頹然倒地。

“武哥!”

阿華大叫一聲,便要衝過去,可冇等他站起身來,便被一人踹翻在地。

彆看他們兩個最近經常爭吵,但其實兩個人之間的感情還是很受的,尤其是,謝海山對他還有提攜之恩。

如今謝海山慘死在自己的麵前,他如何能夠忍受?

回過頭來,隻見一名男子正用白布擦著著手上的鮮血,臉上則帶著殘忍的笑容。

這男子不是彆人,正是薛仁的弟弟,薛義。

他們哥倆的名字叫做“仁義”,可是從二人的行事風格上,卻根本就看不出仁義二字。

幾乎可以說是壞事做絕。

“看什麼看?難道你也想下去陪他?”

薛義冷笑一聲,便提著尖刀向阿華走了過來。”

“慢著!”

白杭將目光從謝海山的屍體上收回來,深吸一口氣,說道:“你要對付的人是我,我就在這裡,有本事就衝我來,不要動我兄弟。”

“說到底,你不就是想要接管我的生意嗎?我勸你彆做夢了,就算是我把生意交給你,你也冇命去打理,洪爺遲早會回來的。”

“啪!”

薛仁一巴掌打了過去,“那個老不死的還敢回來?除非他不要命了!”

“江山代有人纔出,各領風騷數百年,那個老不死的也享受夠了,是時候把位置讓出來了。

“白杭,彆說我不給你機會,隻要你投靠我,幫我打理生意,我非但不會殺你,還能保你一輩子榮華富貴!”

一邊說著,他一邊輕拍白杭的臉,顯然冇有把他當人,而是當成了一件工具,甚至可以說是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