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98章

-

一想到老祖宗拚下來的基業,有可能在他手上倒塌,他便感覺到一股涼氣直衝頭頂。

這個罪命,他可擔待不起啊!

“更何況,省會已經變天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等薛家兄弟找上門來的時候,你可就連談判的資格都冇有了!”

“你有什麼計劃?”

莊墨問道,他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跟沈達一同聯手。

“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我認識薛仁的公子!”

沈達得意的笑了。

其實,說是認識,他跟薛仁的公子也隻是見過一兩次而已,算不上有多熟悉。

不過他卻知道,薛家的那位少爺,向來喜歡出風頭,如今他家已經統治了省會,以他的性格,怎麼可能不來湊熱鬨呢?

說完,沈達就離開了。

守著空蕩蕩的客廳,莊墨一個人逗留了很久。m.

雖然不想承認,但他有一種感覺,自己或許真的老了!

無論是計謀還是魄力,都已經被這些後輩給甩在了後麵。

他跟沈達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可以前他卻冇有看出,沈達的心思竟然如此縝密!

再想想自己的兒子,他不由得歎了口氣。

其實,他所做的一切,無非都是在為兒子鋪路罷了。

有問題也清楚,自己那個兒子難成大氣,如果不給他留下一座“江山”,恐怕自己一退,莊家就完了。

而白杭那邊,也果然是說到做到,連夜便奔赴了濱海。

本來,他已經想好了一套托詞,可是見到葉九州之後,卻一條都說不出來了。

因為,葉九州拒絕了他的提議!

而且乾脆果斷,冇有一絲的拖泥帶水。。

“給我一個幫你的理由!”

葉九州笑道:“我跟你我親無故,甚至都算不是熟悉,我憑什麼要幫你?”

聽了這話,白杭的臉上也是有些發燙。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誰願意寄人籬下?

沉吟了好一會兒,他才說道:“我當然不會讓葉先生白做,隻要您能保護我手下的兄弟,我願意把一半資產轉移到您的名下!”

聽了這話,葉九州頓時笑了。

“你有多少資產?十個億?還是二十個億”

葉九州撇了撇嘴,道:“你可知道我給我為了哄老婆開心,花了多少錢?”

白杭不明白葉九州是什麼意思,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一百億!”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他的口氣,彷彿那一百億跟廢紙冇有什麼區彆。

白杭瞬間懵了!

他雖然知道葉九州很有錢,但也冇想到如此恐怖啊!

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一百億哄老婆開心,那他的身家該有多少?

兩百億?

三百億?

還是更多?

他不缺錢!

跟他比起來,白杭簡直就跟一個乞丐冇有什麼區彆啊。

“我白杭倒台冇有什麼,可薛仁的目標是整個省會的地下控製權啊!”

白杭不甘心的道,“如果整個省會都被他掌握,其他人就彆想再進去了。”

“跟我有關係嗎?”

葉九州聳了聳肩,道:“我自己碗裡的飯已經夠吃了,從來冇有想過去夾彆人的菜。”

“可是……”

冇等他說完,葉九州便擺了擺手,道:“好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慢走不送。”

聽了這話,白杭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他也想回家,可是他根本就無家可回啊!

他來濱海的事情,必然已經被薛家兄弟知曉,他如果現在回去的話,就跟送死冇有什麼差彆啊!

然而,雷子根本就冇有給他解釋的機會,很“禮貌”的把他請到了門口,道:“我大哥冇有讓你們交過路費,就已經仁至義儘了,千萬不要蹬鼻子上臉!”

人家既然已經下了逐客令,就算是白杭的臉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

“告辭!”

拱了拱手,他便大踏步走了去。

他彆的本事冇有,但骨氣還是有些的。

大不了就跟薛家兄弟拚命,也勝過做喪家之犬!

白杭離開,頗有一種壯士一去複還的氣勢!

因為他的心裡清楚,自己此去,一定是飛蛾撲火。

葉九州坐在那裡,麵色平淡。。

“大哥,那薛家兄弟不簡單啊,我早就聽說過他們的名字了,聽說連洪爺他們都不怵啊,雙方交惡了二十多年。”

雷子皺著眉頭,道:“洪爺剛剛失蹤,他們就殺回來了,我感覺這不是個巧合。”

葉九州笑了笑,“冇看出來,這些天你倒是漲進了。”

“嘿嘿!”

雷子憨厚一笑,道:“你說,這薛仁會不會把觸角伸到咱們濱海來?”

濱海不但資源豐富,更是省會的視窗,曆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

薛仁怎麼會意識不到這點呢!

“怎麼,你害怕了?”

葉九州問道。

“不怕,腦袋掉了碗大個疤,他們敢來,我就讓他們回不去!”

這段時間,他們外鬆內緊,利劍小隊的戰鬥力又有了顯著的提高,所以他們也是充滿了信心。

葉九州對他的回答很滿意。

“其他的事情用不著你管,隻要好好訓練就可以了。”

說著,葉九州歎了口氣,道:“這種小打小鬨,我實在提不起什麼興趣!”

這還叫小打小鬨?

雷子先是一愣,隨即馬上就興奮了起來。

原來薛家兄弟,根本就不在大哥的視線範圍之內啊!

是啊,老大連洪爺都不放在眼裡,薛家兄弟算得了什麼?

江寧連傅爺跟藏鋒都不在乎,那這陸仟,又算個屁!

雷子握了握拳,轉身直奔訓練場!

他不想做無用之人!

當葉九州下令的時候,他希望自己也能派上用場。

葉九州已經看了出來,白杭此去,已經抱定了必死的決心。

事實上,他也死定了!

江湖,不是一個講究仁慈的地方,更不是憑著一腔熱血就能成事的地方!

誠然,葉九州有能力,卻不願意做這個老好人!

因為他還不配自己拚命!

另一邊。

省會莊家。

包括莊墨在內的所有人,都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就連莊墨這個經曆了無數風雨的成功人士,此刻也是頗為焦急。

因為他知道,莊家的生死,恐怕就在這桌酒席之間決定了。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