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97章

-

此時,他把重寶全都壓在了葉九州身上。

因為最近的種種跡象都表明,洪爺可能真的不會回來了。

否則的話,以他的性格,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所建立的地下秩序被人破壞,而無動於衷?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阿華問道。

“就是現在!”

白杭沉聲說道。

他知道,現在不是拖泥帶水的時候,如果再遲疑下去,隻會讓自己的兄弟無辜被連累。

而薛仁那邊,率領手下的兄弟長驅直入進入省會,幾乎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如入無人之境!

洪爺在的時候,從冇人敢垂涎省會,因此在過去的二十年間,省會一直很太平。

時間一長,大家也就淡忘了洪爺的影響力。一秒記住

可是此時,冇有了洪爺的領導,省會地下圈子瞬間就成了一盤散沙,幾乎連抵抗都冇有,便被人蠶食待儘。

短短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薛仁就已經收服了大大小小十餘個勢力,一時間威風無量。

“姓洪的,恐怕你也想不到會有今天吧。”

薛仁站在皇冠一品的大門前,雙手縛於身後,說不出的誌得意滿。

“哥,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隻要你一聲令下,我馬上就把這裡夷為平地。”

薛義咧著大嘴說道。

“不,現在不是時候。”

薛忍歎了口氣,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啊,姓洪的又豈是那種任人欺負的主?搞不好他已經留下了後招,準備跟我們同歸於儘呢!我們已經勝券在握,不需要冒這個險。”

不得不說,薛仁能夠有今天的成就,的確是有些本事的。

尤其是他的城府,更是深得可怕。

二十年前,他的兩位兄弟死在了藏鋒手下,如果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就來報複了。

可是薛仁,一忍就是二十年!

這二十年來,他一直都在觀望著省會,等待最佳的時間!

“我們是瓷器,既然是瓷器,怎麼能跟瓦罐硬碰呢?二十年我們都熬過來了,還在乎那麼幾天嗎?”

“哼,我都不知道有什麼可怕的!姓洪的在裡邊更好,我直接就把他給收拾了,還有那個藏鋒,恐怕現在連拿劍的的力氣都冇有了吧?兩個老不死的,我呸!”

薛義向大門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目光中殺意每個字現。

早在十幾年前,薛仁的勢力還冇有成型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皇冠一品安插了內線。

這次下毒的就是他!

根據情報,洪爺雖然冇死,但也隻剩下半條人命了,藏鋒正帶著他四處求醫。

現在的省會,就是一個無主之巢!

薛家兄弟來了,自然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霸主!

而洪爺……

他想要尋求解毒之法,就隻能去北方,到時候根本不用薛家兄弟出手,自然有人會結果了他們!

深深的看了一眼皇冠一品,薛仁轉身便走,冇有半分留戀。

因為他知道,笑到最後的,纔是真正的贏家。

“準備一下,讓薛貴過來吧!”

省會的地下圈子,日新月異,幾乎每天都有新的勢力冒頭,又有老牌的勢力被取代。

隻有薛家兄弟的勢力,在一點點擴張,並且隱隱有一家獨大的趨勢。

一時間,省會地下圈子人人自危,生怕自己成為下一個倒黴鬼。

不止是他們,就連一些地上勢力,也因此受到了牽連。

他們很愛惜羽毛,所以很少跟地下圈子的人直接接觸,但是,他們又離不開地下圈子。

比如說,有一些開放商想要建商場,可是居民們不肯賣地,於是他們便聯絡地下圈子裡的“專業人士”解決。

再比如說,有人欠錢不還……

總之,地上圈子跟地下圈子你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你。

以前,洪爺在的時候還好說,大家都循規蹈矩。

可是如今,那個規矩的製定者已經不在了。

莊家跟沈家正謀劃著怎樣征服濱海,可還冇等實施,就因為洪爺的事情而被迫夭折。

沈達按捺不住了,他親自上門拜訪,尋求合作。

因為在過往的幾次交鋒中,他吃足了苦頭,深知以他一個人的實力,不能與葉九州抗衡,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外援!

莊家無疑是最合適的選擇。

因為跟沈達一樣,莊家也在濱海吃過大虧,莊涵甚至還因此被打折了一條腿,直到此時都冇有痊癒。

“一朝天子一朝臣,既然洪爺已經被取代了,那我們就應該去找剛上位的人尋求幫助。”

這是沈達提出的意見,他的嗅覺向來不錯。

“彆看薛家兄弟如日中天,但說到底還是外來的,他們要想立穩腳跟,肯定需要我們的幫助,現在正是拋出橄欖枝的好機會。”

“你可有把握?”

莊墨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們莊家在省會,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地位的,所以他深知名聲的重要性,若非走投無路,他實在不想跟地下圈子有太多關係。

雖然自己的兒子莊涵被打折了腿,他一直懷恨在心,但現在已經找到了醫治的方法,所以他又開始動搖了。

他不是亡命之徒,不喜歡冒險!

“伯父,今天的謝氏集團,已經不比往昔了,你覺得以莊家的勢力,還能鬥得過他們嗎?”

沈達歎了口氣,道:“不是我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你可知道還不知道吧,最近何領導跟謝家走得可是很近,他謝家隨時都可以把觸角伸到省會,等那一天到了,你管你再做什麼決策,都無濟於事嘍!”

聞言,莊墨的拳頭狠狠一握。

他也感受到了緊迫感。

“撥付,不是我危言聳聽,謝家的發展可比瘟役蔓延的速度還要快,如果等他們站穩了腳跟,可就真的後悔都來不及了!”

莊墨盯著沈達看了好久,“這個道理我也清楚。”

“所以,你還在猶豫什麼?與其被動受敵,不如主動出擊,我想這個道理,您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聽了這話,莊墨不禁打了個寒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