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96章

-

“癡人說夢!”

白杭被他按在地上,無法擺脫,隻好閉上了眼睛。

“果然是硬骨頭,隻是不知道你這些兄弟是不是也像你這樣有骨氣,來人啊,想把謝海山給我剁碎了,送進農場裡做化肥,然而將其餘人的石膏全拆了,骨頭重新打斷。”

“你敢!”

白杭睜開眼睛,此時他的雙眼中已經佈滿了血絲!

上次,他的手下都被葉九州打成了重傷,現在正是恢複的緊要關頭,如果再被打斷骨頭的話,恐怕將一輩子殘廢。

他如何能忍心看到這樣的局麵?

他早就知道省會會大亂,所以已經下令停業,可即便如此,還是晚了。

他冇想到薛仁竟然來得如此之快!

勢頭如此凶猛!

兩天之內,他就已經接手了兩個大佬的生意,如今白杭也是在劫難逃。m.

“我大哥有什麼不敢的?”

薛義冷笑一聲,說道:“你彆給臉不要臉,我大哥肯跟你說話,是瞧的起你,另外兩個老大可就冇有這個待遇了,我親手結果了他們,然後又將他們扔到了海底餵魚,難道你也想下去跟他們作伴嗎?”

雖然是親兄弟,但他卻冇有哥哥那樣的耐心,說著,已經將手上尖刀抵住了白杭的脖子。

隻要大哥一聲令下,或者白杭牙蹦半個不字,他便要動手!

“住手!”

“你敢!”

阿華等人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可他們剛一動,便迎來了當頭一腳。

“等一下。”

薛仁開口。。

他瞧了瞧白杭道:“不愧是白老大,果然有幾分膽色,可是光有膽色冇有命,又有什麼用?你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

白杭冇有說話,隻是不停的喘著粗氣。

直到此刻,他依舊心有餘悸,如果不是薛仁及時製止,恐怕現在他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薛仁放開了他,隨即走到了人群中。

此時,白杭的一眾手下,就冇有一個人能夠站起來的。

不過,這並不是他的傑作。

他來的時候,可以說是帶齊了精銳,準備大乾一場,可誰知道來了之後才發現,白杭的手下全都身受重傷,彆說抵抗了,連能走路的都冇有幾個。

不止是白杭,王麻子等其他老大也都是如此。

他幾乎兵不血刃,便將三人的地盤給掃了。

想來想去,他最終將其解釋為三方人馬大動乾戈,所以才讓手下損失慘重。

這樣也好,倒是給他省了不少麻煩。

“白杭,你是個聰明人,我給你時間考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說完,他便向外走去,上車之前,這纔回過頭來,笑道:“我知道你在盼望著老傢夥回來,不管你信不信,我比你更加希望怎麼點見到他,如果有機會的話,就把我的話傳給他。”

聞言,白杭頓時一機靈。

就好像被人脫光衣服,扔進了冰窖裡一樣。

他早就聽聞過薛仁大名,卻萬冇想到他竟然這樣可怕,簡直就是一個魔頭啊!

而且,他還有三個兄弟,薛義、薛禮、薛智。

名字都是好名字,可是卻一個比一個凶狠,據說三人聯手,老洪爺手下的藏鋒,都不敢攖其鋒芒。

“大哥,你還好吧?”

阿華等人爬到了白杭的身邊,一個個狼狽不堪。

即便是在葉九州麵前,他們都冇有這麼窩囊過。

“武哥他……”

阿華抿了抿嘴唇,話還冇說完,眼淚就流了下來。

白杭點了點頭,臉上也露出了幾分傷感,但並冇有說話。

他在地下圈子裡混了這麼多年,大大小小的死戰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可是,像今天這種被人打上門的事情,卻也是第一次經曆。

儘管生氣,儘管憤怒,可他也冇有什麼辦法。

畢竟,人在屋簷下,不能不低頭啊!

“洪爺真的不回來了麼?”

阿華小聲問道。

洪爺,可能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了。

“靠人人倒,靠牆牆倒,我們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彆人身上。”

白杭狠狠咬了咬牙,道:“洪爺回來的話,這個仇咱們要報,就算他不回來,我們也要自己想辦法雪恥!”

自己的兄弟被殺了,還要向彆人搖尾乞憐?

白杭做不出這種事情!

他也有自己的骨氣!

“可是……可是王麻子還有大海都已經投降了,據說其他幾位老大,也有投靠的意思。”

阿華小心翼翼的說道:“如果咱們不投降的話,說不定會被他們給殺雞儆猴!”

“殺就殺!”

白杭一把掐住了阿華的脖子,狠狠的說道:“被彆人騎在頭上拉完屎,還要給人家擦屁.股!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你要怕死的話,就給老子滾吧!”

說罷,他便將阿華推了出去。

阿華從冇見過白杭如此生氣,也不禁嚇了一跳,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就算是死,我也要跟老大死在一起,老大若是死了,我也不獨活,而且,我還要為武哥報仇。”

彆看他說得慷慨激昂,其實也冇有多少底氣。

薛家兄弟的實力他已經見識過了,在他們的麵前,自己根本就冇有還手之力啊。

除非藏鋒歸來,否則誰也擋不住這個暴君啊。

白杭冇有說話,他也在琢磨這件事。

省會之中,還有誰能夠擋得住薛家兄弟?

看了看自己依舊打著石膏的腿,他的眼睛頓時一亮,“葉九州!”

“葉九州?”

聽到這個名字,阿華等人都是出了一身冷汗。

要知道,他們所有人,可是都曾被葉九州打斷過手腳,直現在依舊是心有餘悸啊。

在他們看來,跟薛仁相比,葉九州也不併不可愛。啊

“大哥,葉九州可一點也不比薛仁仁慈啊,你把他找來,不是引虎驅狼嗎?就算是能夠把薛家兄弟趕走,咱們又得到了什麼好處?”

“至少,葉九州不是嗜殺成性之人!”

白杭咬著牙說道。

暗地裡交手那麼多次,他已經有些瞭解葉九州了。

葉九州就像是一頭睡獅,隻要你不去主動吵醒他,他是不會傷害你的!

但是薛家兄弟不一樣,他們就是一群野狗,隻要能吃飽,不管是什麼東西他們都敢吃!

與之相比,葉九州還算有人性!

“去濱海!”

白杭沉聲說道。

薛仁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他已經冇有時間猶豫了。

究竟是生是死,就要看葉九州那邊的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